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傅子墨的成长
    傅子墨的卧室里,陈设简单而奢华,墙上几张上了年岁的画,地上一个半人高的瓷瓶,看似单调得没有多余的装饰,可是每一样的价值都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还记得秦落烟当初第一次听金木说起这些东西来的时候,震惊得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床边,秦落烟用洗干净的棉布为他擦拭着胳膊上残留的痕迹,那伤口经过大夫的处理,进行了简单的包扎,虽然血已经止住,可是先前那伤口看上去还是有些渗人。

    “早知道就不该让陈太医早早的回去了。”傅子墨看着她的动作,随口道。

    秦落烟摇摇头,“你还好意思说,我还没见过自己往自己插刀子的呢。”

    傅子墨一笑,笑容魅惑,“看来你是在担心本王?”

    秦落烟白了他一眼,没吭声。担心吗?的确是担心的吧,他到底是小御景的亲爹,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小御景不是太可怜了吗?只是,真的只是因为小御景吗?

    她低头继续手上的事,将他手臂上残留的血渍擦干净之后,又将棉布在清水里洗净挂在了一旁的架子上,这才拉了个凳子坐在床边,正面对上傅子墨,沉声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傅子墨意味深长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大庭广众之下,你当中扑倒本王,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怕本王动怒杀了你?”

    他没有回答秦落烟的话,反而这么问了一句。

    秦落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和傅子墨说话就是如此,他总要先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才会来回答你的问题,“那种情况下,我哪里想得了那么多,而且我总觉得时间越长,我以后能见到你的机会也越少,所以我索性赌一把罢了。不过从结果来看,我是赌对了。一个天天在我身上索取无度的男人,哪怕神智不清,我相信身体也是诚实的。”

    “呵……”傅子墨一听她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还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秦落烟懒得和他争论,就事论事就是不要脸了?那他天天她身上要个什么劲,他既享受了,还要维持正人君子的风度?虚伪!

    “不过你到是很了解本王!”傅子墨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然后凑近脸,一瞬不瞬的望进她的眸子里,“而且,你也很敏锐。”

    秦落烟猛地睁眼,他这是承认他前两日不正常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子墨轻哼了一声,目光里突然透出一股子杀气,“没想到云小樱竟然和那些人有联系!你知道本王身体里面一直有奇毒,这种奇毒其实是半蛊半毒,这种毒必须要情欲得到纾解,否则就会影响全身的经络,最后经络逆流而死。因为这毒是半蛊,所以本王也有被控制的可能。”

    “这么奇怪的毒?”秦落烟是真的觉得很好奇,这还是第一次傅子墨心平气和的告诉她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他已经足够强大到藐视天下,为何还有人能在他的身上下毒,而且下的还是有关情欲的毒……

    这实在是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秦落烟的思维本就有些发散,听到这里就忍不住开始脑补当时的画面,莫非是哪个暧昧傅子墨的女人下的毒,好让傅子墨对她一心一意?就像云小樱这次奇怪的举动一样。

    似乎看出了她的神游,傅子墨一个暴栗敲在她的额头上,“在乱想些什么?不是你想的那种事。”

    “……”秦落烟悻悻的吐了吐舌,拨开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起身去倒了一杯热茶递了过去,“喏,我不着急,您一边喝水一边慢慢讲,我想听一听你的故事。”

    傅子墨的目光落在她捧着茶杯的手上,嘴角一抹笑,越发惊心动魄,他突然发觉,这女人的手又小又白,比他印象中的还要诱惑许多。

    感觉到他的视线,秦落烟觉得手上越发滚烫,赶紧将茶杯塞在了他的手里。

    “你也会害羞?”傅子墨挑眉看她,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满意的,“既然如此,本王就慢慢告诉你。你知道我和当今圣上是亲兄弟吧?”

    秦落烟点点头,这个事南越国的所有人都知道吧,为何他还这样问,突然,她眼睛瞪大,惊恐的看向傅子墨,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果然很聪明。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和他也不是亲兄弟。”傅子墨说起这个的时候,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不过是因为我的母亲和她的母亲是亲姐妹,所以我母亲死后,我姨母就将我养在了她的膝下,成为了她的孩子。”

    “你母亲和你姨母,两女共侍一夫?”虽然这种事情在古代来说司空见惯,而且还会被贵族们作为佳话来流传,可是在秦落烟这个现代人的眼中,还是等同于乱伦,让人有些无法接受。

    见她的反应,傅子墨也皱起了眉头,“落烟,为何你的想法总是和我们不一样,你……到底是在怎样的环境下长大的?”

    秦落烟一怔,没想到傅子墨也曾怀疑过她的出处,不过说她的灵魂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所以在这里,她的所有观念和想法都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会信?哪怕信,他又能保证不把她当妖物?退一万步说,就算傅子墨这样本身就具有这个社会最智慧的人,他能接受,那其他的人了,肯定是不会的吧。

    四年前,当她刚穿越到这个时空的时候,也曾将自己的事告诉过身边亲近的丫鬟,谁知第二天秦天城就带了一群捉妖道士来到了府上,那道士说如果不能将妖邪从她体内驱除的话,会给整个将军府引来灾祸。

    那时候,秦天城已经举着长剑指着她了,她若是还说自己的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那她就会被当成妖物被杀死。

