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借题发挥
    正厅里摆放着一个半人高的铜炉,炉内堆满了木炭,让整个正厅里都暖气洋洋的,也只有皇宫大内这种地方,才能在刚刚入冬的时候就开始取暖,而丝毫不考虑炭火的成本。

    秦落烟跟在傅子墨的身后走进大厅,立刻背暖洋洋的感觉所包围,白皙的小脸也因为温暖而多了一抹红晕。

    坐在主位上的是皇后魏轻风,她正喝着一杯热茶,看见傅子墨走了进来,笑道:“哟,什么风把武宣王给吹来了?”

    傅子墨见了皇帝尚且不需要行礼,更何况是皇后。不过,他可以不行礼,却不代表秦落烟也可以。所以她还是很乖巧的向皇后行了礼。

    当着傅子墨的面,皇后倒是显得温婉热情,虚抬了抬手,“快起来吧,以后都是一家人了,用不着这么多的礼数。”

    秦落烟起了身便退到了傅子墨的身后,只见傅子墨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还当真如皇后所说的一般,没有这么多的礼数。

    “孙麽麽,赶紧给武宣王上茶。”对于傅子墨的无礼,皇后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又对他道:“来,武宣王尝尝新送来的碧螺春,本宫喝着倒是觉得甚为清香。”

    “哦?那本王倒是要试试了。”孙麽麽已经倒了热茶盛放在了他的右手边,傅子墨这么说着,却端起茶杯,不过他只喝了一口,便眉头一皱,猛地端起那茶就往孙麽麽的脸面上泼了过去。

    这茶是刚沏好的,水还很烫,洒在孙麽麽的脸上让她立刻捂着脸尖叫了起来,她疼得不断哀嚎跪倒在地,从指缝间可以看见她脸上的皮肤已经开始红肿。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包括秦落烟,她就站在傅子墨的身后,自然将孙麽麽的情况看得更是清楚,这一碗热茶泼过去,这孙麽麽一张脸算是彻底毁了。

    不知为何,虽然孙麽麽先前打了她一巴掌,可是如今看着她就这么在自己面前被毁了容而且还是以这种残忍的方式,她竟是有些于心不忍。虽然她知道,傅子墨不过是在为她出气,可是,心底却还是有些诡异的不舒服。

    久居高位的人,是不是把低下人的人生疾苦都不当回事?

    孙麽麽自以为她的身份比秦落烟高,所以就肆无忌惮的压榨秦落烟,哪怕是随手甩秦落烟一巴掌她都觉得理所当然。

    而傅子墨也是,在他看来,孙麽麽不过是一个刁奴而已,这样的刁奴,他作为王爷惩治了便惩治了,谁也不敢说他半个不是。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阶级社会,这就是传说中的残忍的食物链,谁站在高位,谁就能随意决定下位人的生死?

    这个感觉,秦落烟并不喜欢,所以她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欣喜,反倒是一双修眉紧紧的拧着。

    皇后回过神来,手掌狠狠地摁在椅子把手上,声音里是压抑着的愤怒,“王爷,您这是做什么?”

    傅子墨轻哼一声,将手中的茶杯砸在了孙麽麽的面前,“大胆奴才,端来这么烫的茶水,是想要本王的性命么?”

    将一杯茶水,上升到谋害王爷的高度,只要这一个罪名,孙麽麽就算死也不为过。

    皇后娘娘气得表情有些扭曲,倒是孙麽麽一听,连脸上的伤都顾不上,趴在地上就开始磕头,“王爷恕罪啊,王爷恕罪!老奴伺候不周是老奴的错,还请王爷大人大量饶了老奴这一回。”

    傅子墨只是冷冷的瞪了她一眼,而是转过头冲身后的秦落烟招了招手,秦落烟不明所以,只得凑了过去。

    却见他蓦然抬起手,手掌轻轻地抚摸在她的脸颊上,“本王的东西也有人敢碰,真是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你说,这样的刁奴本网应不应该放过?”

    孙麽麽和皇后看见傅子墨的动作尽皆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傅子墨的借题发挥,不过是因为孙麽麽打了秦落烟一巴掌而已,他的意思很明白,秦落烟是他的东西,动了他的东西,就得付出代价。

    那一刻,皇后突然有些后悔起来,她怎么把傅子墨睚眦必报的性格给忘了,早如此,就不应该为了点儿利益答应萧长月收拾这秦落烟,无端的还把武宣王给得罪了。

    想到这里,皇后脸色一沉,猛地一拍桌子,对跪在地上的孙麽麽喝道:“大胆奴才,冲撞了王爷还不以死谢罪?”

    以死谢罪!

    这是要让孙麽麽用死来换取傅子墨的消气了,皇后这一句话,就将孙麽麽判了死刑。孙麽麽也是跟在皇后身边的老人了,虽不是最得皇后信任的,可也是一件好用的工具,孙麽麽在其他小宫女中的地位也还是很高的,不过是因为这点儿事,就被皇后牺牲了。

    秦落烟再一次对傅子墨看人的眼光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皇后的人品果然是不怎么样。

    “皇后娘娘饶命啊,饶命啊,老奴伺候了娘娘十来年了,娘娘您饶了老奴吧。”孙麽麽开始哭诉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没有了先前欺负秦落烟时的骄傲模样。

    人,就是这样,得势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个东西,失势的时候以为自己不是个东西。

    “来人!将这刁奴躲下去,杖毙!”皇后哪里肯听孙麽麽求饶,直接下了命令。

    倒是秦落烟,看见一把年纪的孙麽麽落得这样一个下场,竟是有些于心不忍,她叹了一口长气,站在傅子墨的身后,偷偷的扯了扯他的袖子。

    傅子墨眉头一皱,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可她却终究没有退缩,而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一瞬,傅子墨的眼中是疑惑的,不过他还是转头对皇后说道:“罢了,哭哭啼啼的听得本王耳朵都烦了。算了,本王也就不计较她这次的冒失了,本王今日想避煞,皇后就算帮本王一个忙,饶了这一条性命。”

    皇后一听,自然是乐意的,虽然这样打杀了孙麽麽没人敢有意见,可到底还是会让她失去些人心,所以立刻就应承了下来,“既然王爷都开口了,本宫自然也没话说。得了,赶紧滚出去,还留在这儿碍王爷的眼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