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章 斩草除根
    在青竹伺候下,秦落烟用了早膳,刚吃完饭正在给御景喂奶的时候,傅子墨便推门进来了。

    秦落烟坐在床边,御景还在吃奶,见傅子墨突然进来,她怔了怔,随即突然就红了脸,她尴尬的吞了吞口水,然后企图偷偷的转过身去。

    “你的身体,哪一处本王没看过?”傅子墨皱了皱眉,径直走到了床边,靠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他行动之间,已然没有半分受伤的神态,尤其是那双脚,如今看起来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大事了。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御景吃奶,似乎看得专注,却反倒让秦落烟越发的脸红了。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男人,她也是无语了。

    秦落烟觉得尴尬得不像话,想停止喂奶,可偏偏御景咬得紧,丝毫没有要放松的意思,一时间她窘迫得想要挖个地洞钻下去。

    “我儿子还没吃饱,你急什么?”傅子墨抬头瞪了她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看。

    秦落烟心中是气得咬牙切齿,这厮分明是在耍流氓,却偏偏说得这么义正言辞,若非见过他无耻的一面,还真被他这认真又无害的表情糊弄了过去。

    “王爷,听说……你替我在圣上面前求了恩典?”秦落烟不能阻止他赤果果的目光,只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嗯。”傅子墨应了一声,伸出手指戳着小御景的脸颊,婴儿的皮肤有弹性又光滑,他指尖轻轻一戳就凹下去一小块儿地方,松口手指,皮肤立刻又弹了回来,他似乎乐此不疲的晚上了这个游戏,“他倒是口头答应了,不过却也是有条件啊的,他说了,半个月以内,你要学会闺秀的礼仪。”

    “礼仪……”秦落烟嘴角一扯,为何这些权贵之家,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在他们看来,平民百姓都是不懂礼仪的吗?

    “明日本王就带你进宫,由皇后亲自教导你半月,到时候你让他们满意了,才能成为本王的侧妃。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左右他已经答应了,这些东西不过是过场上的东西而已,是做给文武百官看的罢了。”

    傅子墨漫不经心的这样说,倒是让秦落烟稍微放松了一些心情下来。毕竟,她这种骨子里来自现代的女人,对于传说中的皇宫还是带着无比敬畏之情的。

    “那个……王爷,如果我学得好,是不是应该有奖赏?”秦落烟眨巴着眼经看他,她知道他吃软不吃硬,所以越是有求于他的时候,她便越是显得乖巧。

    傅子墨挑了挑眉,“许你侧妃之位,不就是最大的奖赏吗?不过……本王知道你想要什么,只是秦落烟,这个社会比想象的要残忍很多,斩草要除根,否则将来受害的就是你自己。”

    他果然知道!

    既然如此,秦落烟便直接说了,“可是,石头还是一个孩子,他原本就没打算害我,王爷,您就放过他吧……”

    “女人,到底还是心软了一些。”傅子墨叹了一口气,“他现在虽然没有害你,可是如果将来有一天那幕后之人让他在你和那人之间做选择,他也许不会直接害你,可是却也可能做出有利于那人的事情来。结果就是可能变相的伤害你。这样,你还要让本王放了他?”

    秦落烟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将来的事,谁又说得准呢,总之,如果我现在不帮他,那我心里就会留有遗憾,哪怕将来我因此吃到了苦果,我也不会后悔了。”

    傅子墨收回了逗弄小御景的手,小御吃饱了已经闭着眼睛沉沉睡去,他一直盯着小御景看,末了,终于答应道:“既然你下定了决心,本王就允了你。不过,将来如果他做出任何对武宣王府不利的事,本王绝不会手软,那时候,你不可再干涉本王。”

    “好!”只要眼前的难关过了,将来的事到时候再说呗。

    下午的时候,得了傅子墨的允许,秦落烟将孩子交给傅子墨以后便在牧河的带领下来到了天牢。

    阴森的天牢内,终年不见太阳,所以潮湿得很,走进去之后浑身都黏糊糊的难受。秦落烟往里走的时候,看见通道两旁的牢房里都是无精打采半死不活的犯人。听牢头介绍,进了天牢的人没有几个能活着出去,所以进来的人大多数都对求生的渴望并不强烈。

    天牢里的犯人都是重犯,所以都是每个人一个牢房,秦落烟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了角落里一个较小号的牢房,只是,她刚来到牢房门口,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后退了半步。

    牢房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卷缩在草堆上,草堆并不干燥,而是已经潮湿得发了霉,上面有些白色的虫子在蠕动。牢房的角落里是一个木桶,木桶里有水,听牢头为了方便,不会每日给犯人送水,那木桶里就是每个犯人一个月的饮水。

    秦落烟心中一凉,这样的木桶装着一桶死水,却要人喝上一个月,哪怕不渴死,生病的几率也极大,病死的可能性很高吧。不过都是重型犯人,谁又在意他们的死活?

    牢头从木排上拿出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门,牧河将一张银票递给了牢头之后,牢头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牧河替秦落烟开了门,秦落烟才急切的走了进去,当她小心翼翼的将那卷缩的身影翻转过来的时候,她忍不住惊呼出声。

    先前光线太暗,她还没有看仔细,如今来到近处,她才看清石头的双手双脚关节处都有手上的痕迹,她哽咽了一瞬,回过头恶狠狠的看向牧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牧河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回了她的话,“夫人,王爷虽然答应放了他,可是放虎归山这种事,也不能做得完全没有防备。您放心,他的手脚都还能用的,只是不如以前那么灵光罢了。”

    他说得轻巧,秦落烟却忍不住抹了眼泪,石头不过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人生都还没有正式开始,就要让他成为废人?这还不够残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