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女人的嫉妒
    秦落烟真的生得很美,模样好,身材更是火辣,有一个这样的尤物在身边,男人们哪里还能看得到她秦欣儿?

    她记得,在她成年之后,但凡是来将军府提亲的,都是向秦落烟提亲的,她明明比秦落烟还虚长几个月,可是那些提亲的人竟然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真是可笑!最让她不满的就是,那些来提亲的人里,有很多都是她娘亲曾进给她提过的好人家。

    她秦欣儿都没能嫁入好人家,她秦落烟凭什么可以?所以,那些来提亲的,一个都没有成功过的,她娘亲可是她的亲娘,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嫁得比那个卑贱的奴婢生的孩子要好?

    女人的嫉妒,是与生俱来的,只是有些人可以将嫉妒转换为动力,而有些人将这种嫉妒转换成了仇恨而已。

    要说秦欣儿这辈子最恨的人是谁的话,那就是秦落烟这个从小就压了她一头的秦落烟!所以如今看见她竟然还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秦欣儿就失去了理智。

    在秦欣儿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仇恨和要秦落烟彻底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的欲望。

    秦欣儿不知不觉的捡起了地上的石头,连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这种欲望控制着来到了秦落烟的身后。

    秦落烟只感觉阳光突然一暗,再抬头的时候就看见秦欣儿拿着十块向她砸了过来,她心中大惊,反应却并不迟缓,立刻就往一旁滚去,堪堪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击,不过虽然躲开了脑袋这种重点部位,但是她的肩膀还是结结实实的被那石头砸得生疼,不过一瞬间,她就感觉自己左边的胳膊似乎不能动了。

    她来不及多想,站起身就往前跑。

    看着她狼狈奔跑的时候,秦欣儿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她震惊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石头,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干的,以前她哪怕再恨秦落烟,可是也从未自己亲自动过手,她的娘亲把她保护得很好,从来没有让这些腌臜事出现在她的手上。

    “我、我……”回过神来的秦欣儿有些害怕,这里是皇宫,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别说杀人了,就是伤了人,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就被人揭过,她才刚刚入宫,不过刚得了皇上的侧目而已,她的前途还不可限量,她不能让这些事发生在她的身上毁了她的前途。

    越是这么想,秦欣儿就越是惊恐了起来,再看秦落烟已经跑了很远,她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我娘说过,既然做了,就要做得不留痕迹!秦落烟,今天算你运气不好!”

    秦欣儿抓紧石头的手青筋暴露,迈开腿就往秦落烟追了过去,她要追上秦落烟,然后杀了她!

    梅林很大,深处梅林中如果对路径不是很熟悉的话很容易迷路。

    秦落烟跑了很久,却依旧是在梅林之中,想要跑回先前宴会的地方,却又寻不着方向,她刚生产完,身体还没有恢复,如今胳膊又受了伤,所以不一会儿就显得有些气喘吁吁,她回头,又看见秦欣儿举着石头追了过来。

    她从秦欣儿的眼中,看见了浓郁了杀意,她几乎毫不怀疑,秦欣儿此刻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而她,不能死!想起小御景,她更有了生存的意念,她怎么能让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就死去了母亲?

    如果跑不掉的话,那就只有硬拼了,秦落烟咬紧牙关,看了看周围,见有一根粗壮的梅树枝干被砍断堆放在地上,应该是宫人们修剪梅树的时候留下的,她想也不想,立刻就将那梅树干捡了起来牢牢地握在手中。

    “秦落烟!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秦欣儿咬牙切齿的低吼,面容有些扭曲,“你这种人,怎么还能活着!狐狸精!”

    “我当然要活着,而且要比你们都活得好,否则,怎么对得起你和你娘对我的关照?”秦落烟举着树干,警惕的盯着秦欣儿。

    “你这种狐狸精,到处勾搭男人,就该去死!去死!去死!”秦欣儿一边低吼,一边往秦落烟冲了过来。

    秦落烟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在秦欣儿冲过来的时候一个侧身躲过她的袭击,再反身就举着树干往秦欣儿的头上砸了过去,她用了十分力气,她身处被动的情形,只有一击即中才有机会活下去。

    秦欣儿哪里想到以前那个任由她欺负的秦落烟,如今竟然变得这么果断起来,所以当她的头被打破,鲜血流进眼睛里的时候,她都还有些不敢相信。

    “啊!杀人啦!”

    当秦落烟将秦欣儿打倒在地的时候,几个人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赫然是周琴几人,周琴见秦欣儿去方便久久没有回来,又担心一会儿皇上来了秦欣儿不在她们几个会受连累,所以就赶来寻找,听见这个方向有声音就跑过来看,没想到竟然看见秦欣儿头破血流被打倒的一幕。

    几个女人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立刻就大吼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立刻吸引了附近的人。

    率先赶过来的是一列侍卫, 不等他们询问,周琴立刻指着秦落烟大吼道:“快将这个杀人的宫女抓起来,我们几个是刚入宫的秀女,倒下的那个可是皇上刚看上的人!”

    为了能让侍卫站在自己人这边,周琴也是顾不得什么低调含蓄了,宫里但凡有名分的妃子周琴都是见过的,新一批的秀女她也全都认识,在她的眼中,能在宫里出现的,既不是妃子也不是秀女,那就只剩下宫女了,而且,秦落烟穿得很素净,实在不像是皇帝的女人。

    侍卫们一听,那小队长立刻就将秦落烟的双手控制了起来,秦落烟的胳膊受了伤,被那侍卫粗鲁的一扭,更是疼得冷汗直冒连话也说不出来。

    周琴将秦欣儿扶了起来,看她满脸是血,眼中先是担忧,后来又有一闪而逝的幸灾乐祸,不过她掩藏得很好,慌乱中的秦欣儿又没空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