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来自傅子墨的温柔
    她还光着脚,裤腿卷到了膝盖下方,虽然腿上满是污泥,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了有其他特殊想法,可是在这个礼教森严的社会里,还是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傅子墨抬起头看了其他随行的人一眼,那几人赶紧抱拳告退离开了。

    他们一走,傅子墨才将秦落烟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的观赏石上。秦落烟正疑惑他要做什么,却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方锦帕,一手握住她的脚踝,一手那锦帕开始替她擦拭着。

    阳光下,御花园里,在清香的芳草味道之中,他就那么蹲在她的面前替她擦拭着她的双脚,如果换到现代,男人这样的动作也是足以让女人心软的,何况这是古代,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

    “这么冷的天,你跑到荷塘里做什么,是真想给自己留下病根吗?”傅子墨低着头,手上的动作不停,嘴上的话却有些寒意。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动作,秦落烟心中一软,语气也温柔了几分,“皇后娘娘要喝荷叶粥,让我们去摘莲叶,我总不能抗旨吧。”

    “她叫你去死,你也去?你没长脑子吗?”傅子墨抬头看了她一眼,将已经擦干净的一只脚放在自己的腿上,再握住另外一只开始擦拭了起来。

    秦落烟嘴角扯了扯,有些失落,“她是皇后?而我是什么?她就算叫我去死,我还能反抗得了?”

    “本王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反抗本王的时候,你不是做得很积极吗?”傅子墨白了她一眼,说话的时候已经擦拭完她的两只脚。

    污泥除尽,她两只脚就放在他的腿上,如莲藕一般光滑白嫩,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美得让人侧目。

    被他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秦落烟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周围,幸好只有在荷塘里摘莲叶的两名宫女,不过那两名宫女也是懂事的,故意走到了最远的地方去了。

    她想收回腿,却又被傅子墨一把扯住,他的大手就握住她一双小腿,炙热的触感从他的手上传到她已然被冻僵的小腿上,感觉太过明显。

    这样的气氛有些尴尬,秦落烟总觉得应该找点儿什么话来说,清了清嗓子,随口问道:“对了,王爷怎么没有告诉我皇后娘娘和您的正妃是表姐妹的关系?”

    傅子墨依旧低着头,认真的看着她的腿,一双大手在她小腿上不断的摩挲,“有什么好说的,是与不是,你一样要去皇后那里学规矩。而且,提前说了,不过是让你多一天的忐忑而已,改变不了什么。不过……本王倒是没想到,那皇后竟然敢如此对你,还真当本王是个摆设么?”

    “呃……”这个问题,秦落烟觉得还是不要插嘴的好,只能又问道:“皇后娘娘和萧长月,不,我是说和您的正妃关系很好么?”

    傅子墨似乎对她的小腿百玩不厌,还约摸约上瘾了,随口道:“那倒不见得,你得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人与人之间哪有那么多的感情关系?无非是利益牵扯罢了,哪怕是再好的朋友或者亲人,一旦有利益上的冲突,也会变成敌人。”

    这么现实的话,从傅子墨的口中说出来倒是正常的,只是,为何秦落烟现在倒是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呢?难道是经历得多了,对人性也更加失望了?不!她想起了师傅,想起了大师兄和二师兄,还有翼生,想到他们,她又觉得还是有重感情不重利益的人的。

    只不过是傅子墨没有遇到过而已,这样一想,她突然便觉得傅子墨有些可怜起来。身在高位,是不是从小身边就没有朋友,是不是无时无刻都在计划筹谋,这样一直生活在尔虞我诈的算计之中,他是不是也疲倦劳累?

    所以,他对谁也不信?也许,在他的眼中,人都是他所认知的那样才是正常的。

    “你在可怜本王?”敏锐的傅子墨迅速捕捉到了她的带着同情的目光?

    “王爷又什么地方值得我同情的?”秦落烟不大反问,将这个难题抛给了他。

    傅子墨皱了皱眉头,语气里有了一丝不悦,“好了,你的脚也擦干净了,你的鞋在哪里?”

    秦落烟抬起手指了指远处荷塘边的一个石砌的栏杆,一双绣花鞋就摆放在栏杆上。

    傅子墨将她的脚放在观赏石上,然后起身去拿了鞋子又走了回来,秦落烟正要伸手去接,却见他握住她的脚就塞了进去。

    “呃……”秦落烟有些受宠若惊,直愣愣的看着他。

    “怎么,本王纡尊降贵给你穿鞋你还不乐意了?你不是说什么男女平等吗?看在你一个偏远山村来的无知妇人,本王是在将就你们的习俗而已。”傅子墨挑了挑眉,没有看见她感动得泣不成声,似乎有些不满意。

    秦落烟吞了吞口水,悻悻的笑了笑,“不是,我当然非常高兴的,我只是想提醒王爷,穿鞋之前,应该先穿袜子……”

    傅子墨一怔,随即脸色一黑转身走了,走的时候没有回头,只是冷冷的留下一句,“本王先去雍和宫等你,你穿好鞋袜赶紧回去。”

    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秦落烟嘴角一扯,佯装没有看见他脸上曾一闪而逝的尴尬。这堂堂武宣王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她忍不住噗嗤一笑笑出了声。

    不过是穿个鞋袜的功夫还能耽搁多少时间,他竟然就这么落荒而逃了,秦落烟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认命的穿好鞋袜追了过去。

    傅子墨原本就没有走太远,刚才急着走,不过是因为尴尬而仓促离开而已,这会儿尴尬缓解,他便放慢了脚步,当秦落烟追上来的时候,他只是瞪了她一眼,但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牵着她往前走去。

    太阳已经快要移动到正空,只可惜已到了冬日,哪怕是正午的时候,也还让人感觉到无法忽视的寒冷。

    傅子墨拉着秦落烟的手一路进了雍和宫,所到之处宫女太监跪倒一片,众人见他脸色不好看,竟是没有敢上前拦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