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取名字
    被一名小丫鬟抓着胳膊询问的老嚒嚒脸上满是为难,看向另一名老嚒嚒,那老嚒嚒似乎要严厉些,清了清嗓子吼道:“夫人好不好看,是你们能过问的事?你们总归记得夫人是王爷义子的娘就好,无论如何不可怠慢了。”

    几名小丫鬟又劝说了一阵,可是两位老嚒嚒嘴风紧,却是一个字都不敢乱说。

    秦落烟早餐喝了一点儿清粥,让两位老嚒嚒去傅子墨通报了,说是她想看她的儿子,所以早餐过后,她就半靠着床上等着。

    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房门的方向,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她身子动了动,笑容已经挂在了脸上,可是在看见推门进来的人时,脸上的笑容就彻底僵硬了下来。

    萧长月用锦帕捂着嘴,走进房间看见床上的女人,脸上的诧异怎么都掩盖不住,她回头问走在身后的桂麽麽,“桂麽麽,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狐狸精?”

    桂麽麽跟着走进屋子,看见秦落烟的脸,也有瞬间的疑惑,“应、应该没错才对啊,不过怎么会是吴氏……”

    吴氏她们是见过的,她不是一个好看的女人,说清秀都是抬举了,就这样一张脸,是绝对入不了武宣王的眼的,所以两人心中都忍不住疑惑。难不成,真的只是王爷看中了那个孩子而已?真的不是她们所想的那样?

    不过对于吴氏,武宣王的态度本就有些离奇,如今竟然还收了吴氏的儿子做义子,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你就是昨夜里王爷带回来的……”萧长月本想说“女人”可是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不妥,改口道:“你就是我们王爷义子的娘?”

    我们王爷……

    这几个字萧长月说的时候加重了音调,秦落烟手指动了动,脸上却毫无表情,装作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只微微点了点头。

    桂麽麽替萧长月摆上了椅子,萧长月在床边坐了下来,“我是武宣王的王妃,既然王爷收了你的儿子做义子,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就安心在王府里将养着,有什么需求尽管提,我一定会照顾好我和王爷的义子的。”

    没有外人在这里,萧长月的语气说不出的桀骜,高高的姿态摆得很足,倒是颇有武宣王王妃的气势。

    只是,秦落烟却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越过她往后看去,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傅子墨,傅子墨抱着孩子刚走到门口,看见萧长月和桂麽麽在这里,脸色一沉,明显的不悦。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傅子墨一开口,就吓得萧长月一激灵,不过很快,她就换上了温婉的表情。

    “我听说吴氏住在这里,想着她刚生产,所以就带着桂麽麽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刚才我还将院子都看了一遍,叮嘱了那些丫鬟婆子小心伺候着。”萧长月站起身,将傅子墨迎了进来。

    傅子墨凉悠悠的看了她一眼,直接越过她走到了床边,将怀中的孩子交到了秦落烟的手,孩子睡得正香,一副安静又乖巧的模样。

    秦落烟小心翼翼的抱着,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孩子的脸,这才抬起头对傅子墨说了一声,“谢谢。”

    傅子墨点了点头,难得的和颜悦色,“你就安心在王府住下,什么时候等你相公回来了,你们再出府吧。”

    秦落烟一怔,有些诧异他的决定,不过住在王府里,她是真的不愿意的,“王爷,我干爹他们一定很担心我,要不我还是带着孩子回去吧,不然他们都该担心了。”

    “本王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了,说你相公回来了再送你们回去。”傅子墨根本不在意她的话,继续说道。

    秦落烟心中一凉,傅子墨到底还是傅子墨,从来做决定都是自以为是,根本不会考虑其他人的想法。她怎么险些忘了,他不是一般人,是那个霸道又无情的武宣王。

    心中发凉,秦落烟只微微点了点头,要不是怀中的孩子身上传来的温度,她会觉得自己的心也会彻底冰凉下去。

    “对了,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傅子墨突然问。

    秦落烟抬头,眼神微微迷茫了一瞬,正想开口,却听傅子墨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道:“本王倒是想好了一个,你觉得御景这名字怎么样?”

    “我……”秦落烟想说这名字她还可以再想想。

    傅子墨却直接接过话头,“本王觉得这名字不错,就叫这个吧。”

    萧长月眼珠一转,立刻就温柔的出声附和,“御景,这名字好听,我也觉得好呢,吴氏,你可不要辜负了王爷的美意,这可是好多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呢。王爷可不会轻易给人取名字的。”

    秦落烟的脸颊苍白了一瞬,她的孩子,凭什么连取名字这种事都她都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就因为他是武宣王,就因为他高高在上的地位,就可以剥夺她一个母亲的权利吗?

    也许是萧长月的话讨好了傅子墨,他冲萧长月点了点头,这样的举动对萧长月来说无疑就是一个天大的鼓励,所以萧长月再接再厉的又开了口。

    “吴嫂子,你可就不要再挑剔了,王爷可是把这孩子当成自己孩子来看了,你可不能连这点儿事都和王爷唱反调啊,你看看王爷昨晚为了你们的事操了多少心了。”萧长月说话的时候坐在了床沿上,拉着秦落烟的手安抚着,这一番动作,倒是让人见了以为两人如姐妹般亲昵呢。

    秦落烟不自然的缩回了手,抱着孩子往床铺里躲了躲,“嗯,那好,就叫御景吧。”

    因为她的点头,所以她刚才的小动作萧长月也忘记了计较。

    傅子墨也满意了,在秦落烟的房间里呆了一会儿之后便又将御景抱走了,他一走,萧长月和桂麽麽也离开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剩下秦落烟一个人了,她盯着关闭的房门,眼泪不自觉的落了下来。她不该如此难过的,孩子平安的生了下来,还得到了对他来说最奢侈的父爱,可是,她的心为何还是这般难受得能滴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