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礼服
    秦落烟被陈太医半推半赶出了小厨房外,不得已只得无奈摇摇头往回走,不过刚走到院子里,远远的就看见自己的房间里,小圆桌上果然摆放着几样吃食,不过小圆桌旁已经坐了两个人,傅子墨背对她的方向,只能看见一个背影,而他的对面,正对着门口方向的是云小樱。

    云小樱脸上带着娇羞的笑容,正拿筷子挑了一块糕点送到了傅子墨的面前,秦落烟虽然看不见傅子墨的表情,不过当云小樱收回筷子的时候,筷子是空的,那就是说,他吃了。

    “傅子墨,你们这是在我的房间里呢,你们就这么等不及吗?”秦落烟嘴角勾起抹起凄楚的笑,这才过了多久,她怎么忘记了傅子墨是怎样一个无情的人了?

    果然,男人柔然的温柔是毒药,当你渐渐的喜欢上的毒药甜甜的味道,却突然发现,这种甜腻的感觉竟然可以不知不觉吞噬了你的灵魂。

    她没有往房间的方向继续走,而是转往另一边的房间走去。

    金木看见她,又看了看屋子里的情况,脸色很是难看,他叫住了秦落烟,“秦姑娘……”

    秦落烟回过头,扯出一抹牵强的笑,道:“我没事,只是有些想小御景了,所以去看看青竹照顾得好不好。”

    这两日小御景都是由青竹在照顾,这院子里的人都是傅子墨信得过的,许是不安定的因素因为那次事件已经被除去,所以傅子墨这几日也没有恋子成狂整天的抱着小御景不撒手。不过,也没让小御景出过这主院就是了。

    奶娘抱着小御景坐在床边上,正在喂奶,青竹站在旁边伺候着,见秦落烟进来了,赶紧行了一礼,那奶娘也要站起身行礼,秦落烟赶紧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客气,给小御景喂奶要紧。

    “这两日他可安分?”秦落烟坐在奶娘的身边,伸出手指去戳了戳小御景的脸颊,白嫩的皮肤在手指松开之后立刻就恢复了过来,这种嫩乎乎的弹性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她忍不住一笑,却又想起这动作是傅子墨喜欢的动作,笑容又忍不住一僵。

    幸好,青竹回答她问题的话打破了她尴尬的回忆,“前几日小主子只吃夫人的奶,都不肯吃奶娘的奶,这不你去了宫里,没办法,他饿了两顿也就肯吃了,这几日吃得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事了。”

    “那就好。”秦落烟笑着点头,心中因为先前傅子墨和云小樱的那一幕膈应也忘却了很多,见奶娘已经喂完了奶,她将小御景抱了过来,小御景似乎感觉到了娘亲的靠近,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一双小手还不断的挥舞着,惹得秦落烟又是一阵轻笑。

    青竹也被眼前和谐的一幕感动,笑着道:“看来无论怎么样,小主子都还是喜欢自己娘亲的,我和奶娘天天抱着他,也没见他这么开心过。”

    她的话取悦了秦落烟,秦落烟心中对小御景原本就极其愧疚,她似乎就不是个合格的母亲,自从生下他之后,就没有好好的尽过几天母亲的义务,如今见小御景还是喜欢自己,哪里能有不高兴的。

    “对了,夫人……”青竹似乎欲言又止。

    秦落烟抬起头看向她,“青竹,有什么就直说吧,你知道我从来是不拘小节的人。”

    青竹点点头,这才道:“还有几天就是王爷和夫人的大婚了,夫人似乎还没有准备礼服……”

    “礼服?”秦落烟一脸诧异,脸上不自觉的升起一股子滚烫,“礼服应该由我来准备吗?”

    青竹听她这么一说,更是疑惑,“夫人以前在家中的时候,家中的长辈没有告诉过您吗?女子出嫁的礼服都应该由出嫁的女子自己一针一线缝制的,这样才能吉利,也是向夫家展示自己女红的一种手段。不过皇上赐婚原本就很仓促,夫人来不及亲手绣制礼服也情有可原,只是因为有这样的习俗,怕是管家也未曾准备,所以……”

    “我知道了,谢谢你青竹。”秦落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规矩,以前在将军府,她作为一个不待见的小妾生的女儿,娘亲又死的早,谁会给她说这些,就那将军夫人,巴不得看她的笑话呢。所以这些事情她的确是不懂,原来女子正式出嫁,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规矩。

    现在想来,当初她初入王府的时候就有些简单得可笑了。

    她当然知道青竹是一番好心才会提前告诉她这些,所以对青竹她也越亲近了几分。

    亲自做礼服是肯定来不及的,幸好还有几天,她想城中大的成衣店,肯定是有卖的,“青竹,你可知道城中有名的成衣店是哪几家?”

    “夫人是想去买喜服吗?我倒是知道的,如果夫人要外出的话,我得跟着您去,王爷曾经吩咐过,以后夫人的安全青竹是要负责的。”青竹猜到了她的想法,立刻也表明了态度。

    秦落烟点点头,由青竹带她去的话,当然更方便了。

    “夫人,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青竹又问。

    秦落烟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今日倒是个好天气,“不如今日就去吧。”

    青竹一怔,随即福了福身子领命。

    秦落烟逗弄了一会儿小御景之后,小御景就有些乏了,打了几个哈欠之后又睡了过去,御景还小,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她这才将小御景交给了奶娘,青竹又换了其他几个大丫鬟过来伺候着,这才跟着她准备出门。

    只是,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见远处,云小樱正挽着傅子墨的胳膊往花园的方向走,云小樱一边走,一边转头温柔的向傅子墨笑。

    傅子墨倒是没有转头看她,不过却也没有甩开云小樱挽着他的手。

    看见这一幕,秦落烟的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抹失落,只是骄傲的她没有露出丝毫怯弱的神态而已。

    倒是青竹忍不住皱了眉头。

    “走吧。”秦落烟什么也没说,转身往出府的方向走去,没有回头去看一眼那相互依偎去花园的两人一眼。

    跟在她身后青竹却一直盯着傅子墨的背影看,眼神里似乎有着一丝淡淡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