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做小厮的武宣王
    傅子墨脚步一顿,微微回头,冷哼一声,道:“怎么,说通本王让她来宫里学规矩,就是学怎么受苦受罪吗?还是你们本就想把她折腾死了,然后再让本王娶你们要本王娶的女人?要不,你们直接说要本王娶谁?不就是几个女人吗?武宣王还养得起,只要她们愿意向萧长月一眼守活寡的话!”

    说完这一席话,傅子墨抱着秦落烟就往梅林外走,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普天之下,恐怕只有武宣王敢在皇帝傅子恒的面前摆脸色了。而这个画面看上去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等到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武宣王已经抱着秦落烟离开了梅林。

    林子里,皇后娘娘有些微微的颤抖,因为她不只是感受到了傅子墨的杀气,还看见了皇上铁青的脸色,跟了皇上多年,她当然不会以为他脸色难看是因为武宣王给他摆脸色,不过是因为她没有照顾好秦落烟罢了。

    这么多年来,也许在外人看来,傅子恒是皇上,傅子墨是君臣,可是不知为何,她跟了傅子恒多年,却发现这两个原本应该暗自争斗的人,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比寻常人家的兄弟感情还要深。

    傅子墨是真的动怒了,而傅子恒,因为傅子墨的动怒而动怒了。

    皇后不敢说话,这种时候率先站出来缓和气氛的却是魏贵妃,“皇上,看来武宣王这次是真的在意秦姑娘了,不过事已至此,武宣王想来也是一时之气,回头臣妾就带些礼物去武宣王府看看落烟妹妹,左右这人没事就好。”

    一番话,说得贴心又懂事,先前还是秦姑娘,这一刻就成了落烟妹妹了。这个细节上的变化,后宫里的女人们都能听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只是男人的思维到底不如女人们的细腻,魏贵妃的话总算让傅子恒的心稍微宽慰了一些,他点了点头,“还是你有心了。”

    “这本就是臣妾该做的事,那落烟妹妹的性子臣妾也喜欢得紧呢。哪怕不是因为武宣王的关系,臣妾也想和这个妹妹好好接触一番的。毕竟,臣妾原本朋友就不多,能合得来的人也没几个呢。”

    魏贵妃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当别人在注意武宣王府子墨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却从来都只有当今圣上傅子恒,所以别人没有看见,她却是将傅子恒先前眼中对秦落烟的一抹赞赏看在了眼里。

    能在宫中混得风生水起,还能屡屡得到圣上的圣心,靠得不就是察言观色投其所好吗?

    只是,这一幕却再次让皇后恨得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

    夜色撩人,繁星铺满天空,点点星光跳跃,映入人的眼中,却只剩下一片清冷的错觉。

    苦命的陈太医搭了一张小板凳在厨房门口,坐在小板凳上,陈太医一边叹气,一边仰头望夜色里的星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是苦闷的表情,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唉!”

    “陈太医,你这悲情的样子要是被其他的丫鬟看了去,可会笑话你半天的。”牧河也站在厨房门口,忍不住打趣道。

    陈太医回过头,一脸幽怨,“想我堂堂太医院首府,怎么每次秦姑娘一生病受伤,我就得来武宣王府当煎药的小药童?这不是大材小用吗?凭什么,你说这是凭什么!”

    牧河嘴角一抽,悻悻的笑着,“您开的方子,由您来熬药,不是能最大的保护好药性吗?这种事换了别的不懂事的小药童,没准儿您开的方子就剩下一半的药效了。”

    马匹要拍在最高的地方,牧河这一番话,终于是让陈太医的心中好过了一些,“话虽如此,可是老夫这种身份来熬药,实在是有些……”

    “陈太医,这您有什么好抱怨的?您没看我们王爷,堂堂武宣王还在秦姑娘房中亲自伺候着她喝粥呢,做的可是小厮丫鬟的活儿,再看您,做的是药童的活儿,可是药童的地位可比丫鬟小厮要高吧?我们家王爷还没抱怨呢,您抱怨什么,对不对?”

    听牧河这么一说,陈太医猛地一拍脑门儿,笑道:“对啊!这样说起来,还是老夫受人尊重些。你小子行啊,脑袋听灵光的哈。”

    牧河悻悻的笑着,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

    陈太医一脸的喜庆,似乎觉得自己也算满足了,不过笑着笑着,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主院的厢房里,端着粥碗的傅子墨难得的打了个喷嚏,不过还好他打喷嚏的时候别开了脸,没有殃及手中的清粥。

    “王爷也会打喷嚏?”秦落烟眼睛贼亮贼亮有些闪闪动人的感觉。

    傅子墨被她盯得一阵莫名其妙,皱眉道:“本王为何就不能打喷嚏?”

    秦落烟一边笑,一边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王爷不像是人间的凡人一般,嗯,怎么说呢,用我们那里的话来说 ,就是男神中的男神,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才对,猛地出现这么接地气的一幕,有点儿不习惯。”

    她的笑容纯净,真切,看得傅子墨的眼神有过一瞬间的涣散,他吞了吞口水,道:“眼前的你,给本王的感觉也有些不习惯。”

    “嗯?”秦落烟眨巴着眼经看他。

    傅子墨站起身,将粥碗放在了一旁,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缓缓地道:“一直以来,你给本王的感觉都是倔强又狡猾的,明明是十几岁的年纪,偏偏眼神有时候成熟得让人害怕,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养成了你这个性子?”

    秦落烟轻轻地笑出了声,“王爷,我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见惯了人生百态,当然和一般十几岁的小女孩儿不一样啊。”

    两世为人的她,骨子里可是个大龄恨嫁女青年,怎么可能像个十几岁的少女般纯真?

    “哦?青楼出身?”傅子墨不置可否的笑了,目光锁住了她的眼睛,“到了现在,你还在唬本王?你确定,真的不和本王说实话?本王只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选择说或者不说,不过你应该知道,本王从来不是一个任人玩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