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金木想娶媳妇了
    皇后的娘家?秦落烟看向傅子墨,他似乎猜到了她的疑问,笑着道:“皇后的娘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你可听说过大将军魏俊?”

    “魏大将军的名号,我自然是听过的,魏大将军是皇后的……”她等着傅子墨替她解惑。

    “亲哥哥。”傅子墨说了三个字,顿时让秦落烟狠狠地吃了一惊,他继续道:“所以啊,皇后娘娘愿意让家族中的长辈收你为义女,可是你的荣幸,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谢谢皇后娘娘?”

    有这样一位亲哥哥,难怪能坐稳皇后这个位置,不过仔细想想也理当如此,如果皇后的家族势力不够强劲的话,又怎么能登上凤位?

    秦落烟赶紧站起身,来到皇后魏轻风的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民女先写过皇后娘娘了。”

    皇后站起身赶紧将她扶了起来,又冲傅子墨笑道:“武宣王何必让妹妹行这么大的礼,这点儿小事哪里有你们说的那般难得。”

    明明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却偏偏取了一个云淡风轻的名字,就连这性子看上去也颇有些超凡脱俗的意味。

    “对皇后来说是小事,对本王来说,可是不是件小事。”傅子墨话虽这样说,可是却也没有要和她道谢的意思。

    听到这里,秦落烟算是明白了几分来,久闻当今圣上子嗣单薄,尤其是皇后和圣上成亲多年却一直无所出,想来这皇后不过是在讨好她这位小叔子罢了。

    傅子恒又留了傅子墨用午膳,傅子墨也不客气,用了午膳才带着秦落烟离开,并和皇后商量好,从第二天开始,秦落烟就入住宫里跟着皇后学一段时间的规矩。

    刚出了皇宫,马车里,秦落烟就迫不及待的靠近了傅子墨,“王爷,我看皇后娘娘人挺好相处的,为什么你说她人品不好?我明日就要入宫了,你给我说说皇后娘娘吧,也让我心中有个底,否则万一闯出了什么祸事,不也是给王爷惹麻烦吗?”

    “本王就知道你忍不住。”傅子墨意味深长的笑,伸手就挑起了她的下巴,凑近她,轻轻地道:“你以为我皇兄为何子嗣单薄?”

    一石激起千层浪,秦落烟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说是皇后娘娘她……”

    “哼!”傅子墨轻哼一声,又道:“魏俊掌管着南越国一半的兵权,皇兄又怎么可能让他的妹妹再生下太子?只是没想到魏家的人倒是够狠,她生不出孩子,便不让别人也生出孩子来。”

    这算是宫闱秘闻中的重量级消息了吧。听见这个消息,秦落烟忍不住震惊的吞了吞口水,红润的嘴唇一开一合,她不知道,她的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已然引起了某人瞳孔的瑟缩。

    不过,这种事情,傅子墨就这么轻易的告诉她?他就不怕她到处去说?虽然,她也不敢。

    “王爷你……”秦落烟还在笑话刚听见的这个秘闻,一会过神就看见傅子墨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眼中的欲望太过炙热,让她想忽略都做不到。

    “这可是你挑逗本王的。”傅子墨气息沉沉的说了这么一句,拉着她的手来到自己的身下。

    手中滚烫的触觉吓得秦落烟险些惊呼出声,虽然两人已经在一起这么久,身体构造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是每一次这种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心跳。

    而且,尼玛!她什么时候挑逗他了??

    马车里再次传来让人无法忽略的应隐约声音,作为南越国好护卫的金木在第一时间就清空了周围的暗卫,不过作为车夫的他却不能擅离职守,只能硬扛着眼观鼻鼻观心。

    古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可是,这声音真的太明显了!

    悲催的金木,在阵阵涟漪的声音里悄悄决定,他是该找个媳妇了。

    秦落烟第二天就收拾了东西进了皇宫,不过这一次没有傅子墨的护送,来迎接她的宫人便没有那么多。

    到了皇宫门口,只有一名宫女等在门口,见她还在马车上,那宫女眉头一皱有些不悦,“您就是秦落烟秦姑娘吧,得了,赶紧下马车吧,除了宫里的主子们和圣上特许的人外,其他人不能在宫内乘坐马车的。”

    秦落烟一怔,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拿着包袱就下了马车,只是一想到坐马车都要盏茶的时间,如果换成走路的话,是不是得走一个时辰?

    事实证明,一个时辰还算快的了。

    等那宫女带着秦落烟来到雍和宫的时候,已经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秦落烟走得气喘吁吁,却惹得那宫女一阵鄙夷,“您这身子骨真是弱得可以,才走了这么一会儿就累成这般。好了,我们在宫门口歇息一阵,等你缓过气了我们再进去吧,没得让皇后娘娘以为我故意折腾你。”

    秦落烟脸色有些发白,靠在墙上喘着粗气,对于这宫女莫名其妙的敌意倒是有些疑惑,在她的印象里,似乎和这个宫女从未有过交集。

    歇息了一阵,那宫女便领着她进了雍和宫。两人径直来到了后院里,后院里,几位老嚒嚒正在伺候皇后插花,看见两人过来,皇后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倒是旁边的老嚒嚒直接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

    “好大的胆子,这才第一天进宫就不把皇后放在眼里了,你看看这日头,都什么时候了?皇后娘娘可是等了你好一会儿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让皇后娘娘久等?”

    老嚒嚒劈头盖脸一顿骂,让秦落烟久久没反应过来,虽说宫里的人都是带着面具在过活的,不过这皇后昨日在皇上面前表现得那般懂事得体,这一转身就原形毕露毫无遮掩,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些?

    难怪傅子墨说这皇后的人品不怎么样,这样看来,傅子墨的眼光果然很准。她突然有些担忧起这后面的几天来,在这种人的手下学规矩,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哟,还真是个教不会的,我说了这么大半天还愣着呢。”老嚒嚒双手叉腰,转身对先前领着秦落烟进宫的宫女吼道:“意梅,你还不教教她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