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他的温柔
    云小樱立刻就答应下来,只是她低埋着头,嘴角一抹嘲讽的笑没有让金木看见。

    金木将云小樱带到了院子里,似乎有些不放心,他就站在一旁等着,云小樱见他如此警惕的模样,心中更是冷笑,脸上却依旧是温柔纯真的表情,“金木统领,你该不会这么不相信我吧,我在你的眼中就是那种让你不放心的人?”

    哪怕心中是这么想,金木也绝不可能嘴上这么说出来,“小樱姑娘见外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还一直在这儿监视着我?”小樱眨巴着眼睛,说话也是俏皮的语气,偏偏说出的话却不如表现出的那般俏皮。

    金木被她说得有些尴尬,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之间竟是有些为难。

    正在这时,秦落烟房间的门打开了,秦落烟打了一个哈欠正要走出房间,募的看见院子里的云小樱,不自觉的皱了皱眉,随即又想将脚缩回去。

    原本是想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谁知云小樱却向她走了过来,“秦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昨夜没睡好么,你瞧瞧你眼圈 黑得。”

    这被折腾了大半夜,能睡好吗?秦落烟心中这么想,脸上却带着笑,见云小樱的目光越过她往身后方向看过去,她几乎本能的一步迈出了房间,然后反手关上了房门,隔绝了云小樱的视线。

    “哟,这防我防得这么紧呢。”云小樱嘲讽的笑了笑。

    秦落烟没有兴趣和她逞嘴上功夫,一边往厨房的房间走,一边道:“小樱姑娘这么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又不是来找你的,要你管?”云小樱这么说,可是脚步却跟上了秦落烟的,她凑到秦落烟的耳边轻声说:“秦姐姐,昨夜我在院子外听见你叫得那么惨,怎么,王爷在那方面对你不温柔吗?”

    秦落烟脚步一顿,没想到云小樱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她转头诧异的看着云小樱,挑眉道:“怎么,你羡慕?”

    傅子墨在这方面从来就没有温柔过,这对秦落烟来说也是一个难题,从最开始的排斥,到逐渐接受,一直到现在,她似乎已经有些习惯了太多粗鲁。

    甚至,最开始的时候和他没做一次,都会觉得痛苦万分,有来自身体的也有来自心灵的,可是现在,她的身体不仅有了感觉,连灵魂似乎也在他释放的那一瞬间有了愉悦的感觉。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受虐狂,可是在这件事上,她也觉得很困扰,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那她的生活,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

    云小樱浑然不知道看似面色平静的秦落烟因为她这一句话,心中而掀起的惊涛骇浪,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这句话正是戳中秦落烟痛处的关键点。

    “羡慕?”云小樱仰头就笑,只是那笑容里有些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扭曲,“我有什么好羡慕的,以前听我姐姐说,一个男人越是在乎一个女人,对这个女人就越是言听计从,也越是温柔。言听计从、温柔?这两样好像子墨都从来没有给过你,对吗?所以,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对于这种永远不可能和自己成为朋友的人,秦落烟连虚伪的伪装都懒得给她,直接甩了她一个冷脸往厨房走去,只冷冷的留下一句,“说得你好像经历过他的温柔过似的,也是,你连他残暴的对待都不曾有过,也是可怜。”

    吵架,秦落烟从来不会轻易服输。

    这一次 ,云小樱停了下来没有追着秦落烟继续往前走,只是她似乎也不服气,凉悠悠的说:“我是没有经历过,可是我却亲眼看见过子墨曾经对我姐姐的温柔。自从我姐离开后,那样温柔的子墨就不见了。对了,你想不想看看我姐姐长什么样子?虽然我承认你长得还有几分姿色,不过比起我姐来,你还要差太多。还有,一直忘了告诉你,你的眼睛和我姐姐真的很像。”

    秦落烟脚步未停,直直的走进了小厨房,然后看也不看云小樱的方向一眼,直接关上了小厨房的门,就好像刚才的一番话她完全没有听见一般。

    只是,在房门关上以后,秦落烟的手握着门把手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她想起了当初在天机阁的时候,傅子墨处心积虑甚至以身犯险混入天机阁,最后还动用了那么多的势力对天机阁阁主云消息进行围剿,目的似乎就是为了一张画,那时候虽然她没有看清画上到底是什么,可是不知为何,当云小樱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却觉得那幅画,也许,就和云小樱的姐姐有关。

    傅子墨曾对云小樱的姐姐很温柔吗?

    原本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可是为何却让她的心禁不住阵阵抽痛了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有些在意傅子墨的过去?

    秦落烟的胳膊上还有伤,不能做太重的活儿,可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她一转头就看见了傅子墨安静的睡在旁边,那一瞬,她的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就生出了一种为他准备早饭的冲动,所以她才小心翼翼的起了床,只是没想到一出门就碰见了秦落烟而已。

    她叹了一口气,突然没了做早饭的兴趣,又觉得胳膊越发的疼了起来,索性就找了一条小板凳在土灶边上坐了下来。

    思绪已经飘远,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陈太医走进厨房一脸诧异的蹲在了她的身旁。

    “丫头,你这是做什么?”陈太医看她魂不守舍,关心的问道。

    秦落烟勉强挤出笑容,摇摇头,“没事,就是有些饿了,打算来找点儿吃的。”

    陈太医一听,似乎有些不相信,“不会吧,老夫看王爷对你挺上心的,没道理还要你自己来找吃的啊。对了,刚才进来的时候,老夫见你房间的门开着,就看了一眼,那桌子上不正摆放着好几样早点吗?你要饿了,赶紧回房吃去,别在这里霸占着厨房,我该给你熬药了,你早些恢复,老夫也好早些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