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王府里的小主子
    王府后院,一间宽敞大气的院子被丫鬟家丁们以最快的速度整理了出来,听管事的说,这次王爷亲自带回来的人是王爷新收的义子,虽然是义子,可也是王爷正儿八经第一个名义上的孩子,而且,这孩子还是由王爷亲自接回王府,可想而知这孩子在王爷的眼中有多重要。

    很多人都在暗地里猜测,这孩子,莫非真是王爷流落在外的子嗣?要知道,从来生人勿进的王爷,从来没有看中过哪个人,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谁也不会真的相信,王爷是因为看见了一个孩子的新生儿有所感触做出的这一番举动。

    空穴来风,事出有因,所以其实王府里的人们虽然没有开口说,但是心中却已经将那还未谋面的孩子当成了王爷真正的子嗣。

    尤其是,当看见王爷亲自抱着一个女人下了马车,还抱着那个女人进入后院的院子,这就更印证了众人心中的猜测。

    一路上,秦落烟闭着眼,佯装熟睡,可是却清晰的感觉到了那些来自周围探寻的目光,傅子墨一个男人,也许不明白他们所想,可是她秦落烟却是能猜测到的。

    曾经,她作为傅子墨真正的女人进入王府的时候,受到的都是丫鬟和家丁们的轻视,而如今,她作为傅子墨义子的母亲进入王府,却感受到了这些人来自骨子里的尊敬。

    这就是这个社会最可悲的阶级观念,在他们的眼中,将人的身份分成了三六九等,你是哪一类的人,就只能是哪一类的人,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

    傅子墨将秦落烟送到房中的床上,并唤了两个得力的老嚒嚒亲自在床旁伺候着,这才迫不及待的转身出去。

    金木看他风火火的又冲了出来,还在疑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傅子墨就从他的手中抢走了孩子。

    金木嘴角一抽,心中有些悲催,王爷,您这是动作和表情,分明是觉得小主子在他这里受了委屈,天知道他刚才到现在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就差把这小主子供起来了。不过这也让金木更加确定了一件事,以后,事关这小主子的事,无论大小一律要按头等大事来对待!

    奶娘也很快被找来了,由一名老嚒嚒亲自领着来到了傅子墨的房间里,老嚒嚒心中也是奇怪,虽说是义子,不过这才出生的孩子,不应该是呆在娘亲的身边养着吗?王爷自个儿呆在房间里又算怎么回事?

    “怎么才这么几个人?”傅子墨坐在床铺上,抱着孩子,冷冷的看向屋子里一排年龄各异容貌参差不齐的奶娘。

    老嚒嚒一听,立刻跪下来告罪,“王爷,这人也不少了,这十几个奶娘可是奴才连夜去找的,这凤栖城里如今的奶娘奴才是都请过来了。”一个孩子而已,能吃多少奶水,这十几个奶娘,那是铁定够吃了的啊。

    老嚒嚒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傅子墨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缓和,他站起身,抱着孩子来到那一排奶娘的面前,从第一个开始,傅子墨就很不满意。

    “长得这么丑,万一本王的义子吃了她的奶水也长丑了怎么办?下去!”傅子墨嫌弃又无情的一句话,直接吓得那奶娘哭了出来。

    “还有这个,年龄这么大,奶水也不新鲜!滚!”傅子墨来到第二个奶娘面前,那奶娘的心中也是崩溃,她年龄大和奶水新不新鲜又什么关系?这王爷果然如传言中的残暴脾性。

    “这个也是,脸上还有疹子,万一传染给本王义子怎么办?”

    “那边那个,脸盘子比月饼还大,挡住了本王义子的视线谁负责?”

    “还有这个,皮肤这么黑,晚上的时候吓到本王的义子怎么办?”

    傅子墨一个一个的看,到最后恨不得将所有人都赶出去,那跪在地上的老嚒嚒越听越觉得心惊肉跳,这万一王爷一个不高兴,动动手指就能要了她一跳老命啊!

    “王爷,王爷,这凤栖城里的奶娘就这么多了,您好歹留下一两个给小主子奶吃啊,明个儿,明个儿一早老奴就去城外找,一定找到让主子满意的奶娘为止!”

    傅子墨原本正要将最后两个赶走,听了老嚒嚒的话倒是停下了动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终于在所有歪瓜裂枣中挑了两个勉强能入眼的奶娘留下了。

    剩下的两个奶娘不只是喜极而泣,还是被这残暴的王爷吓哭了,总之是哭了,不过一看王爷一句话,又让两人的眼泪生生止住了。

    因为牛叉王爷说了,她们这样哭哭啼啼,如果让他的义子看见了,让他的义子也学会哭哭啼啼,那他就要挖掉她们的眼睛!

    这天晚上,王府里热闹的宛若年节一般,明明只是住进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却让王府里所有的人都紧张的忙碌了起来。

    后院一个奢华的院子里,萧长月刚睡下,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她很不悦,就问床边守夜的丫鬟,“去看看出了什么事,这大晚上的还扰了本王妃休息!”

    那丫鬟立刻爬起身厨房间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回来了,不过回话的时候因为紧张而有些结巴,“是王爷的贴身小厮牧河带着管事在每个院子里来挑得力的丫鬟。”

    “挑得力的丫鬟做什么?”萧长月皱了眉头,突然凌厉的看了过来。

    那丫鬟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牧河小总管说,说是王爷有令,要挑几个好看又得力的丫鬟去小主子的外院伺候,万一小主子要是看见了,容貌好的总也能让人心情愉悦几分。”

    丫鬟一席话说完,根本不敢去看萧长月的脸,作为这院子里的人,萧长月什么脾气她是知道的。

    果然,丫鬟还在发抖,就赶紧一只鞋往自己的身上砸了过来。

    “你刚才说什么胡话!这王府里哪来的小主子,你是欺负本王妃没给王爷留下子嗣吗?这事儿也成了你们这些贱人哪来给本王妃添堵的事了!”萧长月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