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接骨
    倒是一旁的魏贵妃很凌厉,一听这话赶紧也上前来查看秦落烟的伤势,“哎呀,还不赶紧叫太医啊,没看见秦姑娘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吗?”

    经魏贵妃一提醒,众人果然看见秦落烟此刻因为痛苦而满头大汗的情况,那控制着秦落烟的两名侍卫许是被贵人们如此紧张的这一幕给吓到了,竟然迟迟忘记了松开手,直到小队长走过去一巴掌甩在那侍卫的脸上,吼道:“赶紧松开!不要命了?”

    两名侍卫一听,立刻松开了手,两个人都吓得脸色惨白,连当今皇上、皇后、贵妃都紧张的人,被他们这么粗鲁的对待了,他们的小命还能保得住吗?

    傅子恒也是狠狠的吃了一惊,随即又烦闷的皱起了眉头,冲那一队侍卫低喝道:“连主子和奴才都分不清,朕的皇宫里何时养了你们这些废物!”

    侍卫们一听,立刻跪倒一片,作为小首领的小队长硬着头皮开口,“请皇上恕罪!是那名秀女说她是宫女,属下一时不查才犯下如此大错!这都怪我识人不清,还请皇上惩治我一个人就好,他们几个只是听命行事,还请皇上格外开恩!”

    这侍卫的小队长倒是个有情有义的,只可惜错误已经造成,却不是一句解释就能有用的!

    “拖下去,每人重打二十大板后逐出宫外!”傅子恒到底还是饶了几人的性命,不过他转头看向秦欣儿,一双眼睛里满是阴霾,“终于你……”

    秦欣儿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见此事发生了扭转性的变化,她还有些不敢相信,秦落烟竟然不是宫女?她不是宫女,也不是皇上的妃子,那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上到皇上,吓到贵妃都很在意她?

    “皇上,我……我是您的秀女啊,您不能为了那个狐狸精……”

    “还敢胡言乱语!”傅子恒打断了秦欣儿的话,怒火更盛,直接瞪了皇后一眼,“你看看你搭理的什么后宫?怎么能这种人出现在后宫里?朕看你这一国之母真是徒有虚名!”

    皇后娘娘被傅子恒一阵怒骂,心中也是憋屈,这秀女明明是他自己挑的,她虽然贵为皇后,可总不能把他挑的人给轰出宫去吧?不过这秦氏也真是,竟然如此没有眼力又不懂规矩。皇后的心中却是将秦欣儿恨死了过去。

    “李麽麽,赶紧的找两个人将这不懂事的东西拖下去,至于怎么处罚她,等武宣王执自行决定吧,左右伤的也是武宣王未来的侧妃。”皇后叹了一口气吩咐了下去。

    当秦欣儿听到武宣王的时候,眼睛瞬间瞪大,她颤抖又嫉妒的看向秦落烟,怎么可能,这个狐狸精不但没死,还搭上了武宣王?

    武宣王是谁啊,是南越国女人们心中最钟意的男人,据说他的容貌就是冠绝天下,更不用说他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的权利,因为皇上迟迟没有子嗣,很多人都猜测,如果皇上驾崩的话,就会由武宣王继承皇位。

    不是说武宣王总来对玩过的女人不认账吗?不是说至今为止,出了皇上赐婚的王妃,他没有让其他的女人进驻过武宣王府吗?现在为什么要娶侧妃,而且还是娶这个狐狸精?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秦欣儿不断摇头,怎么也不想相信这个现实。

    皇后越发看她不顺眼,冷冷的道:“也不知道当初送进宫里的时候是怎么核查的,这样的疯妇竟然也混进了宫来。”

    秦欣儿被两名老麽麽拖了下去,太医提着药箱也匆匆赶到,来的人竟然还是秦落烟认识的熟人,陈太医。

    陈太医看见受伤的人是秦落烟,一下也吃惊不小,手上的动作也更麻利了些,陈太医立刻替秦落烟查看伤处,突然皱起了眉头,“这骨头错位了,接起来的时候会很疼,秦姑娘可能忍得住?”

    秦落烟咬着下唇,顶着满头大汗点了点头。

    陈太医是知道秦落烟的,知道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所以她同意之后,陈太医就握住她的肩膀,他猛地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似乎关节复位了。

    那一瞬间,一种剧烈的疼痛让秦落烟险些晕了过去,不过她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只是冷汗更是出了许多,不过一瞬间就将衣服险些湿透了。

    她不知道,正是她这强忍疼痛的坚强,倒是让一直站在不远处的傅子恒眸子里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如果换了一个男人,强忍这样的疼痛倒是没有什么,可是一个女人而已,竟然忍得全身冷汗直流,却一声未吭,就这样的毅力就不输给任何一个男人。

    众妃子和宫女们看见这一幕,也是没有不动容的,一个坚强的女人总是能让人多出几分钦佩的。魏贵妃也暗中点点头,看秦落烟的目光又有了变化。

    “好了,去找顶轿子来,小心的将秦姑娘送回……”皇后的话还没说完,突然看见了远处急匆匆走来的傅子墨,嘴角一抽不自觉的就忘记了要说的话。

    傅子墨走到梅林中,就看见虚弱倒在地上的秦落烟,她脸色苍白,浑身像是浸过水一般湿透,这里是梅林,他当然一眼就能知道那是她出的冷汗。而要经历怎样的痛苦,才能让一个人用冷汗将衣服湿透?

    傅子恒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傅子墨如此黑沉的脸色,哪怕他贵为皇帝,可是在这一瞬间,他嘴角动了动,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过,傅子墨似乎也没有要他开口的意思。

    只见傅子墨穿透人群,径直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当那衣服上的汗渍落在他手心里的时候,他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杀气让所有人都觉得胆寒。

    他抱着秦落烟往外走,什么话也没说,所到之处,所有人颤抖的往后退,唯恐退慢了一步,就生生被他散发出来的杀气所湮灭。

    “子墨……”傅子恒喉头滚动,只吐出这两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