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零六章 布局
    石头的额头上被砸出了血,许是刚才他剧烈挣扎将柜子上的罐子摇晃了下来,罐子砸在了他的头上,他的口中塞在棉布,看见秦落烟的时候拼命的摇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嘴被堵住却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那一瞬间,秦落烟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她回头,眼眶中泪水涌动,她咬着下唇,难以置信的看向刘婆婆,声音有着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嘶哑,“你、你们骗我!”

    刘婆婆被她这么一看,脸上一闪而逝的自责,不过很快这点儿自责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掏出了怀中的竹筒。

    竹筒拉开,像烟花一样的信号就发射了出去。

    几乎那一瞬间,最先回过神的傅子墨已然往周先生的房间冲了过去,他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暴怒!

    秦落烟也顾不得替石头松绑,跌跌撞撞的就往周先生的房间跑,等她跑到周先生的房间门口,只看见傅子墨发疯了一般的摧毁了房间里所有的家具。

    看着凌乱的房间,秦落烟踉跄后退瘫倒在地,房间里,哪里还有周先生和御景的人影!

    “不、不可能……计划不是这样的啊……”秦落烟一边哭,一边摇头,她怎能也不会相信,周先生和刘婆婆会这样对她,还有殷齐,那个温柔如玉的男子,他也骗了她。

    不、不对,她一开始是对殷齐有戒心的,可是经过这大半年的相处下来,他一次一次的关怀,终于破开了她心灵的防线,接纳了他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可是现在,这些她信赖的朋友,却借她的手做了一个局!

    殷齐,你真是好深的城府,竟然演了这大半年的戏!

    傅子墨疯狂的捣碎了房间里的一切事物,最后在一张书画后发现了一个密道,他正要坠入密道,目光扫过门口的方向,动作却生生的停了下来。

    秦落烟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脖子上一凉,一把长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余光里,她看见了刘婆婆冰冷的面孔。

    “武宣王!你敢动一下,我就杀了她!”刘婆婆的声音有些沙哑,这也是她不喜欢说话的原因,这也的声音,本身就给人一种阴暗的感觉。

    傅子墨瞳孔阵阵瑟缩,拳头握紧,却听话的停下了动作,“放开她!”

    “放开?”刘婆婆冷笑,“放了她,这里的所有人加起来都拿不下你!只有控制了她,你才能乖乖束手就擒!”

    院子里已经不知不觉出现了几十个黑衣人,在黑衣人的外围傅子墨的暗卫也有十几人,不过没有傅子墨的命令,那十几名暗卫也不敢随意乱动。

    “哦?你觉得一个女人就能让我束手就擒?”傅子墨声音冰凉,说出的话依旧冰凉刺骨。

    “别的女人,不行,可是她……”刘婆婆一手拿剑,一手掰过秦落烟的脸,让她正对着傅子墨的方向,“你看看她的脸,这不是你找了一年的女人吗?这个女人,还是你孩子的娘亲呢!”

    傅子墨挑了挑眉,一双眸子里满是阴霾,他冷冷的问:“晚宴前的那封信,是你们送的?”

    信?什么信?秦落烟诧异的睁大了眼睛,等着刘婆婆说下去!

    “没错,是我们写信告诉你,她就是秦落烟,而且要化解易颜丹的药效,也很简单,让她喝口酒就行了。信里的东西,可都是大实话,你看看,我们没有骗你不是。”刘婆婆用嘶哑的声音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声音便越发嘶哑起来,可是她却很兴奋,是那种隐忍许久,终于要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兴奋。

    “你们以为就凭这样就能扳倒本王?你们以为武宣王的势力就只是本王一个人吗?”哪怕到了这个时候,傅子墨的脸上都没有出现过一瞬间的懦弱。

    刘婆婆一听,仰头就笑了,“我们当然知道,所以现在王府里估计也很热闹呢,原本我们就是要让宴会上死几个人制造混乱的,没想到武宣王你竟然那么在乎那个孩子,为了他,竟然让所有官家夫人们都喝了毒药!这倒是为我们省了事。”

    “胡林散不是毒,不过是一种调气的丹药,本王不过是想吓唬吓唬那凶手而已,你觉得这也能让王府出乱……”傅子墨的话说到一半,突然脸色大变,他像是猜到了什么,冷声道:“你们真的酒水里下了毒?”

    “武宣王不愧是武宣王,这反应就是快,不过,还是已经晚了,我想现在百官们一定已经进宫面圣弹劾你去了。没了宫里那位的支持,武宣王府的势力,又还能剩下多少?”刘婆婆说话间,挟持着秦落烟一步步后退,退到院子里以后,她冲旁边的黑衣人使了使眼色。

    那黑衣人立刻就将一把匕首扔到了傅子墨的面前。

    只听刘婆婆又道:“现在,先挑断自己的脚筋!”

    她话声一落,金木和傅子墨的暗卫们都脸色大变,他们看向傅子墨,都不断的摇着头,“王爷,不可!王爷,不可!”

    就连秦落烟,都忍不住摇了摇头,她知道傅子墨是怎样一个骄傲的人,一个痛到极致都不远让任何人看见的人,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断自己的脚筋,那还不如拿刀直接杀了他更容易!

    “傅子墨!你不要管我!”尽管秦落烟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个男人虽然对她有喜欢,但是还远远没有到可以为她做出这种牺牲的地步,可是她却不愿意冒一丝一毫的风险,“傅子墨!你不要管我,你还要去救御景!只要能安全救御景回来,我死……也无所谓!”

    匕首就在傅子墨的脚边,灯笼里透出的点点烛光映在匕首上,没有丝毫温度,反倒是显出一丝冰凉的寒意。

    “王爷……”

    “傅子墨!”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傅子墨缓缓的捡起了匕首,他拿着匕首,没有皱眉头,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秦落烟的方向。

    “快动手!你再磨蹭,我就先切下她一只耳朵!”刘婆婆将长剑往秦落烟的脖子靠了靠,长剑割破了她的皮肤,浸出点点鲜艳的红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