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初见圣颜
    皇宫真的比秦落烟想象中的还要大,马车摇摇晃晃的行驶了盏茶的功夫才终于进入了皇后所居住的雍和宫,通常情况下,皇后居住的地方一般是不允许男人进入的,不过这次因为主角不是武宣王而是秦落烟,而且武宣王是皇上的亲弟弟,是一家人,不算外男,所以才可以进入雍和宫。

    雍和宫比起其他的宫殿来显得更加的豪华大气,进了院门,就是万千争艳的花朵闯入眼帘,已经快要到冬天,这里却依旧是百花盛开的场面,真不知道是从哪里搜罗的这些冬季盛开的花朵。

    秦落烟早在院门前的时候就下了马车改为步行,她走在傅子墨的右手边上,金木没有跟进院子,只在宫门外等候,倒是从进入雍和宫开始就有宫女前拥后簇的替两人引路。

    来迎接两人的是一个老太监,老太监的皮肤似乎包养的很好,皮肤虽然褶皱可是倒有几分红润白皙,他见到傅子墨立刻就堆满笑容,“王爷,您可来了,这一早啊,不只是皇后娘娘做了早早的准备,就连皇上都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

    “哦?皇兄他的好奇心倒还是和以前一样。”傅子墨这么说着,又转头对秦落烟道:“他就是好奇心重,从小就是如此,一会儿见了他,你别怕,他最擅长的就是吓唬人而已。”

    普天之下,说那个坐在皇位上的男人只是会吓唬人,这种话也只有武宣王敢讲了。

    雍和宫的花园里,一方假山之上是一个八角凉亭,因为天凉了,凉亭的四周都挂上了轻纱,既美观又能防风,而且还增添了一种神秘的感觉。

    秦落烟遥遥望过去,就看见凉亭外站了两排宫人,凉亭内有隐约的人影,其中一人在抚琴,琴声悠扬,透过轻纱悠扬的传开了去。

    “抚琴的,就是皇后娘娘?”秦落烟转头问傅子墨。

    傅子墨抬头看了一眼,嘴角带着一抹嘲讽,“嗯,当初皇兄就是被她的琴声吸引才娶她为妻,当时皇兄还不是皇上,只是太子,而她就成了太子妃。不过……”他说道这里,突然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道:“皇后那人,人品真的不怎么样。”

    人品……

    不知为何,从傅子墨的口中听见他评论别人的人品,秦落烟就是觉得有些可笑,就像一个骗子指着别人骗了他的钱一样可笑。不过,傅子墨这人向来傲娇,能让他评价不好的人,大概就是真的不好了。还未见面,秦落烟就对那皇后多了一份戒心。

    “皇兄,本王来了。”宫人替两人掀开轻纱,傅子墨率先走了进去,却并未对身穿明黄龙袍的男人行礼,而是自顾自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秦落烟跟着进了凉亭,这才终于得见了古代活生生的帝王,南越国的皇帝傅子恒,和傅子墨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对于傅子墨的无礼,傅子恒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丝毫没有不悦的意思。

    傅子恒和傅子墨坐在石桌旁,五步之外,摆放着一架古琴,古琴后,有身着雍容宫装的女子正在抚琴,出乎预料,这皇后比秦落烟预想中的要年轻很多,约莫也只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尤其是她的妆容,完全没有华贵的浓妆,反倒是略施薄粉,给人一种清丽佳人的感觉。

    “哟,皇后,你看这丫头看你看得眼睛都直了,连面圣要行大礼都忘了。”傅子恒冷哼一声,不悦的挑眉瞪了秦落烟一眼。

    秦落烟这才回过神,赶紧跪下行礼,“民女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这礼节,果然是需要锻炼的,看来皇后没说错。”傅子恒似乎还是不满意,竟没有要叫她起身的意思。

    秦落烟跪得尴尬,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却见一双黑色绣纹短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双短靴的主人她再熟悉不过,她抬头,就见傅子墨对她淡淡笑了笑,然后直接拉着她起身,还将她按坐在了石凳子上。

    “皇兄,你别吓唬她,她胆子小,这又刚生了孩子没多久,地上凉,跪久了万一留下病根,以后还怎么替我生儿育女?”傅子墨亲自替秦落烟倒了一杯热茶,行动之间处处流露出对她的宠爱来。

    这倒是让秦落烟有些诧异,傅子墨从来都不削对她表现出任何温柔的,可是在皇上和皇后的面前,他却做足了宠爱的姿态。

    傅子恒看见她的动作,也是一惊,“子墨,没想到啊,你也有这么宠爱一个女人的时候。这下为兄总算是安心了,你要是一直风流下去,朕的御书房里又该堆满弹劾你的奏折了,你自己说说,这些年你祸害了凤栖城里多少好姑娘了?”

    “皇兄,你非得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吗?”傅子墨看似不满意的用手指敲打着桌面。

    傅子恒倒是爽快的笑了,“罢了,朕今天就给你留几分颜面。”说完,他又转头问秦落烟,“听子墨说,你是个孤儿,从小无亲无故是在庵堂里长大的?”

    “……”秦落烟倒是没想到傅子墨对于她身世的解释,竟然是这个版本,不过想想也是,他总不能说她是青楼出身吧,虽然她根本不是青楼出身。

    想起自己那个名义上的父亲秦天城,秦落烟又觉得,与其将那种人当成家人,那她反倒宁愿自己是个孤儿了。

    “怎么不说话,难不成是子墨骗了朕?你并非孤儿?你可还有家人在世?”傅子墨露出疑惑。

    秦落烟清了清嗓子,然后淡定的摇了摇头,“这世上已经没有我的亲人了,能遇到王爷,是我一生的福气。”

    “哦,朕虽然同情你的身世,不过以你的身份成为武宣王的侧妃还是有些牵强了。”傅子恒叹了一口气道,“不过子墨难得来求朕一件事,朕也实在无法拒绝,幸好得皇后提醒,身份这种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你这些日子跟着皇后学学规矩,学得好了,就让皇后的娘家找个人收你做个义女,你再出嫁,也就名正言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