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零七章 考验
    秦落烟没有想到,当一个自己信任的人拿着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心,竟然可以如此冰凉。

    “刘婆婆,我一直以为您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人,近一年的相处一来,我也将您当成我的亲人来看,没想到现在……算我看走眼了吧。”秦落烟有些哀伤,想起在她怀孕期间,刘婆婆每天都会变着法子的熬汤给她喝,她就很难相信那个对她好得跟亲生女儿一样的人,竟然可以瞬间变成一个恶魔。

    她始终相信,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么长的时间相处下来,难道她就真的可以那般麻木的对她下手吗?

    刘婆婆握着长剑的手有些颤抖,脸上也是一闪而逝的悲痛,她叹了一口气,眼中有泪水留下,“落烟,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却不后悔。你知道那种眼睁睁看着所有你在乎的人死在你面前是什么感觉吗?几百个人啊,他们流出的血都把地上的泥土染红了,而这一切灾祸,都是因为我而引起的,所以,我是罪人,这一生我都在赎罪。”

    她叹了一口气,又道:“所以,欠你的,只有下辈子再还了。”

    秦落烟没有想到,在刘婆婆的身上还发生过这么悲惨的事,难怪她的性格变得如此阴暗平时也不爱说话,如果身上背负着几百条人命的血债的话,的确是无法开怀起来。

    “武宣王,看来你是真的不在乎这个女人的死活了,落烟对不住了,我……”刘婆婆这么说着,长剑微微抬起,就要往她的耳朵割去。

    而远处,傅子墨一直握着匕首的手竟然有些缓缓的颤抖,在刘婆婆的长剑落下的一瞬间,他声音冰冷的道:“本王答应!”

    刘婆婆动作一顿,难以置信的看向傅子墨。

    秦落烟则更是震惊,越是了解傅子墨,就越知道他骨子里的冷血和骄傲,为了她这么一个被他称之为玩物的女人,他竟然真的可以放弃自己的人生吗?

    秦落烟不相信,所以只能咬紧了下唇泣不成声,只是,模糊的视线里,她似乎看见了傅子墨的手起刀落。

    鲜血飞溅而出,连一丝闷哼都没有,有的是暗卫们的痛呼和金木声嘶力竭的怒吼!

    “王爷!”

    一声声王爷,撞击着秦落烟的心脏,她想看清眼前的一切,可是眼泪却止都止不住,像是决了堤的洪水淹没了她所有的视线,她只能看见恍惚中有那么一片刺眼的红色从眼前飘过。

    不会的!她没有看见,所有她不会相信傅子墨亲手割断了自己的脚筋!

    他是武宣王啊,他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他的身上承载着南越国的国之命脉,他是那个让敌国闻风丧胆,也是震慑朝纲手握大权的武宣王啊!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为了她这样一个女人,而毁了自己的一切!

    都怪她!

    都怪她!

    是她成为了他的弱点,是她和孩子成为了他的拖累!

    突然间,她仿佛想明白了很多事,站在他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如果他不够冷血,不够残忍,不够拒绝的话,那以往,死的就会是他而不是敌人!

    而这一次,他不够狠,所以,他输了!

    “傅子墨,你怎么可以……不你可以的啊……”秦落烟泣不成声,哽咽着想要擦干眼泪,可是无论她怎么擦,眼眶里却总是充满着泪水,她想看清他此刻的样子,无论是他骄傲的,还是冷漠的,又或者是愤恨的,她都想看见!

    “落烟,看来武宣王比你想象中的要在意你很多啊。这样,也好。”刘婆婆像是松了一口气,手上的长剑有过那么一瞬间的放松。

    几乎在那一瞬间,秦落烟只见一阵白光从耳边呼啸而过,再然后,就是匕首插入血肉时发出的噗呲声音。

    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架在她脖子上的长剑就滚落在地,随着倒下的还有刘婆婆的尸体。

    许是这样的变故让她忘记了哭泣,眼泪擦干,她终于看见了眼前的一切。

    暗卫们和黑衣人已经打了起来,慌乱之中,金木已然来到了傅子墨的身边,傅子墨就倒在了金木的怀中,双脚全是鲜血,他的视线却笔直的看向前方,看向了门口的秦落烟。

    秦落烟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爬到了他的身边,她慌乱的用手去按他的伤口,似乎是想帮他止血,可是鲜血还是从她的指缝间不断的往外涌,她越捂越慌,到最后整个人都颤抖不止。

    “行了,本王还没死,轮不到你哭丧。”傅子墨眉头紧紧拧着,却抬起手抚上了她的脸,他有些凄楚的笑着,“真不知道你是给本王吃了什么毒药,竟然让本王为你做到这个地步。女人,这下,你满意了吗?”

    秦落烟拼命的摇着头,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傅子墨,我不满意!我……我要你好好的!”

    “哦?”傅子墨冷笑,“你不是一直想着从本王身边逃走吗?你不是恨不得杀了本王吗?”

    “不!”秦落烟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我想逃,是因为不怕自己变成那种为了一个男人和其他女人不断争宠不断内斗的女人,我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丈夫而已,傅子墨!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死!”

    是啊,哪怕他曾经对她残忍至厮,她都没有想过要他死。

    傅子墨沉默了,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脸,突然他仰头笑了起来,不过此时的笑容却带着几分邪肆和残忍。

    他点了点头,伸手挑起了秦落烟的下巴,缓缓的道:“秦落烟,你该庆幸你通过了本王的考验,否则……”

    考验?

    秦落烟心中一跳,脸上却是难以掩饰的茫然!不等她提出疑问,就见地道里涌出了阵阵浓烟,只听一阵呛咳之后,周先生便抱着孩子从地道里钻了出来。

    有暗卫已经等在了洞口,在周先生一出现的时候,就将人控制了起来。

    原来,傅子墨是早有准备的?

    那一刻,秦落烟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