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他原始的感觉
    青竹点了点头,抱着小御景往前走,替秦落烟引路,显然,她是知道傅子墨在哪里的。

    秦落烟发现,她越来越喜欢青竹这性子了,明明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其实,青竹心里,也是在替她抱不平的吧?

    不过,当她在青竹的引领下来到云小樱所居住的院子门口时,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院子的大门关着,里面传来云小樱银铃般的笑声,云小樱容貌无双,声音也非常好听,这样的声音听得她一个女人都有些酥麻了,更何况是男人。

    “夫人……”青竹回头,见她站着没动,眼中疑惑,“如果您不想去的话,我们就不去吧。”

    秦落烟摇了摇头,“去敲门吧。”

    青竹咬着下唇点了点头,上前去敲响了院门。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开门的是一名小丫鬟,那小丫鬟看见是青竹,赶紧行了一礼,在丫鬟中,青竹的地位是仅次于桂麽麽的,所以那小丫鬟对青竹也很恭敬。

    “夫人来找王爷,你进去通报一声。”青竹向那小丫鬟吩咐道。

    小丫鬟看了一眼青竹身后的秦落烟,脸上闪过一抹害怕的神色,然后很快就转身进去了。过了一会儿之后,那小丫鬟又跑了出来,“云姑娘请夫人进去。”

    是云小樱让她进去,而不是傅子墨!

    对于小丫鬟的说法,秦落烟心中升起一股子冷笑,看来事情比她想象中的还有意思许多。

    秦落烟越过青竹走在了前面,进了院子,不用小丫鬟带领,她一眼就看见了正在荡秋千的云小樱,而站在她身后替她推秋千的人,竟然是傅子墨。

    云小樱玩得很开心,在傅子墨微微一推之下,她就飞得很高,她一边笑一边叫着:“再高一些,子墨,再将我推高一些!”

    而傅子墨听了她的话,果然用了一些力,将她推高了一些。

    这样和谐的一幕比起秦落烟自己脑补的画面要含蓄很多,她以为,她会看见最糟糕的一幕会是两人在一起滚床单呢,现在看来,比预料中的好了很多了。

    她走过去,站在秋千下,越过飘荡的秋千看向傅子墨,声音里是一股子倔强的意味,“王爷,在过五日,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所以我想和您商量一下婚礼的一些细节。”

    傅子墨听见她的声音,这才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不过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神里有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茫然。

    他还未开口,就见云小樱停下了秋千,然后从秋千上下来,走到他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对秦落烟道:“没看见子墨在陪我玩吗?婚礼你自己拿主意不就行了?子墨是武宣王,他这一生还要娶很多女人的,也不在乎多你这一个。”

    秦落烟冷哼一声,浑然不去看云小樱挂在他胳膊上是手,只是往傅子墨的方向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仰头看他,“傅子墨!我要你亲口对我说!”

    云小樱不高兴了,松开傅子墨一把就往秦落烟推了过来,“你这女人真是好不要脸!没看见子墨都不想搭理你吗?你还死缠着不放?我告诉你,哪怕你成了子墨的侧妃又怎么样,以后子墨有我,你就等着守活寡吧!”

    秦落烟被云小樱推得后退了半步,不过她还是稳住了身形,眼中的哀凉更甚,哽咽着道:“傅子墨,我不信!前几日你还温柔的告诉我,说你在乎我,不在乎我的出身要娶我,我知道处在你的位子,在不知道的身份的情况下,却依旧要娶我,是排除了多少困难的。所以,我不相信才这么几天你就变了,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也是她想了两天才有的结果,她觉得,傅子墨虽然冷酷,但绝非这样一个出尔反尔的人,所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傅子墨看向她,眼中波澜不惊,似乎她的话没有引起他丝毫的情绪波动。

    这越发让秦落烟疑惑了起来,这样的傅子墨,太过不正常了,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猛地往傅子墨扑了过去,在云小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一口咬住了傅子墨的唇。

    在这风建社会里,一个女人光天化日扑倒一个男人,还咬上他的唇,这是多么离经叛道的事。

    那一瞬间,院子里的丫鬟们都羞红了脸,堪堪的别开头不敢去看。

    而云小樱也是震惊得忘了下一步的动作。

    然后,秦落烟做出了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动作,只见秦落烟的手,就那么伸进了傅子墨的衣裳里,她在抚摸,抚摸傅子墨的身体!

    “你、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云小樱气结,只能吼出这么一句话来。

    秦落烟根本不去看云小樱,而是不断的尝试唤醒傅子墨的感觉,她了解傅子墨,从他索要她身子的频率,她就知道在这方面他是一头野兽,所以,她就要用这么简单直接的方式挑起他的兽欲!

    而且,傅子墨在那方面,原本就比一般人要前卫很多,所以她相信,越是这样的情况下,他越是能觉得刺激!

    果然,傅子墨平静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一丝的波动,几乎一瞬间,他的眉眼之中就出现了秦落烟熟悉的笑意。

    不过只一瞬间,他就将秦落烟从自己的身上拔了起来,在秦落烟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竟然从袖子里掏出了巴掌大的一把小匕首。

    “这是……”秦落烟不明所以,怔怔的看着他。

    傅子墨眉头紧皱,没有说话,只是举着匕首往自己的胳膊上插了下去,鲜血飞溅,匕首插入皮肉的声音让众人都是一阵胆寒。

    “你这是做什么?”秦落烟越发疑惑了,赶紧掏出锦帕去捂他的伤口。

    傅子墨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然后扯着她就往外走,“你别管,我们先出去再说!”

    他的一系列举动都让秦落烟莫名其妙,可是他力气大,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就被他拖着出了云小樱的院子。

    青竹也赶紧抱着小御景跟了上去,临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云小樱震惊和愤恨的扭曲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