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论持久力
    他知道了!

    那一瞬间,秦落烟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她几乎不用怀疑傅子墨肯定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当秦欣儿出现的时候,她就知道有些事情瞒不住了,不过,她还是没想到,傅子墨的动作竟然日此之快,不过半天的时间而已,竟然就查清了她的身份。

    “嗯?”傅子墨的笑容里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东西,看得秦落烟的心中直发麻。

    终于,到底是她败下阵来,她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对,我不是青楼出身,我是云城守将秦天城的四女儿秦落烟。我娘曾经是将军府的丫鬟,一次我爹喝醉了酒,就要了我娘的身子,然后就有了我。我姨娘抬了姨娘,可是一个没背景没家室的丫鬟而已,哪怕抬了姨娘,如果没有男人的宠爱,被正式打杀了是迟早的事,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娘就死了,然后在我到了出嫁的年纪的时候,主母将军夫人就将我许配给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说到这里,秦落烟自嘲的笑了笑,“王爷,您说我能让她们那么称心如意被人卖了还帮她们数钱吗?那时候,刚好打听到您路过云城,就住在云城最奢华的客栈里,所以我想,我的机会来了。”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竟敢主动爬上本王的床,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你做起来倒是得心应手。”傅子墨笑了,不过笑容里看不出他的喜怒。

    秦落烟将脸颊凑到他的掌心里轻轻地蹭着,像一只讨好的小猫咪一般,“不过是狗逼急了也会跳墙而已。那时候外界传言说的都是您的风流韵事,说您但凡是女人,都是来者不拒,而且事后还翻脸不认人。我那时候走投无路,所以只能赌一把了。不过幸好,我赌赢了。”

    她长长的缓了一口气,时隔一两年,再次回想起当初的一幕,还让人有些脸红心跳,从那时候开始,她和他的命运就奇迹般的连接在了一起。

    傅子墨的手顺着她的脸颊往下,并不温柔的动作抚过她的脖颈,再顺着领口伸了进去。

    炙热的感觉,让秦落烟脸上腾起一股子羞红,她没有想到她说完自己的身世之后,傅子墨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难不成男人的脑子里,装着的就真的是岛国动作片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本王真庆幸当初是本王出现在了云城里,如果换了一个权贵,只要那个人能让你摆脱困境,是不是你也会毫无顾忌的爬上他的床?”傅子墨的声音有些冷,手上的温度却烫得吓人。

    秦落烟沉默了,她想讨好他,说换了别人,她绝对不会去爬床,可是她到底还是沉默了,这样的说法,连她自己都不信,更何况狡诈如狐的傅子墨了。

    不过还好,男人和女人之间有些时候并不需要过多的话,不说,但是可以做。

    欲望的火焰点燃了秦落烟的身体,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傅子墨已经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

    当牧河端着刚煎好的药来到房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了房内传来的暧昧声音,牧河还是个为成亲的小伙子,这一听,立刻一退,要不是金木及时出现稳住了他的身形,陈太医那碗好不容易煎好的药就要洒光了。

    牧河正要说话,金木对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拉着牧河就往院子外走去。

    出了院子,牧河还有些脸红,忍不住用胳膊拐了拐金木,“金木统领,你作为王爷的贴身侍卫,这种墙角是不是经常听?你受得了吗?”

    金木被他这么一问,脸色也有些不正常,“受不了不也得受着?不过,在这方面我还真是佩服王爷,有时候这种墙角我能听一晚上。”

    “不是吧……”牧河有些不信,不过金木说得信誓旦旦的,又不像作假。

    金木一巴掌拍在牧河的后脑勺上,“信不信由你,好了,你赶紧去厨房把药温着,一会儿王爷和秦姑娘完事儿了我就来叫你。”

    牧河点了点头这才端着药离开了,金木见他走远,也准备转身回院子里值守,不过余光里看见了远处假山后那一抹娇小的声音,他嘴角泛起一股子冷笑,然后脚步不停的走近了院子,恶趣味的金木还故意忘记关门,能隐约从门内传出些许让人浮想联翩的叫声。

    假山后,云小樱一张脸已经成了惨白的神色,她虽然未经人事,可是那种暧昧的声音她还是知道的。她恨,恨得咬牙切齿,一只手摁在假山上,险些将假山的石头捏碎。

    为什么,为什么傅子墨会喜欢这种放荡的女人!那个女人,怎么好意思叫得这么大声!简直、简直……

    云小樱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她就站在假山后,听着院子里传出来的声音,这一站就是一个时辰,直到院子里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房间里的烛火也彻底熄灭之后,她才不甘心的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房间里的云小樱没有点蜡烛,而是麻木的走到了房间的角落里,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来,她抱着盒子坐在床上,脸上的神情不断变化,一会儿痴傻,一会儿恶毒,到最后只剩下彻底的扭曲。

    天亮的时候,云小樱取出了盒子里的东西,原来盒子里装着的是一个白玉瓶,她将白玉瓶里的一颗药丸倒了出来,然后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她让丫鬟准备了几样糕点,将糕点装进食盒里,她提着食盒就往傅子墨的院子走去。

    “云姑娘,王爷还未起身,您要不晚些时候再来吧。”金木将云小樱拦在了门外。

    云小樱却没有动怒,对于傅子墨身边的贴身侍卫,她向来是很客气的,“子墨还没起身,我就在院子里等着就好,金木统领,不会连等都不让我等吧,好歹我对子墨来说也不是一般人,您总不能将我当丫鬟打发了吧?”

    金木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秦落烟屋子里紧闭的门窗,想了想又道:“那您只能在院子里等,可千万别惊扰了王爷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