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委屈的时候你出现
    原来先前领路的宫女叫意梅,秦落烟现在算是回过味儿来了,想来先前这意梅在宫门口叫她休息根本就是假的,本意无非是故意耽搁时间好惹来皇后责罚而已。

    这才入宫,就见识到了任性的叵测。

    意梅对老麽麽福了福身子,这才走到秦落烟的面前,她不由分说,扬起手就甩了秦落烟一个巴掌,秦落烟一惊,原本是想抬手去挡的,可正要动作,却见皇后凉悠悠的看了过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教你学守时,要认清自己的身份,别以为将要成为武宣王的侧妃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你可得记住了,你能不能顺利成为武宣王的侧妃,还得看你规矩学得怎么样!”

    老麽麽站在一旁,颐指气使的吆喝着,眼神示意意梅再对秦落烟动手,不过这一次,一直沉默未开尊口的皇后发话了。

    “行了,孙麽麽,她刚第一天进宫,就算给她一次机会吧。”皇后拿着一支娇艳的红色花朵插进花瓶里,眉眼之间都没怎么看秦落烟这个方向一眼。

    这人都打完了,还说给她一个机会?

    秦落烟心中禁不住冷笑。

    孙麽麽应了声,却又招手唤来两名宫女,吩咐道:“今天我们这准王爷侧妃就跟着你们在厨房做事吧,你们可得好好照顾好我们的准王爷侧妃,别让她少了胳膊少了腿,回头王爷问起来,我们也不好交代不是。对了,皇后娘娘今天想和莲叶清粥,你们去御花园的荷塘里采些莲叶回来吧。”

    两名宫女应了声,拉着秦落烟就往外走,她一直提着的包袱落在地上,她想捡,可是那老麽麽一脚就将包袱给踢到了一旁,“秦姑娘,你跟着去干活儿吧,这可是皇宫,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带进来的,这些东西我会叫人去扔了,皇宫里什么没有啊,还要你从宫外带?”

    秦落烟气得牙痒痒,眼睁睁看着一名宫女将她的包袱捡起来带走了,虽然包袱里不过几件简单衣物而已,可是这种感觉却真的不太好受。

    等到出了雍和宫,两名抓着秦落烟胳膊的宫女才松开了手。两名宫女年纪都不大,还不到二十岁,正是青涩的年纪,眉宇间也不如那老麽麽严厉。

    其中一人见她愤愤不平,一边走,还一边安慰道:“秦姑娘,你也别太难过,总归你只会在宫里呆几天而已,又是武宣王的人,皇后娘娘哪怕再不待见你,却也不好做得太过分让武宣王脸上难看的,你且忍耐几天就好。”

    脸颊上的疼痛太过清晰,秦落烟向来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所以心中的怨气哪里能这么容易的放下,她跟在两人身后,忍不住问:“两位姐姐,能不能指点指点我,为何我从未得罪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却那么不待见我?”

    两人互看一眼,眼中都有些犹豫,其中一人向另外一人摇了摇头,那意思是不要多话了。

    “两位姐姐,你们就告诉我吧,只是提点几句而已,又不算犯什么宫规对不对?”秦落烟说着从头上取下一对步摇,给两人手中一人塞了一支。

    那步摇是傅子墨前几日给的,说是凤栖城里最有名的工匠用了一年的时间做成的,能让傅子墨看得上眼的,必定不是一般的,那两名还在犹豫的宫女一见这步摇,立刻就动了心。

    其中一人咬牙道:“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左右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皇后娘娘不待见姑娘,无非就是因为那武宣王的正妃叫皇后娘娘一声表姐罢了。”

    皇后魏轻风是萧长月的表姐?秦落烟怔了怔,傅子墨怎么没有告诉她这个消息,还是说他有意避开了这个问题?

    如果这样说来的话,那且不是萧首府的夫人也是魏家的人?魏家有兵权,萧家有文官,这样的姻亲无论放在任何一个朝代,对皇帝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威胁吧?

    秦落烟突然觉得凤栖城的圈子很小,但凡有些势力的家族都以结亲的方式在巩固自己的势力,难怪像她这种无依无靠没有背景的人,谁都觉得配不上武宣王侧妃这个位置。

    她叹了一口气,心中却越发有了底气,既然魏家和萧家是一条阵营上的,那哪怕皇后再怎么刁难,圣上也一定会将她顺利的成为武宣王的侧妃,无关其他,不然敌人达到目的,也是成功的一种手段。

    难怪傅子墨对这次之前就说过,学什么规矩,不过走走过场而已。

    冬日里,哪怕是御花园的荷塘里也没有一朵盛开的莲花,出了些半枯萎的叶子外,整个荷塘都显得有些迟暮的凄楚。

    两名宫女卷起裤脚就进了荷塘,秦落烟见了,也只得卷起裤脚走进了荷塘里。

    只是,一步迈进,她就被冰凉的塘水冻得瑟瑟发抖,再看那两名宫女,也是咬着牙往荷塘里走,在塘里寻找着一些稚嫩的莲叶。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也弯腰寻找着,只是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双腿就被冻得没了知觉,而手中却只寻到了一片比巴掌大的新生莲叶。

    眼看时候不早,三人哪怕冻得口唇发紫,却也不敢再耽搁休息,只能硬撑着继续寻找。

    一个人吃苦的时候很苦,三个人的时候,便不那么苦了。

    那时候,秦落烟倒是觉得还能坚持下来的,不过当一行人出现在荷塘边上,她侧过头去看见那为首之人的时候,她却忍不住鼻头一酸,有种委屈得想哭的冲动。

    荷塘边上,傅子墨等人刚从御书房出来,听说圣上新得了一批猛兽养在兽园里,便和几个同僚一起去看看,谁知刚走到这里就看见了眼前这一幕。

    他眉头一皱,毫不顾忌周围人诧异的目光,足尖轻点,踩着莲叶几个起落就来到了秦落烟的身前,再伸手一捞就将她人从荷塘里拔了出来。

    秦落烟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再睁开眼的时候,人便已经落在了荷塘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