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零一章 出府
    那男子偷偷的向秦落烟是眼色,秦落烟是看见了,她当然知道理智的做法是现在先出去,然后再想办法把儿子带出去,可是,她是一位母亲,她是有血有肉的人,所以要做到真的好难。

    所以她紧紧的咬住下唇,低下头,用垂下的刘海遮住了眼中的愤恨。

    金木办事的效率很快,因为她是月子期间,为了防风,他还特意找了软娇到房门口来接人,秦落烟在几位老麽麽的搀扶下山了软件,只是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抬头,她怕一抬头就泄露了此刻愤恨不平的心情。

    到了王府的门口,秦落烟又从软轿转移到马车上,那陌生男子也上了马车,马车要走,金木却示意车夫等一等。

    他掀开车帘,对马车里的秦落烟恭敬的弯腰行了一礼,用很真诚的声音道:“夫人……还请连包涵我家王爷的举动,我想王爷是过于思念他的亲生骨肉了,夫人的眼睛又长得像那位,所以王爷一时间怕是有些移情的情愫,我相信假以时日,王爷一定会回过神来了,还请夫人给王爷一些时间。”

    金木说完这席话,就放下车帘,车夫得到了他的指示,也就扬起马鞭驾马车开始前行了。

    一帘之隔内,当听秦落烟听见金木的话时,忍不住抬起头,一双眸子里满是震惊。

    移情?

    傅子墨思念他的骨肉?思念……她?

    秦落烟嘴角忍不住泛起苦涩的笑,他明明对她如此残忍的,现在却告诉她,他是多么的在意她,忘不了她,甚至将一个陌生的孩子当成她和他的孩子来宠爱?移情?真的可能吗?

    没有傅子墨的亲口诉说,秦落烟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么匪夷所思的猜测?

    马车辗转过了几条街,秦落烟却依旧这个问题纠缠得回不过神来,直到马车停下,车夫恭敬的道了一声,“到了。”

    秦落烟才抬起头找回了自己的思绪,她掀开车帘就看见周先生、刘婆婆和石头都站在门口等她,当看见她平安无事的时候,几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几人帮忙将东西拿到院子里,车夫离开,几人回到院子之后关上了院门。

    长廊下,裹着墨色披风的殷齐急急地走了过来,看见秦落烟缓步走来,他眉头皱了皱,吩咐刘婆婆道:“快些将她扶进去,这女人坐月子,最是见不得风,可别以后留下什么病根。”

    殷齐就是这样,温和的语气,关怀一的表情,总是能轻易的打动人心,再简单不过的举动在他做来,都仿佛带着无尽的温柔。

    这样的男子,怕是全天下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丈夫的吧。

    天气有些凉,刘婆婆特意拿了一个暖炉来塞到秦落烟的怀中,周先生也是坐在床边替她把脉,石头则是替秦落烟倒了杯热水,几人配合默契,根本不用多余的语言交流。

    “还好,生产很顺利,产后的调理也很得到,就是你这心中郁结烦闷,如果继续下去,怕是会影响以后的情绪。”周先生把完脉,脸色却不太乐观,一个女人刚生下孩子,孩子就被人给莫名其妙的霸占了,换了谁都会郁结烦闷吧。

    秦落烟知道,周先生想表达的意思,换到现代的词语就是产后抑郁,她也知道产后抑郁的话不是一个好处理的情况。

    她又看向那个站在门口的陌生男人,勉强让自己挤出一抹感激的笑容,“还没请教先生尊姓大名,先前在王府多谢先生帮忙了。”

    “夫人客气了,在下周礼,不敢让夫人以先生之称。”周礼拱手行礼,没有半分先前商人的姿态,反倒是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这感觉到是和殷齐很像。

    殷齐也介绍道:“周礼是我手下的幕僚之一,不关假扮什么人都能惟妙惟肖,所以这次让他假扮你的丈夫。”

    “原来如此,有劳周先生了。”虽然周礼说不用客气,可是,做人的礼貌秦落烟还是不会忘记。

    周礼又行了一礼,对秦落烟更加的尊重,原本以为这样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必不是什么善类,如今见了倒是和想象中的有些出入,至少这份礼貌给人的印象就很不错。

    几人陪着秦落烟在房间里说了一会儿话,见秦落烟有些疲倦的神色便各自退了出去,所有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那个被傅子墨霸占了的孩子。

    只是,他们不知道,当他们离开之后,那个坐在床上的女人,口中呢喃着的,唯有“御城”两个字。

    原本以殷齐的身份是不应该来这院子太过频繁的,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殷齐却每天都会过来陪着秦落烟说上一会儿话,多的时候他能呆一个时辰,短的时候不过是说上几句话的功夫就离开。

    十五的晚上,没有乌云,所以天上一轮圆月就显得太过明显。

    秦落烟推开窗户,就看见了这一轮圆月,都说睹物思人,看这一轮圆月,她不自觉的就湿了眼眶,这几日,每日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会想起御城,那个才出生就没有娘亲在身边的可怜孩子。

    虽然她知道,以傅子墨那宠爱的态度,断然不会让他受了半分委屈,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担心,他睡得好不好,长得好不好?都说才出生的孩子是一天一个样,可是她作为一个母亲,却没有机会见证她的成长。

    殷齐推开房门,就看见秦落烟站在床边仰头望月,而脸颊上满是晶莹的泪水,他脸色一白,几步走到床边拿起一件披风披在了她的肩上,“晚上风大,怎么站在这里吹风?”

    他的语气里,有明显的责怪。

    秦落烟转过头,脸上泪痕未干,“殷大哥,难道真的没有办法把御景带离王府吗?”

    “有!”殷齐喉头滚动,说出肯定的回答,“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

    秦落烟一听,眼前一亮,急急地抓住了他的胳膊,完全忘记了这个封建社会所谓的男女大别。

    她没注意,可不代表殷齐没注意,只是,他不但没有阻止,倒是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再过五天就是御景的满月宴,傅子墨要宴请城中权贵,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