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零八章 什么时候发现的
    守在洞口的暗卫将御景从周先生怀中抢了回来,又恭敬的交到了傅子墨的手上。

    在鲜血铺染的环境里,冷酷的男人浑身是血抱着一个孩子,这画面怎么看都觉得诡异,却又偏偏丝毫不觉得违和。

    院子里的黑衣人也被清理得差不多了,傅子墨的暗卫们原就是以一当百的高手,所以哪怕在人数上不占优势,可是对决起来输赢也没有丝毫的悬念。

    “王爷,黑衣人已经清理完毕,一共三十八人,全都是死士,没有能留下活口。”有暗卫上前来禀报。

    傅子墨应了一声,摆摆手,对金木吩咐道:“回吧。”

    “是,王爷。”金木应了一声,将傅子墨背到了背上,大步就往院子外走,临走的时候又吩咐两名暗卫将秦落烟带上。

    秦落烟直到现在都还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若非满地的尸体和鲜血太过真实,她简直会怀疑这一切只是一个恐怖的噩梦。

    她跌跌撞撞的跟着傅子墨上了那辆奢华的马车,只是此时的心境和来时完全不一样了。

    将傅子墨安放在马车内以后,金木就到车外赶车去了,马车里,只留下一家三口来。

    傅子墨此时才将孩子递给了秦落烟,秦落烟怔怔的将孩子接了过来,见御景脸上的红疹已经不再蔓延,而是隐隐有了消退的趋势。

    傅子墨拿出金疮药,从容不迫的处理着自己的伤口,哪怕这个时候,他的动作也是优雅和高贵的。

    “你的伤……”秦落烟喉头有些干涩,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傅子墨挑眉看了她一眼,嘲讽的笑道:“怎么,你不会以为本王真的会为了你自断脚筋吧?”

    是啊,他怎么会?

    秦落烟突然觉得自己问出口的话很可笑,只是听到他这个回答的时候,心中还是忍不住涌起了难以抑制的失落。

    “不过是在脚腕上切了一刀而已,那么黑的环境下,谁知道我有没有割到脚筋?那疯婆子笨,你也笨?不过还好,看你对本王的关心倒不是作假,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件事里,你没有参与他们的计划。”傅子墨说话的时候,已经处理好伤口,伤口被他用洁白的丝绢包裹了起来,没了鲜血淋淋,便没了先前的恐怖场面。

    所以,他带着她来这个院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院子有问题?他不过是想确定她是否和刘婆婆周先生他们是一伙的而已?

    武宣王,果然狡猾如狐,和传说中的一般城府极深。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秦落烟的?”秦落烟咬了咬牙,盯着他的脸一动不动。

    傅子墨又笑了,笑容里的嘲讽更多了三分,他指了指她怀中的孩子道:“你看御景身上的毒,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何他中了毒,也没吃解药,那红疹怎么会有消退的趋势吗?”

    经她一提醒,她才意识到这个诡异的情形,她皱了皱眉,猜测道:“难道是他体质特殊?”

    “没错,他是本王的孩子,所以体质特殊,不,准确的来说,是本王身上的毒,他也天生就沾染了一些。以毒攻毒可听说过?本王身中剧毒,对于这些小毒来说,自然是百毒不侵,所以,他也是。”傅子墨算是给了她一个解释。

    秦落烟原本就是个聪慧的,经他一点拨,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所以,当你报他回王府,大夫诊治过他身体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你的孩子?你也就猜到了我的身份?”

    傅子墨点了点头,“是啊,本王身上的奇毒可不是一般人能有机会中的,至少目前为止,以本王的势力都没有发现和本王中了同一种毒的人。”

    谁能想到,他认出她和孩子,竟然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命运吧,兜兜转转之后,他和她到底走到了一条路上来。

    回到王府的时候,牧河已经等在了门口,在金木将傅子墨背下马车的时候,牧河也是满脸诧异,不过,最让他惊讶的还不是傅子墨的受伤,而是抱着孩子走下车来的秦落烟。

    “没想到真的是您。”牧河很高兴,露出笑容的时候真心实意。

    秦落烟冲他点了点头,牧河的行踪也是飘忽不定,虽说他是傅子墨的贴身小厮,可是傅子墨的身边往往都是金木既当侍卫又做小厮,这真正的小厮牧河却总也不见身影。哪怕这几次她进王府,都还没遇到过他。

    如今,牧河又凭空一般出现在了王府门口,不得不引来秦落烟心中的更多猜测。

    牧河向秦落烟打过招呼之后,就追上了金木的脚步,然后向傅子墨禀报道:“王爷,以殷丞相为首的官员们此刻正在御书房里面见圣上,那些官员中有几位的千金也是宫中的娘娘,此刻也到了皇后娘娘的宫里哭诉。”

    “这么说来,现在宫里很热闹了?”傅子墨没有回头,语气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

    “可不是吗?还有啊,这事儿不过刚在城里发生,百里之外就有人到烈日军的军营里闹事,不过您放心,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那些闹事的人也抓住了,不过……那些人的嘴巴紧,到现在还没问出谁是幕后主谋来。”

    牧河一边说一边跟着金木转到了傅子墨的主院,秦落烟落在几人身后十步左右的距离,见他们去了主院,犹豫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她清了清嗓子,然后冲前面的人吼道:“那个……我……”

    牧河回头,一脸疑惑的看向她,“夫人,您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赶紧跟上来啊,是抱着孩子太累了吗,要我来抱小主子吗?”

    “不是……”秦落烟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下,才道:“那个,我是想问我应该住哪里?”

    她这么一问,牧河立刻拍了脑门儿,“哎呀,敲我这记性,怎么忘了告诉您了。王爷旁边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是专门留给您和小主子的啊。”

    他叫小主子叫得顺口,笑起来的时候没心没肺,在牧河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王府之前正经历过一番麻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