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照顾义子
    金木等人很快就收到傅子墨的信号的赶来了,当他们来到院子里,站在房门口看着屋子里的傅子墨时,所有人都震惊得险些忘记呼吸!

    谁能想象,在战场上杀人无数的武宣王傅子墨,竟然如此慈爱的怀抱着一个孩子,而且还用手指轻轻地逗弄这那孩子的下巴,逗得孩子从朦胧睡意里醒来裂开红润的小嘴在笑。

    他的手,不是用来杀人的吗?

    竟然也可以用来迎接新生命的笑容?

    若非亲眼看见,谁又会相信这么真实的一幕竟然发生在了傅子墨的身上。

    “王、王爷……”金木吞了吞口水回过神。

    傅子墨这才注意到金木等人到了,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半分,“来了就去把马车准备一番,将吴氏接到王府里,对了,请几个奶娘来王府给我义子喂奶。”

    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不知道会不会被饿坏了。傅子墨这样想着,试探着将手指伸到了孩子的嘴边,那孩子一口就含住吸允起来。

    “你看,我义子果然是饿了。”傅子墨皱了眉头,冷冷往金木看过去,似乎在不满他还愣着不动。

    金木哪里是不动,不过是太过惊讶而忘记了行动而已,他这才回过神,嘴角也止不住抽了抽,哪个孩子生出来都是吸允的好么,这也不代表孩子就是饿了吧……王爷真是……

    不过,金木是理智的,这个时候没有和一个沉浸在喜悦中男人讲什么道理,不过心中还是忍不住感叹,这孩子真是命好,一出声就得了傅子墨这么个干爹,有这尊大佛宠着,这凤栖城怕是都要横着走了。

    金木带着人就要去准备马车,不过走了几步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回过神,又屁颠屁颠的来到傅子墨跟前。

    “那个,王爷,属下刚才没听清,您是说要把吴氏接到武宣王府去?”这种时候,不是该送她回家吗?这坐月子的女人,是应该要她的家人来照顾的吧,再说了,这好不容易得了孩子,不送回别人家去,而是带回王府,这不是太诡异了吗?

    傅子墨沉了脸色,“怎么,有问题?”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锐利,让金木心中的疑惑生生的烂在了口中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机械性的摇了摇头。

    傅子墨瞪了他一眼,冷哼道:“先前在酒楼,她的干爹几人都受了伤,这个时候送她们娘俩回去,谁能照顾好她们?本王的义子,去武宣王府由王府的人照顾,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说得好像还挺有道理,金木仔细琢磨了一下,竟然发现无言以对。他行了礼就转身去准备马车去了,不过,他一路走,一路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对。

    那稳婆和老头儿一直在旁边,当听见金木叫傅子墨王爷的时候,两个人就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两人哪里想到这随便闯进来的男人,竟然是堂堂的王爷。两人互看一眼,心中都是一阵后怕,还好屋子里那位生产顺利母子平安,否则他们两人的性命也怕就交代在这儿了。

    秦落烟一直躺在床上,看上去是因为太过疲劳而是在闭眼休息,可是只有她心中清楚,她其实有多渴望能睁开眼看那个可爱的小宝贝,可是,她却怕再次看见傅子墨疼爱孩子的模样,她很怕,怕自己会心软而做出让自己后悔一生的事来。

    他有正妃,将来还会有那么多的女人,她不能因为心软而让自己的下半生都在后宅争宠和悲哀之中度过,她的孩子,也不能生活在那样尔虞我诈的环境里。

    金木很快就准备妥当了,不过因为这次来的都是侍卫没有丫鬟,所以送秦落烟上马车这件事却难倒了他,小仙女云小樱不考虑,那么娇滴滴的模样别把人摔了,那稳婆年纪也大了些,也是背不动秦落烟的。这才生产的女人又不能下地走路,怎么也得休息两天,否则将来容易落下病根。

    所以马车虽然准备好了,金木却是站在门口烦闷的徘徊。

    傅子墨一直孩子不离手,直到孩子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他才注意到金木,脸上立刻又不悦起来,“金木,你什么时候办差事这般麻烦了?”

    “王爷,这吴氏刚生产,这里又没有得力的女眷,属下我这不是在想办法怎么将人送上马车吗?”金木也是委屈,这里离王府距离不近,要是去王府找几个力气好的丫鬟过来也得费些时间。

    谁知傅子墨一听,脸色更难看了,“就为这个?”

    这还不算问题?金木诧异的盯着他。

    傅子墨刀子般的目光扫了他一眼,然后将怀中的孩子往金木跟前递,“小心的抱好了,丢了一根头发丝,本王都要你的性命!”

    金木赶紧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还没弄明白傅子墨这是什么意思,就见傅子墨来到床边,直接打横将秦落烟抱了起来,然后在所有人诧异而震惊的目光下,他从容的抱着人走出院子上了马车。

    院子里的众人都久久回不过神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大家同时点头表示看见了同样一个画面,才后知后觉的跟了上去。

    只是,至此,傅子墨在众侍卫眼中的形象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

    当所有人都出了院子之后,金木大喝一声便整队出发,马车缓缓行驶了起来,走了一会儿,金木突然拉紧缰绳惊恐的往后看去。

    果然,那院子门口还站在一个人,不是被众人都忘记了的云小樱又会是谁?

    “糟糕!”金木懊恼的低咒一声,因为傅子墨的举动太过骇人,所以大家都怔住了,所以倒是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小仙女一般的云小樱了。

    不过,此时出现在金木视线里的云小樱似乎和平时有一些不一样了,此时的云小樱脸上,哪里还有平素半分的温柔善良,那一双阴郁的眼睛哪怕是远远看见,都让人觉得背脊生凉!

    金木硬着头皮回去接上了云小樱,原本以为她会发些脾气,没想到云小樱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似乎在积累着什么恐怖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