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仇人相见
    喧哗的闹市里,永远充斥着一些你明明听见却又分不清谁是谁非的声音。

    当秦落烟和青竹下了马车站在一家成衣店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幕夸张泼妇互撕。

    只见两名中年女子相互扯着对方的头发,因为势均力敌,所以两人此刻都显得很狼狈。两名夫人的穿着都很华贵,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夫人,而且她们的身后都跟了丫鬟,只是丫鬟们这种时候哪里敢不站出来帮忙,所以丫鬟们也在成衣店门口扭打成一团。

    “哎哟,两位夫人可别打了,这衣裳就一件,我不卖了,我谁也不卖了还不行吗?两位夫人可别打了,别打了!”掌柜的站在门口想上前拉架,却又都是女人,他一个男人不敢随意上前。

    这社会男女之间有大防的,越是大家族越是在意女人的名声,他万一上前碰到哪位夫人,那可比现在打架的事情还要严重很多。

    掌柜的都不敢上前,伙计们更是不敢随意动作了,倒是有店里的丫鬟想上前帮忙的,可是刚走过去,就被那两位夫人的丫鬟给打了回来,那些丫鬟还叫嚣着,“谁敢管我们家夫人的事?”

    所以一时间,众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群人混战一团。

    秦落烟觉得今天真是诸事不顺,连买个衣服都能碰上这样的事儿,她叹了一口气,转头问青竹,“这城中还有别的有名的成衣店吗?”

    “有倒是有,可是做喜服做得最好的就这家。”青竹皱了皱眉头,“夫人是觉得这些人挡路了吗?”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谁想遇见这种事?秦落烟无奈的点了点头。

    谁知道青竹却并不将这当回事,“这很简单,夫人暂且等一等。”

    青竹说完这句话,就往前一站,只见她一脚就踹飞了一个丫鬟,那丫鬟撞在门板上生生的吐了一口鲜血来。

    “啊!杀人啦!”违规的人群里有胆小的尖叫出声。

    那丫鬟趴在地上吐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而青竹只是居高临下的看了那丫鬟一眼,又对停下斗殴的一群人吼道:“让开,别当我家夫人的路!”

    “……”对于青竹霸道又拉风的出场方式,秦落烟有些无力吐槽,这也太直接,太暴力了吧?不过仔细一想,又觉得武宣王府里出来的,似乎都霸道惯了,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两边的人马因为霸道的青竹都暂时停下了斗殴,两名夫人各自在自家丫鬟的搀扶下退到了一旁,两人似乎都用力过度,在一旁不断的喘着粗气,也没空和青竹叫嚣。

    “你家夫人是谁?这么大的口气!我们家夫人也不是好惹的!”还有力气站出来说话的丫鬟只有一两个。

    青竹脸不红气不喘,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冷冷的目光冲那丫鬟扫了过去,“我家夫人,是武宣王府的。”

    武宣王府,这几个字在众人的心头就宛若一道惊雷。这凤栖城中,再有权势的家族在武宣王府的面前,都不敢摆谱,因为除了宫中的那位,武宣王府里的主人似乎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过。

    所以,青竹的话一出,那两边的人都迟迟反应不过来,似乎因为震惊而忘记了下一步的动作。

    青竹这才转身对秦落烟福了福身子,然后替秦落烟引路进了成衣店。那掌柜的一听是武宣王府的,整个人立刻气场的变了,那张脸上恨不得将这些年里最灿烂的笑容都堆上去。

    只是,当掌柜的刚想上前的时候,就见其中一个狼狈的夫人一下挣脱了丫鬟的搀扶往秦落烟冲了过来。

    秦落烟没反应过来,可是青竹会武功,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冲过来的女人,她眉头一皱,一脚就踹了过去,不过到底因为不知那女人的身份,所以她的下脚力度弱了一下,只是堪堪让那女人跌在地上而已。

    “落烟……你是落烟!”狼狈的夫人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紧爬到了秦落烟的面前。

    秦落烟一听这声音,心头就是一阵狂跳,仔细一看,果然看见狼狈夫人脸上青紫的痕迹下那张熟悉得不能熟悉的脸。

    曾经,秦落烟觉得自己哪怕是做了恶鬼,也不会忘记这个女人,因为正是这个女人逼她嫁给年过半百的老头儿,迫使她爬上了傅子墨的床,从而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见秦落烟没有丝毫的反应,将军夫人陈氏赶紧将自己散乱的头发理了理,“落烟,你不记得了吗?我是你娘啊!”

    娘……亏她说得出口。

    秦落烟一阵冷笑,举得这种人真的让人恶心得想吐。她低头盯着这个口口声声还有脸称是她娘亲的陈氏,笑道:“这位夫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不会!我怎么可能认错呢!”陈氏浑然不管秦落烟态度的冷漠,依旧厚着脸皮道:“落烟!你是还在生娘的气吗?我们好歹是一家人,哪里还有隔夜仇的。你看,我和你爹知道你就要嫁给武宣王成侧妃了,这不就来成衣店为你挑选一件最好看的喜服吗?谁曾想遇到那个不长眼的,竟然还和我抢!”

    陈氏一席话,算是让秦落烟了解了大概的情况。

    看来宫里的秦欣儿出事,秦天城和这陈氏是知道了,继而也知道了她还活着,不但还活着,而且还快要嫁给武宣王了,所以,他们就厚着脸皮来讨好她了!

    是想攀上武宣王这根高枝?还是想让她开口向傅子墨求情饶了秦欣儿?不过,这两件事,她都不想让他们如愿呢。

    秦落烟一直沉默着,倒是那秦氏自导自演,似乎有了底气,双手叉腰指着旁边那个狼狈的夫人继续叫嚣道:“看看,这就是我的好女儿,马上就要成为武宣王府的侧妃了,我就是来给她买喜服的,你还敢和我抢!怎么,是连武宣王府的东西都敢抢了吗?真是不知好歹!”

    被陈氏怒骂的那夫人不知道秦落烟陈氏之间的不对盘,还以为真如陈氏所说的一般,心中也是忐忑,武宣王府还真不是她能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