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章 物以类聚
    会咬人的狗不会叫,人亦如此,当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无害的人动手害起人来的时候,才是最让人无法防备。

    秦落烟走上前,冲魏贵妃恭敬的行了一礼,道:“魏贵妃当然是沉鱼落雁之姿的,民女不过是生了一张还能看的容貌而已,又怎么能和魏贵妃相提并论。其实,民女倒是觉得一个女人的容貌是不是最美好,反倒不是最重要的,容颜总有衰败的一天,而一个人的智慧和性情才是改变命运的关键。魏贵妃诞下小公主,圣上曾为此而大赦天下,就这份尊荣就已经不是单单是美丽的容貌就能做到的了,民女也是一样,无论美与丑,能得到武宣王的青睐对民女来说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她的一席话,既拍了魏贵妃的马屁,又没有太过于贬低自己而显得矫情。

    果然,她的话声刚落,就见魏贵妃轻轻地鼓起了掌来,“能入得了武宣王的眼的女子,果然是个秒人。是叫落烟是吧,看你年纪轻轻,却能有这样一番独到的见解,倒是比起许多世家牵进来还要睿智许多,不错,不错。”

    魏贵妃连道了两个不错,不但没有因为两人美色之争这件事而动怒,反倒是对秦落烟赞赏有加,倒是让旁边的皇后脸上一闪而逝的不满。

    这一瞬,秦落烟突然有些明白为何哪怕有皇后的打压,魏贵妃却仍然剩下一个公主来,皇后的坏,坏在表面,她一出手就让人有了防备,而魏贵妃不一样,她是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不声不响的就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这一双争斗的女人,高下立见。

    “罢了,罢了,你这一张巧嘴,倒是死的也被你说活了,你到旁边坐下吧,就坐李才人旁边吧,你好歹也是武宣王未过门的侧妃,坐在角落里算什么事儿。”皇后随手一指,秦落烟只得行了礼之后退了下去。

    皇后心中不满,便将怒气发泄在了还没来的秀女身上。“咦,怎么这次的秀女们还没来齐?一会儿皇上也该来了,难不成还要皇上等着她们吗?”

    一旁的老麽麽轻点了一下人数,转身回禀,“回皇后娘娘的话,秀女大部分已经来齐了,只有秦欣儿等几人还没过来,奴才这就命人去催。”

    “真是没规矩!以为皇上多看了她几眼,就了不得了,这还没受过皇上的宠幸呢,就这般娇气起来,以后要真成了皇上的妃子,那还不上天了。”

    对于皇后如此说话,周围的几个妃子似乎已经习惯,也许,在她们来说,生在那种家室的皇后,原本就该比其他人多一分说话的底气的。

    正说着,就见梅林里走出几个人来,为首的就是秦欣儿和周琴,她们走到宴会场地,先来到皇后娘娘身前见礼。

    “以后来早一些,没看见这么多人都等着吗?你们也是世家子弟,别像一般女子一般不懂规矩。好了,下去吧。”皇后娘娘一脸严肃的训斥了几人几句。

    秦欣儿等人低眉顺眼,大气都没敢喘一下,只得悻悻的在最后的几张小方桌坐了下来。这几张桌子都是别人挑剩下的,距离主位最远,哪怕皇上来了,也最难引起皇上的注意。

    几人坐下之后,秦欣儿才抬起头来,一脸的愤愤不平,“什么意思嘛,明明说的午时开宴的,这还有大半个时辰呢,我们哪里就算迟的了?”

    周琴也接话道:“这其他人也是,平素看起来不着痕迹,一到了这种时候就开始搞小动作,你看岳娟她们几个,昨个儿还说自己喜欢睡懒觉,不睡到日上三竿起不来,现在你看,一个个打扮得跟窑子里的姑娘一样,肯定是一大早就起来了。还故意到的这般早,不就是为了显得我们几个来得迟了吗?”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秦欣儿和周琴哪怕在这种时候都还只在对方身上找原因,这也是她们能成为朋友的原因。

    有人曾说,看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只需要看她周围的朋友是什么样子就行了,现在看来,这倒是有几分道理的。

    秦落烟的位子距离她们几人的位子并不算远,能面前听见几人的话,她只皱了皱眉,这秦欣儿倒是还和当初在将军府一般的性子。

    只可惜,这样的性子却被送入了皇宫这种地方,看来她那表面上的后妈,秦将军的夫人这次要失望了呢。

    距离正式开席还有些时间,秦落烟站起身准备去一趟恭房,向宫女问了方向之后便往那个方向去了。

    秦欣儿正在喝茶,余光看见她消失在梅林的身影,脸上又变了变。

    “欣儿,你怎么了?”周琴关心的问。

    秦欣儿摇了摇头,可是却有些惊慌的站起身,急匆匆的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我没事,就是想去方便一下,我去去就来。”

    “哦,那你的动作可要快些,皇上没准儿一会儿就该来了。”周琴嘱咐着。

    只是此刻的秦欣儿哪里有心情听她说这些,秦欣儿的脑海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刚才看见的秦落烟的脸,她绝对没有看错,这次隔得这么近,她看得很清楚,那分明就是秦落烟的脸!

    秦落烟原本就不是真的要出恭,不过是为了躲开那些是是非非而已,所以离开了宴会场地,选了一棵梅树下就随意的坐了下来。

    今日难得有暖阳,她坐在树下,阳光落在脸上,偶尔有几片梅花的花瓣随风而下,她伸出手,那花瓣就落在了她的手心里,小小的,红红的,明明只是一片花瓣而已,落在手心里却给人一种凋零的哀伤美感。

    秦欣儿追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看见秦落烟脸上带着惬意的笑,这样的笑容在阳光下太过明媚,直接将她记忆深处的画面唤了出来。

    曾经,就因为秦落烟生了这样一副勾人的模样,但凡是两人同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