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石头的哀伤
    似乎感觉到了有人的靠近,石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当看清眼前的人是秦落烟的时候,石头立刻就激动了起来,抓着她的手道:“落烟姐姐,我想告诉你让你不要回院子的,可是周先生和刘婆婆……”

    见他因为用力,手腕上的伤口有裂开的趋势,秦落烟赶紧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好了,别说了,姐姐知道石头是个好孩子,石头是没有想过伤害姐姐的,对不对。”

    在她的安抚下,石头渐渐安静了下来,他靠在秦落烟的怀里,鼻头一酸又哭了起来,“落烟姐姐,你说周先生和刘婆婆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啊,他们为什么要伤害姐姐……”

    面对石头的问题,秦落烟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也许,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苦衷吧。”

    石头趴在秦落烟的怀中哭泣着,秦落烟也没有打扰他的情绪发泄,等到他哭够了,秦落烟才认真的对他说道:“石头,姐姐求了王爷,他答应放你走。可是,你一个孩子,以后该怎么生活下去呢?我想了想,准备把你托付给我以前的一个朋友,他们一家人都很好,如果你愿意的话……”

    石头眼中露出茫然的神色,舔了舔干涩的唇,问:“那……周先生呢?”

    “他……”周先生当时准备将小御景带走,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对秦落烟来说,已经是伤害了她的感情,涉及到小御景的安危,傅子墨也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

    “落烟姐姐,你不能也求王爷放过周先生吗?”石头仰着头,一双眼睛里,是属于孩子的纯真干净,“周先生他不是坏人,他只是欠了殷大哥的,是周先生说的,他这辈子都是欠了殷大哥的,所以他要还。周先生真的不是坏人,我想他也不想伤害落尘姐姐的宝宝的。”

    秦落烟点了点头,周先生本性不坏,这一点她从未怀疑过,只是,有些事情发生便是发生了,再也回不到之前去。错误已经造成,人,总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的,“石头,那些事情,我也是插不了手的,毕竟,很多事情我说了不算。我能做的,我已经尽力了。”

    “那……你恨殷大哥吗?”石头又忍不住小声的问。

    秦落烟一怔,沉默了一瞬,然后摇了摇头,“恨倒谈不上,不过是失望而已。人嘛,为了自己的利益作出一些事情是肯定的,只是立场不同感受不同罢了。作为一个朋友,我更多的是失望。只是,以后再见面,怕就只能是仇人了吧。”

    她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当时小御景被带走的情景,那时候,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那一刻,她是恨殷齐的,恨他竟然用她最在乎的小御景来伤害了她!如果小御景真的出了什么事,让她这辈子还怎么活下去?

    石头也沉默了下来,他似乎觉得很累,靠在秦落烟的胸膛上蹭了蹭,秦落烟以为他睡着了,谁知隔了一会儿,又听石头有些哽咽的声音传来,他说:“落烟姐姐,你说如果我找到我的亲爹娘了,他们看见我这个样子,还不会不会要我?”

    秦落烟心中咯噔了一下,随即而来的就是灵魂深处淡淡的哀伤,她吞了吞口水,用自以为很镇定的声音道:“没有爹娘会嫌弃自己的孩子的,我想当初他们找不到你肯定也很着急,如果你找到他们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

    “可是,我突然有些害怕,我想,我还是不要去找他们了。”石头哀伤的说了这么一句,剩下的便只有哽咽而已。

    秦落烟知道,石头不过是害怕看见他爹娘失望的目光而已,有时候求而不得反倒能留下最美好的希望。

    “石头,坚强一些,姐姐答应你,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父母的。”秦落烟将石头抱紧了一些。

    石头看着她,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因为石头毕竟是重犯,哪怕傅子墨答应放过他,却还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秦落烟将人带出去这么简单。所以秦落烟看望玩石头后,便又给了那牢头一张银票,希望那牢头能在牢房里给石头一些关照。那牢头也是满脸谄媚笑容的答应了下来。

    回到武宣王府的时候,秦落烟听见孩子的哭声从傅子墨的书房传来,她加快脚步进了书房,就见傅子墨正温柔的哄着哭闹的小御景,看见她进来,傅子墨眉头一皱,冷声道:“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开始认生了?自从昨天喝了你的奶,奶娘再喂他喝奶,他便怎么也不吃了!”

    “……”秦落烟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情况,只能嘴角一扯将小御景从他怀中接了过来,然后她背对着他开始替小御景喂奶。

    谁知小御景果然一口就咬住了她,然后咕噜噜的就开始吃了起来,还一副让人哭笑不得的极其满足的表情,这明明才月大的孩子,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一面,一时间让秦落烟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傅子墨突然从她身后探了一个头出来,看见吃得一脸满足的小御景,他酸溜溜的道:“有奶便是娘,这么点儿大的孩子怎么也如此势力?”

    “……”秦落烟无语,心里捉摸着,傅子墨你堂堂武宣王,能不能要点儿节操?和一个月大的孩子还计较这么多?这么点儿大的孩子喜欢娘亲又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对!

    “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对本王的儿子做了什么手脚?”傅子墨眉头依旧紧皱,脸上的不满显而易见。

    秦落烟真是欲哭无泪,被他这奇葩的脑回路结结实实雷了一把,“孩子还小,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吃奶和睡觉,王爷……这也是我的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不宣誓主权,还真当她是个奶娘了?

    傅子墨冷冷的盯着她,一瞬不瞬的看了一会儿,突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绕到了她的面前,然后认真的盯着小御景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