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零五章 惊变之初
    趁着官员们都在安慰自己家眷的时候,殷齐不动声色的走到了角落一个麽麽的面前,那麽麽抬头看了殷齐一眼,见殷齐对她点了点头,麽麽脸上露出一抹决然,然后那麽麽猛地一咬牙,随即吐出一口鲜血。

    “啊!”麽麽大叫一声倒在地上,当众人看过来的时候,麽麽已经到底身亡。

    殷齐震惊的指着麽麽的尸体,然后转头对众官员冷冷的道:“她毒发身亡了!”

    “这,这可怎么办,这麽麽毒发的话,那不是你们身上的毒也可能随时发作?”

    “武宣王怎么能如此恶毒!都说法不责众,怎么能在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让这么多人喝下毒药呢!”

    “是啊,我们都是朝廷命官,哪怕他是武宣王,也断不该如此不尊重我们的家人!简直欺人太甚!当真以为这南越国,就是他武宣王说了算吗!”

    换了平时,谁敢在这样的场合说半句武宣王的不适,可偏偏这件事傅子墨做得有些过了,立刻挑起了众人的愤怒。

    可是,众人的愤怒还没有得到发泄,就听人群中再一次传来了惊呼声,又有人死了,不过这一次死的不是麽麽,而是几个官员的女眷!

    一时间,场面变得混乱起来,恐惧的嘶吼声一浪高过一浪。

    “老爷,老爷,我不想死啊!”

    “相公,怎么办?我肚子里可还有你的骨肉呢?”

    百官们也慌乱了,纷纷聚到了殷齐的周围来,“丞相大人,您倒是说句话啊,如今该如何是好啊!”

    殷齐也是满脸为难,犹豫了一下,叹气道:“依本官之见,不如我们一起入宫面圣吧!”

    “对!对!我们联名一起弹劾,就不行这个时候了圣上还要包庇那武宣王!”

    “对!为了我妻儿的安全,哪怕要了我一条老命,我也豁出去了!走,我们马上就进宫!”

    殷齐作为城乡,当之无愧的就走在了众人的前头,众人见他在这种时候能够镇定的拿主意还挺身而出,都深感敬佩,对殷齐的欣赏尽皆多了几分。

    长街的两旁零星的挂着一些灯笼,都是一些还未关门的店铺挂上去的。

    一辆奢华至极的马车穿行在长街之间,马蹄声一阵急过一阵,扬起的尘沙扑洒如路人的眼中,惹得路人接连怒骂。

    马车里,秦落烟不时看向傅子墨怀中的孩子,御景脖子上的红疹还在往上蔓延,已经波及了一侧的脸颊,密密麻麻的红疹看上去有些渗人,而御景的精神似乎也不太好,先前还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此刻似乎显得很疲累,眼皮耸搭着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

    她心中一阵焦急,这毒,的确是她给亲手下的,也只有她才有接触御景的机会,可是,周先生明明说这毒只是表象,不过是起一些不会有多大影响的红疹而已,绝对不会对孩子的身体造成危险。

    可是现在看御景的情况,那红疹却并非像周先生说的那般无害,她不禁有些害怕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殷齐和她的原计划是她对御景下毒,让御景出红疹,然后她就建议去找周先生,周先生会想办法给傅子墨用迷药,等傅子墨晕过去之后,殷齐就会安排她和孩子离开。

    将她的担忧看在眼里,傅子墨喉头滚动,说了一句,“放心,本王不会让你们母子出事。”

    “嗯……”秦落烟诧异的看向傅子墨,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安慰的别人的人,而且,她仔细一想,自从傅子墨抱着孩子来到王府后院的时候,他看她的眼神就有些怪怪的,就好像现在,他的眼神……太过直接了。

    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到皮肤正在发生着细小的变化,她心里琢磨着马车内光线暗,他应该不会这么快发现她的变化吧。

    “对了,那周先生可靠吗?”傅子墨突然这么一问,倒是让秦落烟有些诧异。

    秦落烟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一年多的相处下来,周先生和刘婆婆对她像是一家人一样,是她绝对能信任了的。

    “那就好。”傅子墨这么说了一句,可是他眉宇间却呈现出越来越多的担忧。

    在秦落烟的印象里,傅子墨喜欢皱眉头,可那也只是代表他不高兴而已,而担忧,她却几乎没有从他脸上看见过,他好像非常的自信,自信可以处理一切困难的问题。

    所以当傅子墨露出担忧的神色的时候,不知为何,秦落烟的心脏漏跳了一拍,总觉得她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一样,灵魂深处涌出一股子强烈不安的感觉来。

    马车很快就来到了周先生几人的院子,院子门口点着灯笼,和她伴晚出门前没有丝毫的改变。

    负责赶车的金木跳下马车,扶着傅子墨和秦落烟下了马车,三人快步进了院子里,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院子里喝茶的周先生和刘婆婆。

    “咦,你怎么又回来了?是出了什么事吗?”周先生佯装不知情况,站起身往几人走了过来。

    “是御景中毒了,麻烦周先生给他看看。”秦落烟焦急的道。

    周先生一听,脸上也露出了着急的神色,赶紧将孩子接了过去诊脉,趁着他诊脉的功夫,刘婆婆便替秦落烟和傅子墨倒了热茶。

    “喝口热茶压压惊吧。”刘婆婆安慰的拍了拍秦落烟的肩膀。

    秦落烟此刻哪里有心情喝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周先生替御景诊脉。

    “嗯,的确是中毒了啊,不过不要紧,我房中有解毒丹药,我立刻就带他去敷药!”周先生一边说话,一边抱着孩子往他房中走。

    周先生许是着急,所以步子很快,几步就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等周先生离开之后,秦落烟皱了皱眉,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问刘婆婆道:“石头呢?石头去哪里了?”

    刘婆婆正要回答,就听远处柴房传来了重物倒塌的声音。

    不知为何,秦落烟的心跳更快了,她急急地往柴房的方向走,走近之后推开柴房的门,一眼就看见了被绑在柜子上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