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想要说出真相的冲动
    那一瞬间,傅子墨愣住了,忘记了说话,只本能的将那孩子接了过来抱在怀中,看着襁褓里一张不足巴掌大小的脸,他有一瞬间的错觉,就好像这真的就是他的孩子一般。

    云小樱看见他这模样,终于气不打一处来,对着那稳婆就低吼:“你胡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是墨的孩子?那屋子里的女人也不是墨的女人!”

    那稳婆一听,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成了惊讶,她看向傅子墨似乎是在求证云小樱所说的真假。

    可是傅子墨还沉浸在抱着孩子的怪异心情之中,根本没有空去理会旁边人的交谈,他只是皱着眉,盯着襁褓中的孩子一直看,有些小心翼翼不确定的抬头问:“你恩的这觉得他的眼睛和我很像?”

    “呃……”这个问题算是难倒稳婆了,哪家新添了孩子,她一个稳婆不得说几句好听的话?这才出生的孩子哪里就有很漂亮的,而且新生的孩子脸都是皱巴巴的,哪里能看出到底像谁,不过就那么一说而已。

    不过,面对傅子墨殷切的目光,稳婆到底没敢说出这句大实话,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回答道:“是、是挺像的。”

    傅子墨一听,立刻就笑了,浑然不管云小樱已经石化的表情,他抱着那孩子就走进了屋子里。

    秦落烟虚弱的躺在床上,就看见傅子墨一脸笑意的抱着孩子走到了她的身边,这一幕,再一次让她的眼泪落了下来。

    原来,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吗?

    明明她已经换了一个身份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可是当生下他的孩子的时候,他却奇迹般的在场!

    孩子,你是幸福的,你出生的时候,是带着你母亲和父亲共同的祝福和期待的。

    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她不能给这个孩子完整的父爱,老天爷却让这个孩子在出生之后就得到了父亲的温暖怀抱!

    所以,她想哭,命运终于给了她和孩子一个温暖的时刻,当看见傅子墨抱着孩子露出笑容的时候,她觉得,有些遗憾终于能弥补了。

    “你看,这是你的儿子,他……长得很漂亮。”傅子墨来到床边,抱着孩子让在她的脸颊旁边。

    秦落烟一边哭,一边点头,用指腹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孩子的面颊,温暖又富有弹性的触感让她哭得更厉害了。

    “他很健康,你哭什么?”傅子墨有些不明白。

    可是秦落烟却依旧哭着说不出话来。

    傅子墨叹了一口气,又道:“本王很喜欢这个孩子,如果夫人同意的话,我想收他做义子。”

    秦落烟抬起头,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赶紧抬起手擦了擦眼泪,她以为她听错了,可是见傅子墨表情认真,她又能分辨出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不同意?”傅子墨脸色沉了下来,浑身气场全开,毫不掩饰他的不悦。

    义子啊,是不是就能让她的孩子偷偷的叫他父亲了?

    秦落烟点了点头,道:“好!”

    傅子墨满意了,这才重新换上了欣喜的表情,他重新将那孩子抱了起来,孩子已经睡着了,小嘴却轻轻的开合着,不经意间孩子吐了一个小小的泡泡。

    傅子墨一怔,随即仰头就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这孩子本王喜欢!”

    秦落烟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傅子墨这么开怀的大笑过,一直以来,他都是冷酷残忍的,突然这么慈父的一面彻底刷新了他在她心底的印象。她甚至忍不住想,一个陌生人的孩子,他都能如此喜欢,那面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他是不是会更欢喜?

    她固执的让他找不到她,将她和孩子在他的面前隐藏起来,是不是太过残忍了?

    秦落烟已经开始内疚,谁知傅子墨的一声呢喃传到她耳朵里,更是让她内疚得彻底。

    她听见他在对孩子说:“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给本王生下个儿子还是女儿,如果是儿子的话,你就和他做兄弟,如果是女儿的话,那当然是不能嫁给你,不过,你就的做我女儿一辈子的护卫了。女儿要好生养着,可不能被别人欺负了去,交给别人保护本王不放心,还是交给你这个义子才放心。”

    他……

    是爱她的孩子的!

    女人就是这么感情用事,不过一时的温柔就往她忘记了曾经的过去,她鼻头一酸,眼泪哗啦啦的落,喉咙里更是干涩的难受。

    那一刻,她很想很想大声的告诉他,她就是他一直要找的人,她就是秦落烟!他抱着的孩子,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她想告诉他,什么后果她都不想管了!她只想告诉他!

    话已经到了嘴边,只要她一开口,她和孩子的命运都会彻底改变。

    可是……

    “墨,这么可爱的孩子,你怎么也不给我看看啊。”云小樱也跟了进来,站在傅子墨的身边,伸手就去摸孩子的脸,“皮肤真好啊,真可爱,我刚才听见你说要收他做义子了,这很好啊,长月姐姐一定也会喜欢他的,而且,我……也喜欢。”

    云小樱的话,宛若一盆凉水浇灭了秦落烟想要说出真相的冲动,她咬紧下唇,强迫自己将险些说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她怎么能告诉他真相?她难道忘了,他是有妻子的人?而且,他将来还会三妻四妾,他武宣王府里将来还会有很多的女人!

    她告诉他之后,难道要让她的孩子叫那些女人做娘亲吗?而且在这个封建社会里,这种大家族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如果孩子母亲身份低微的话,孩子是要养在正妻的房中的!

    她的孩子,只能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她怎么能让自己的亲生骨肉去叫萧长月娘亲?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如果先前她有多感动,那此刻,她就有多悲凉!

    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唯恐被傅子墨看见了她眼中的悲凉和难过。

    只可惜,傅子墨没有注意到秦落烟的异常,反倒是因为收了一个喜欢的义子而心情不错,连带的云小樱逗弄孩子的举动也换来了他难得的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