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章 相公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看似过得很平静,每日傅子墨都会带着御景来秦落烟的房里陪她一会儿,可是,真的就只有一会儿而已。

    秦落烟每日就坐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在这里,极其讲究坐月子,有几名老嚒嚒看着,她连房间的房门都出不去,有时候,她真不理解,那些这个时代的女人坐月子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还有一件事让秦落烟最无法忍受的就是不能亲自给儿子喂奶这件事,傅子墨说她的身子弱,让她给儿子喂奶没准儿儿子的身体也会弱,所以坚决替她儿子找了十来个精挑细选的奶娘,而不让她喂奶。

    为这事儿,秦落烟还偷偷的哭过,也求过傅子墨,可是对于傅子墨来说,已经决定了的事,便再也没有改变的可能了。

    这样的生活,对秦落烟来说简直是一个折磨,那明明是她的孩子,傅子墨根本不知道那是她的儿子,可是偏偏就是霸着孩子不放,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诡异的血缘关系?

    这日下午,窗外太阳正好,老嚒嚒不让秦落烟出门,秦落烟好说歹说才让老嚒嚒打开了窗户,她坐在床边的软榻上,勉强能晒到太阳。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可是她的心,却依旧冰凉。

    “夫人……夫人……”窗外,有一个探头探脑的小厮凑了过来。

    秦落烟抬眼望去,那小厮便立刻往她怀中扔了一个纸条,然后很快就离开了窗户。她坐起身,将小纸条打开,只见纸条上写着一句话,“明日,接你出王府。”

    那字体儒雅大气,没有落款,可是秦落烟还是猜到了这纸条是殷齐写的。

    她缓缓吐出一口气,想起傅子墨对御景近乎霸道的占有欲,她就觉得要出王府,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虽然不容易,可她也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

    第二天,阳光依旧很好,秦落烟像往常一样吃饭,休息,最奢侈的事就是躺在窗边的软塌上晒太阳了。

    刚过了晌午,就有喧闹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秦落烟心脏咯噔一跳,忍不住呢喃了一句,“来了。”

    很快,就有老麽麽推开房门领着一个陌生的男子走了进来。

    那男子一身灰布长衫,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模样也并不出众,戴着一顶滑稽的书生帽,身上却又背着商人才用的大布包,他一见到秦落烟立刻就冲到了她的面前,满面感慨的道:“娘子,为夫回来晚了!”

    之一瞬间,秦落烟就明白了多来,不过对一个陌生人,她实在装不出喜极而泣的样子,只能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而这男子却是个演技精湛的,一双眼睛里竟然还有隐忍的泪水,就这演戏功底,若是放在现代,绝壁是个影帝般的人物。

    “娘子,我刚才已经去见过王爷了,还看见了我们的儿子,不过……”男子说着脸上有些不自然的表情,“不过儿子正在吃奶,所以王爷不让我带他过来,王爷说一会儿就过来。”

    “哦。”秦落烟嘴角抽了抽,当着人孩子“父亲”的面,能说出这么霸道的话来的,也只有傅子墨了。当着几位麽麽的面,男子又和秦落烟亲密的说了一些一路上的见闻和对她和孩子的思恋之情。

    秦落烟知道他在演戏所以还好,倒是一旁的麽麽和丫鬟们被他这一番话感动得不得了,纷纷表示这样外出挣钱为了养家的好男人,秦落烟是万万不该怪罪他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傅子墨就抱着孩子来了,真的很难想象,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多天孩子不离手是怎么做到的。就是换了秦落烟,她都不敢保证自己会比他做得更好。

    傅子墨一来,那自称秦落烟相公的男子就单膝下跪,“多谢王爷这些天对我妻儿的照顾,王爷就像我的再生父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王爷才好,可惜我不是个有出息的,除了会做点儿小买卖,其他的都不会,不过王爷您放心,从今天开始,我这条命就是武宣王的了,王爷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行了,本王不稀罕你这条命。”对于除了孩子以外的其他人,傅子墨依旧是高冷的武宣王。

    男子又磕了头,将小人物的表情动作都做得很到位,“王爷,我妻儿在王府打搅了这么久,今天我回来了,就想把妻儿带回去,要还在王府住下,我这男人就做得太不称职了!还请王爷成全。”

    “你是来要人的?”傅子墨立刻浑身上下弥漫出冰冷气息。

    男子嘴角僵了僵,来之前丞相曾说过武宣王傅子墨性格阴晴难定,不过,这丈夫来要妻儿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怎么从这武宣王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两房谈判要人质一样?

    “王爷,我妻儿……”男子被傅子墨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话给怔住了,一时之间都有些词穷。

    傅子墨却冷哼一声,“她你可以带回去,不过这孩子……是本王的义子,当然是要养在王府的。”

    “不行!”秦落烟一听他要留下孩子,顿时就不镇定了,急急地后出口只有才反应过来自己这反应有些不合适,赶紧又忘那陌生男子身后缩了缩。

    那男子赶紧站起身挡住了秦落烟,“王爷,这怕是不妥吧,那孩子能得王爷的喜欢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果王爷实在喜欢的话,回头我们一定经常带着孩子来看望……”

    “你们可以走了。”傅子墨抱着孩子直接转身,根本不给那男子继续说话的机会,又吩咐金木道:“送吴氏和她相公回去。”

    “是!”金木嘴角一扯,对于傅子墨强抢人家孩子这事儿,金木是一万个不赞同的,不过,王爷的命令他却不能有丝毫的拒绝。

    秦落烟无力的靠在软榻上,收紧捏紧裙角,脸色彻底苍白了下去。那男子赶紧起身安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道:“王爷兴许是喜欢这个孩子,娘子,我们要不暂且先回去,那孩子小的时候可不容易带的,没准儿过个几天王爷嫌烦了,还得主动给我们送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