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白日战斗
    秦落烟被他看得又是一阵尴尬,只能出声道:“王爷,你老是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

    “又不是在看你。”傅子墨凉悠悠的这么说了一句,“本王就喜欢看本王的儿子,怎么了?”

    好吧……可是你能不在她喂奶的时候,看得这么仔细吗?这爱好,有些……呃……变态的好么!

    不过显然,某人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不但看得仔细,而且最后还霸道的说以后她每次喂奶的时候都要告诉他,然后,他要看!

    他要看!

    尼玛!看你妹!

    秦落烟气得牙痒痒,偏偏这厮霸道惯了,天王老子来了估计也改变不了他丝毫,更何况秦落烟这个在他眼中原本就是小女人的人!

    只是,她刚喂完奶,傅子墨就将孩子抱了过去,然后不等秦落烟反应过来,他开门就走了出去,只听门外,他的金木吩咐道:“小主子吃饱喝足了,你抱他到院子里晒晒太阳!”

    金木毕恭毕敬的接过小御景,然后茫然的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此时虽是午后,可是,今日似乎没有太阳啊。

    “还愣着?”傅子墨冷了脸。

    金木立刻回过神来,抱着小御景就往院子外走,“属下立刻就去!”管他的,王爷说是有太阳,那就一定是有太阳的,没准儿一会儿太阳就出来了呢?

    秦落烟追着傅子墨的脚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却又被折返回来的傅子墨推了进去,她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傅子墨打横抱起放在了书桌上。

    “王爷,你不是不放心把小御景交给其他人吗?”

    “金木不是其他人,只要他不死,就不会让我们的儿子出事。”傅子墨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快而迅速。

    秦落烟正想问如果他一直这么想,那为何当初一个人抱着孩子寸步不离?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俯身下来的傅子墨咬住了嘴唇,然后她只感觉胸前一凉,先前想要问的问题,便在他炙热的手掌下忘记了问出口。

    “王爷,这……”这大白天的!还让不让她剩下点儿脸面了!

    她一开口,傅子墨趁机进入她的嘴里,唇舌交缠,她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相隔大半年,他的动作霸道而又急切,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得到抒发停了下来,他退出她的身体,难得的,脸上满是窘迫。

    “该死!忍得太久了!”所以很快!他低咒着,一瞬不瞬的盯着秦落烟,那眼神的意思似乎很明显,只要她胆敢有一丝笑意,他就要扭断她的脖子。

    秦落烟悻悻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开玩笑,这种时候,她怎么敢笑,这种事情可是男人的硬伤,给她一万个熊胆她都不敢有丝毫的嘲讽。

    “那个……”秦落烟清了清嗓子,道:“我理解的,王爷。”不就是快了点儿吗,质量还是挺好的。

    “该死!不行,再来一次!”似乎为了证明自己雄风未倒,傅子墨一手扯住了她的衣领,将她刚整理好的衣裳又弄成了凌乱不堪。

    书房里,再次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暗卫们在听见那声音的时候都直觉的退到了十丈开外去。

    不过,还是有两个年轻的暗卫,忍不住互看一眼露出了一脸了然的神情,似乎在说,王爷这持久度,兄弟们……佩服!

    第二天一早,青竹就将秦落烟叫醒了。腰酸背痛的秦落烟下床的时候两只腿还有打颤,不过咬咬牙,她还是打起精神梳洗完毕。

    和女人的疲惫不同,男人们在那种事情之后总是神采奕奕的,说来也奇怪,明明这种事男人出力较多,可是疲惫的却反倒是女人。

    秦落烟心里这么琢磨着,还是爬上了王府门口奢华的马车,只是看着马车里精神抖擞的傅子墨,她的心中还是有些不平衡。

    小御景在傅子墨怀中睡得很香,虽然吃奶的时候他只认秦落烟,可是其他时候,他却是比较依赖傅子墨的,所以哪怕是晚上睡觉,也是和傅子墨一起。作为堂堂王爷的傅子墨,也让人意料不到,他竟然对孩子,可以耐心到这个地步。

    至少,在这个社会里,还没有哪个男人会整天抱着一个孩子不撒手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的武宣王。在这一点儿上,秦落烟也不得不得佩服他。

    “王爷,小御景也必须一起带进宫里吗?”秦落烟想起那些电视剧里演的,皇宫内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所以她总有些担心。

    “嗯。他想见见。”傅子墨口中的他,便是当今圣上,也是他的亲哥哥,只是傅子墨似乎总是喜欢用他来称呼那位而已。似乎看出了她眉眼间的担忧之色,他又道:“不用担心,本王若是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这武宣王就白当了。”

    秦落烟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巍峨的皇宫,比秦落烟想象的还要大气磅礴,以前在电视上看见过各种各样的宫殿,北京故宫也去看过,可是如今来到这个陌生朝代的皇宫时,却又是一番不一样的感觉。

    因为这里的皇宫,是真实的皇宫,宫里住着那个掌握天下的皇帝和他的后宫佳丽三千,单是从宫门开始,十步一岗的严密防卫就让人心中敬佩油然而生。

    秦落烟掀开车帘一直往窗外看,她的举动倒是惹来傅子墨一阵戏虐的笑,“将来你成了本王的侧妃,每月初一十五都可以随本王入宫参加家宴的。”

    “呃……”秦落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王爷见笑了,第一次进宫,有些好奇而已。”

    傅子墨应了一声,“你还算好的,以前金木第一次随本王入宫的时候,就差恭敬的跪着走了。”

    “真的?”秦落烟一听,忍不住有些想笑,实在很难想象金木那看上去稳重的性子竟然也有过那样的一面,不过心中的紧张倒是因此而缓解了几分。

    马车外,躺着也中枪的金木一脸忧伤,王爷,你这样揭他的伤疤来安慰别人,都不考虑他的感受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