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处置
    “啊,血,血,这么多血!”秦欣儿抬手摸到自己脸上的血,立刻惊呼了起来,此刻她才开始后怕,使劲的抓住周琴的胳膊,问道:“周琴!周琴!你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毁容了?怎么这么多血?太医呢,太医怎么还不来?”

    秦欣儿已经吓得慌了神,在皇宫里,一个女人的容貌是最基本的东西,如果她连容貌都没有了,这一辈子就完全没有未来了。

    她看着双手满是鲜血,眼中的仇恨越发浓郁,转身就向秦落烟冲了过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贱人!你敢毁了我,我要你偿命!”

    秦落烟被侍卫们控制住了双手,眼睁睁看着秦欣儿冲过来,她根本连躲的地方都没有,几名侍卫也不认得秦落烟,但是那几位秀女说是宫女,便应该只是宫女而已,在秀女和宫女之间,侍卫们当然会选择站在秀女这边。

    毕竟,秀女是主子,宫女只是奴才而已。

    秦欣儿冲过去直接一巴掌就甩在了秦落烟的脸上,她手上沾染的鲜血立刻就抹在了秦落烟的脸上,让秦落烟原本姣好的容貌立刻变得血腥狰狞。

    只是,一巴掌哪里能解了秦欣儿的怒火,她见侍卫们将秦落烟摁住了,立刻就拔下头上的簪子,握着簪子就要去划秦落烟的脸。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可不敢杀人,倒不是因为一个宫女杀不得,只是进宫之前,她娘千丁玲万嘱咐的告诫过她,当着别人的面,一个女人万万不可能表现出太恶毒,否则男人们是不会喜欢的。

    她不在这里杀了秦落烟,她要先毁了秦落烟的脸!

    侍卫小队长见她如此疯狂的姿态,也是有些为难,虽说只是一个宫女,可是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这种事情是要统领过来处理的,在统领来之前,他一个小小的小队长也不敢随意的处置犯人。

    小队长还在犹豫到底应不应该出手阻止,却见远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所有人都认识的,这南越国的国主傅子恒!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傅子恒带着皇后一行人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跪倒在地。

    就连想要划伤秦落烟的秦欣儿,都在周琴拉着下跪了下来。只是,她一跪倒,立刻就往傅子恒的面前爬了过去。

    “皇上,皇上您可要为我做主啊!那个宫女、那个宫女想要杀了我!”秦欣儿爬到傅子恒的面前开始哭诉,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种怎样的狼狈状态。

    倒是一旁的人看得清楚,秦欣儿满头满脸的鲜血,偏偏还要挤出楚楚可怜的姿态来到傅子恒的面前哭诉,是不知道她那模样比鬼魅还要吓人吗?

    果然,傅子墨看见她这副模样,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傅子墨的这句话宛若在秦欣儿心中炸开了一道惊雷,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等旁边的问替她介绍,主动就嚎了起来,“皇上,我,我是新进宫的秀女秦欣儿啊,前几日在御花园里见到过皇上您,您当时还夸奖我的一双眼睛很是灵动呢,您不记得了吗?”

    说话的时候,秦欣儿还拼命的眨巴着自己的眼睛,似乎想以此让傅子恒想起来,可是浑然不知她这番动作更像一个滑稽的跳梁小丑,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大多数人都只是心中暗笑,只有极少数的人实在忍不住噗嗤噗嗤就笑了出来。

    傅子恒也是很恼火,眉头拧得更紧了,这宫女的女人这么多,这次进宫的秀女也不再少数,他作为一国之君,也是有一国之君的气度的,在别人没有犯错的时候,他还会给人难堪吗?头一次见了的人,少不得也会夸奖几句,不过看着眼前满脸血污又惺惺作态的女人,他是真的记不起来了。

    周围的嘲笑声让还处在自我优越感中的秦欣儿猛然回过神来,她诧异的看着周围的人,竟是没有看见一个真心在乎她是否受伤的人。

    那一刻,秦欣儿突然觉得恐惧。

    “好端端的梅花宴,弄得如此乌烟瘴气,真是扫兴。”傅子恒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在盛开的红色梅树下显得非常的显眼,他抬头看了一眼被侍卫控制住的女人,也是满脸的血污,看不清原来的模样,他眉头一皱,“行了,都别站着了,一个宫女也敢在这里行凶,是哪个宫里的人?宫女处死,那宫里的主子也扣减一个月的月例。”

    皇上,金口玉言,他一开口,侍卫们立刻就要执行,正准备拖着秦落烟下去处置,就听一个清雅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站在傅子墨身边的魏贵妃眼中有诧异一闪而逝,赶紧唤住了要动手的侍卫,“皇上,我看那宫女倒是有些眼熟呢,模样虽然看不清,不过她穿得衣裳我倒是记得的,好像是……好像是……”

    “好像是什么?”傅子恒回头看她。

    只见魏贵妃脸上的表情很怪异,她吞了吞口水,道:“好像是秦落烟姑娘呢!先前她和我说过话,我就特意注意过这个有趣的女子,现在仔细看,那眉眼不就是秦姑娘吗?”

    经魏贵妃这么一提起,众人都是一阵大惊,仔细看去,果然发现那被控制住的宫女竟然和秦落烟七八分相似。

    如果真的是秦落烟的话,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皇后心中猛地一跳,连眼皮也禁不住抖动了起来,也等不及叫宫人去核实,自己掏出了一方锦帕就走了过去。

    皇后用锦帕擦拭着秦落烟脸上的血污,越擦心中越是忐忑,这秦落烟不过是泡了一下凉水,那霸道的武宣王就讹了她那么贵重的万年首乌,这要是再出点儿纰漏,她拿什么赔给他?

    “你、你……”皇后将秦落烟脸上的血污擦干净,果然看见了秦落烟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哎呀,秦姑娘,你怎么不吭一声啊!”这是故意要让他们难堪吗?

    秦落烟心中憋屈,她胳膊受了伤,又被侍卫动作粗鲁的扭住了胳膊,已经疼得她咬牙强忍了,哪里还有力气来给他们这些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