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零四章 责众
    也不只是谁提了这么一句,如今这里除了傅子墨,地位最高的当属丞相殷齐,所以百官们立刻就以殷齐马首是瞻,让他带领众人去王府后院看情况。

    一般情况而已,外男是不能进主人家的后院的,如今情况特殊,如果相携一起前往的话,到也不帕遭人闲话。

    殷齐推拒了一番,不过到底耐不住众人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王府后院而去。

    后院里,大夫跪在傅子墨的面前,额头上冷汗汩汩的涌出,偏偏就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本王养你这个废物何用?关键时刻连这点儿毒都解不了!”傅子墨怒火仲烧,一脚大夫踹翻,他又回头,冷冷的瞪着在场的人,“我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交出解药,否则,我要你们所有人陪葬!”

    所有人!

    好狂妄的口气!这里的夫人们可不是普通的平头老百姓,这里的夫人们身后的势力代表了大半个南岳国的势力。

    众人都没有想到,为了一个孩子,傅子墨竟然甘愿与半个南越国的势力为敌,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自信才敢说出口的话。

    可是,他眼中的杀气又让人们丝毫不怀疑,他不是在开玩笑,不是在恐吓她们,而是他真的起了杀心。

    秦落烟站在一旁,脸上的震惊越来越深,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了如此的地步,心中,更是越发的忐忑了起来。

    她走上前一步,对傅子墨道:“王爷,你还记得我干爹吗?我干爹也是大夫,而且医术很好,要不,让我把孩子带过去给我干爹看看吧?”

    傅子墨皱着眉头盯着她 ,眼中依旧是冰冷的目光,“你确定你干爹医术比王府的大夫还好?”

    “当然!比起陈太医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秦落烟斩钉截铁的道。

    傅子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点儿什么,秦落烟被他这样的眼神盯得难受,心脏急促的跳动着,再她快要招架不住这样的压力的时候,傅子墨终于点了头。

    “好,本王陪你一起去!”他抱着孩子,丝毫没有假手他人的意思,不过,他刚转身,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回头对金木吩咐道:“对了,先给所有人用上胡林散!”

    金木一听,眼中震惊一闪而逝,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吩咐立刻吩咐侍卫去办。侍卫很快就回来了,一人抱着一个陶土坛子,侍卫将陶土坛子的封皮解开,院子里立刻酒香四溢。那坛子里装着的分明是烈酒。

    金木走到坛子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洒入了酒中,然后就让侍卫挨个给众人倒酒。

    “这胡林散算是多年前本王从以为奇人中得到的毒药,既然没有人站出来解药,那本王也就不再等了,本王带御景去看大夫,如果那大夫解得了此毒,御景没事,那胡林散的解药我也自当交给你们,如果……御景有什么意外,那么,你们就等着陪葬吧!”

    傅子墨冷冷的看着众人,目光扫过之处,所有人噤若寒蝉。侍卫们端着酒杯挨个的发酒并监督她们喝下去,就连丫鬟家丁和在场的所有侍卫一个都没有漏下。

    起初是有人不乐意的,可是傅子墨一声令下,侍卫上前拿剑要砍,那人才哭着喝了胡林散。

    “王爷,在场的所有人都喝过了。”金木回来复命,想了想又不确定的问:“王爷,属下也需要喝吗?”

    傅子墨冷哼了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金木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得喝。”不过,傅子墨的下一句话却让金木吃了一惊。

    因为傅子墨口中的她,正是孩子的亲生母亲秦落烟!

    秦落烟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的看向傅子墨,“王爷,您在开玩笑吧,我可是孩子的亲生母亲,难不成我还会害了他不成吗?”

    “喝!”傅子墨没有理会她的话,只是坚定的下了命令。

    金木端着酒,硬着头皮走到秦落烟的面前,劝说道:“夫人,您就喝一口吧,您是御景小主子的娘亲,王爷不会让您出事的,您放心,御景一定没事,凶手一定能找到。”

    秦落烟眼看着这一碗摆在自己面前的胡林散,胡林散还是其次,她相信周先生的能力,再厉害的毒药,他也有解毒的一线生机,她更怕的,是这兑胡林散的烈酒!周先生曾经说过,她服下的易颜丹,最相克的就是烈酒,只要沾了酒,就会露出原来的面貌!

    如果喝了,她的容貌就会渐渐的恢复,也许一刻钟,也许半个时辰,她不敢确定在有限的时间里一定能逃离傅子墨的身边。

    如果被发现,那后果……

    “你不敢喝?”傅子墨的瞳孔一阵瑟缩,那眼中的怀疑已经开始明显。

    秦落烟吞了吞口水,心中纠结非常,此时不喝,那不就是让傅子墨直接怀疑到她的头上吗?可是喝的话……

    “金木!”傅子墨却已经等得不耐烦,唤了一声金木。

    金木叹了一口气,咬牙道:“得罪了,夫人!”

    秦落烟瞪大了眼睛,就见金木走过来,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端起碗就往她口中灌了下去。烈酒穿过喉咙,不等她吐出就被强制的吞进了腹中,她呛得一阵难受,眼泪不知何时都落了下来。

    她咳嗽了好一会儿才换过起来,傅子墨却冷哼一声,道:“走吧,去找你干爹!”

    秦落烟顺了顺气,却忍不住有些惊慌,连带的步子也焦急了起来,如今,她只能尽快找到周先生,然后尽快实施计划,一定,一定要在她容貌恢复之前完成计划!

    傅子墨和秦落烟前脚一走,殷齐带着百官后脚就到了后院,众家眷见到自己的相公,纷纷上前哭诉,还说傅子墨对她们下了毒,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几乎所有官员的脸上都涌出了愤恨的情绪。

    唯有殷齐,在众人露出愤恨表情的时候,他的眼底涌出的,不是愤恨,而是一种隐隐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