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三十章 她也想做开挂了的女猪脚
    “夫人……”青竹喉咙有些哽咽,心中替秦落烟而难过。

    秦落烟回头,看见青竹眼中的心疼,顿时就明白了什么,她有些感动,青竹和她非亲非故,能在这种时候还替她担心,倒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我没事,你放心吧。当初你家王爷以为我是一个青楼女子,却依旧娶了我做侧妃,比起这个来,我没有嫁妆也算不得什么。再说了,你忘了,皇上不是还答应过我,要给我一个显赫的娘家么?不过现在既然我那父亲找到了我,相比皇上也就不必费心替我寻找义父了。”

    秦落烟的笑容依旧从容,似乎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可是真的没有吗?也许,只有她自己心中清楚,这样的笑容里包涵了多少的苦涩。

    一个幸福又显赫的家庭,谁不想要,可是有些东西不是想要就能要来的,如果命运已经是现在这样,与其去做白日梦,倒不是早一刻看清现实更好。

    掌柜的又替秦落烟挑了几件品质不错的喜服,秦落烟一番挑挑拣拣,选了一件品质和价格都还合适的定了下来,掌柜的找裁缝来量了她的尺寸,并承诺过两日亲自送到武宣王府里去。

    陈氏虽然心中不满意,可是却也提出要替秦落烟付钱,就是先前那件最贵的,陈氏也愿意替她买。

    不过,秦落烟却是连一句话也不屑和她说,只是和掌柜完成交易以后带着青竹离开。由始至终,秦落烟当陈氏是一个透明人而已。

    等到秦落烟上了马车离开之后,陈氏站在成衣店门口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什么东西,以为攀上武宣王就了不得了!还不是贱人生的小贱人!”

    只是话虽如此,陈氏还是忍不住心中憋屈,她想了想,又将自己衣裳扯破了一些,然后揉红了一双眼睛,猛地瞪了一眼身边的几位丫鬟,“知道回将军府该怎么说吗?”

    几个丫鬟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终于有一个精灵的站出来道,“知道的,就说夫人在外被人欺负了,四小姐碰见了,却还帮着外人欺负夫人。”

    陈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都给我放机灵点儿!”

    几个丫鬟大气不敢喘,只能不断的点头称是。

    阳光穿过树梢落在落在池塘里的水面上,波光粼粼的光亮迷了人的眼睛。

    秦落烟拿了鱼食坐在池塘边上的凉亭内,随手丢几颗鱼食下去,立刻就有一大群鲤鱼聚了过来,个头大的竟然有量尺长。

    只是,她的视线明明落在那些五颜六色的鱼儿身上,思绪却不自觉的飘香了远方。

    青竹抱着小御景在一旁逗弄着,小御景似乎睡意朦胧,只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又就着暖洋洋的阳光睡了过去。

    “青竹,你说你家王爷这几日在忙些什么呢?”秦落烟回过神的时候,不自觉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傅子墨从她的视线里消失已经两天了,这王府里都是他的人,除了青竹,她觉得没有人会告诉她真实的情况。

    不过,青竹听她这么一问,脸上也露出为难的神色,长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夫人迟早会问我的,看夫人憋了两天,其实我也着急。”

    “青竹,你说吧,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秦落烟嘴角一抹苦涩的笑,聪慧如斯,怎么可能猜不到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不过,她不愿意相信罢了。

    曾经她自己也认真的思考过很多次,为什么她明明一个现代人,还是高级知识分子,到了古代竟然混得如此狼狈,为何不像那些穿越电视剧里的女猪脚一般,从出生就自带女主光环,不管是做什么,都如升级开挂打怪兽一般,节节高升?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幸运的事怎么可能总是落在她的头上。

    就说这里男尊女卑,女子在不经夫家同意的情况下不得外出谋生的观念,就不是她一个人能改变得了的。就好十八世纪那些西方科学家,明明是掌握了现金的科学技术,可是在愚昧落后的普通人的观念里,他们就是妖物,是要被活活烧死的!

    有多少掌握了真理,却得不到认可的科学家就是这么含恨而死的,他们本身的实力不强大吗?他们的思想不够先进吗?

    可是,他们最后,不一样带着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慨被普通的人们处死了吗?

    往小了说,如果你在公司里上班,开会的时候,你发表了一个自以为绝对正确的想法,可是除了你以外,所有人都不赞同,这样的情况下,哪怕你就是掌握真理的那个人,最后的结果不一样是失败吗?

    现在,秦落烟就深刻的体会着这样的感受!这个社会里,千千万万的人们的思想观念都停留在封建时期,她在还没有站在一个高位的时候去表达自己的观点,那不是找死吗?

    她思绪纷乱,等了许久都不见青竹开口,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罢了,你衷心于你家王爷,没有任何过错。”

    “夫人……”她的话反倒是让青竹心中多了一抹愧疚,青竹犹豫了一番,一咬牙开口道:“夫人,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人,只要王爷的心中还有你,就已经足够了。”

    看吧,任何一个人都觉得,她这样的身份能得到傅子墨的宠爱已经是天大的幸事,如果她要求更多,不过让人觉得贪心不足蛇吞象而已。

    不过,秦落烟倒是听出了一些味道,“傅子墨,是和云小樱在一起吗?”

    青竹一怔,咬了咬下唇,点了头。

    “这才几天呢,就忍不住了。”秦落烟嘲讽的笑了笑,却突然站起身,“不过总躲着也不是我的性格,走吧,我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是想亲眼看看。”

    “夫人,您真的要去?”青竹没想到秦落烟竟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秦落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当然要去!”她倒要看看,那个男人究竟能冷情到什么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