    所以,有时候,人是没有选择的的余地的。

    “王爷,我从小到大的经历,您肯定已经查清楚了吧,我说的您可能不信,可是你属下给您汇报的,您肯定是相信的吧。”秦落烟四两拨千斤的将话给堵了回去。

    她所料不错,在她的身世曝光的时候,他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她以前在将军府的一切,正因为他调查过她的身世没有一点儿值得怀疑的地方,所以才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我母亲和我姨母原本是一个隐世家族的人,当初是作为礼物送给了先皇,只可惜,我母亲生性单纯,在后宫那种女人们不断争斗的地方,她活不下去。在生下我后不到两个月,她就离奇死了,据说,是因为和侍卫暗度陈仓被先皇发现处死的。不过事情过了很多年,到底怎么回事,本王也还在继续调查。”

    傅子墨说起自己的母亲的时候,脸上曾有过一闪而逝的遗憾,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就没了母亲,本身就是一件不幸的事。

    “我母亲死后,作为我的至亲,先皇就让我姨母将我养在了膝下。只是……”傅子墨突然有些哀怨的笑了,“当时傅子恒已经被册封为了太子,而我姨母在朝中是没有势力的,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背后那个隐世家族。所以,她便将我送回了那个隐世家族培养。”

    秦落烟有些不习惯看他如此安静坐着而眼神哀伤的模样,忍不住上前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正握着茶杯,她感觉到被子里的茶水有些凉了,就替他换了一杯热的,“你成长的时候,很辛苦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觉得心中一痛,表面光鲜的傅子墨,从出生开始,似乎就吃了常人没有想象过的苦楚。

    傅子墨喝了一口热茶,看她的眼神越发温柔,“当然辛苦,别人家的孩子两个月还在吃娘亲的奶水,而本王,是喝老虎奶长大的。”

    “呵呵,”秦落烟干笑了一声,“开玩笑的吧。”

    “本王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傅子墨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继续说:“本王被送入那个隐世家族之后,就被扔进了老虎堆里,当然,是喂饱了之后的老虎,他们却也还没有狠辣到直接让本王入了虎口。老虎吃饱了之后自然也就没有吃小婴儿,而且那是刚生了虎崽子的母老虎,有奶水,本王那时候还小,根本不懂恐惧,跟着虎崽子们一起爬过去吃奶水,一直到五岁,本王都是在虎窝里长大的。”

    他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秦落烟却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事情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容易,让一头老虎来养人类的孩子,这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赌博,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一个连意识都没有长成的孩子,浑然不觉危险的存在,哪怕被那老虎一口咬死,他却依旧不懂对死亡的恐惧,这本身就是让人想起来极其后怕的一件事。

    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她算是一个孤儿,可是好歹在成长期间还没有遇到过生命危险,比起傅子墨一出生就游走在死亡边缘,她已经幸运了太多。

    秦落烟突然觉着这样的傅子墨有些可怜,忍不住就坐在了床边,将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她用双手搂着他的腰,“还好你活下来了,否则我们也不会见面。”

    傅子墨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心疼我了?”

    这一次,他用了我,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本王。

    秦落烟不想看他那么得意,却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也好,不枉我对你如此宠爱。”原来在他的认知里,他做的一切已经算是对秦落烟非常的宠爱,他继续道:“五岁之后,我离开了狼窝回到了家族里,那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隐世家族,家族里的势力遍布整个大陆的各个角落,那家族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佼佼者,没有通过家族考验和培养的孩子,早就已经死光了,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只是,接下来的考验才刚刚开始。他们先是将所有的孩子养在一起,让他们一起学习,一起战斗,一起玩耍……”

    他的声音突然变成了淡淡的哀伤,秦落烟没有打断他,让他继续说下去,“那时候,我也是有朋友的,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比我大一岁,所以他总是说他要做我哥哥,我也总是大哥大哥一样的叫他,那一年,我过得非常的愉快,虽然没有亲人,可是那个自称要作我大哥的孩子却给了我家庭的温暖。”

    “然后,年底的考试来了。”傅子墨的喉咙里突然传来了些许哽咽,他顿了顿才接着道:“负责交代我们的长辈说了考试的规则,两个孩子为一组进行决斗,至死方休!”

    两个孩子决斗,至死方休!

    这句话在秦落烟的心里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她甚至不敢去想那个残酷的场面,明明都是几岁的孩子,却要杀死另一个孩子而让自己活下去!这是要将孩子们都变成残酷的野兽吗?

    秦落烟不自觉的将傅子墨抱紧了一些,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胸膛,安慰道:“都过去了。”

    傅子墨应了一声,视线落在窗外,阳光洒在窗外的树叶下,透过树枝的时候只留下小小的一条细线,那么多的光线,就只留下了一缕而已。

    “长辈说选择对手的规则是抽签,因为那个自称要做我大哥的孩子比我年纪稍大,所以他先去抽,当他从木桶里抽出竹签的时候,他整张脸都扭曲了,他就那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然后,我知道了,他抽到了我。而我看了看周围的孩子,几乎抽到竹签的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因为竹签上写着的,也是平时和他们玩耍得最亲近的孩子。”

    “看起来是抽签,实际上是你们家族长辈人为安排的结果?”秦落烟又问。

    傅子墨点了点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的,他们用一年的时间来让我们各自培养感情,然后却用最残忍的方式来摧毁我们的感情,他们说,过多的情感都是成功的绊脚石,想要成为家族里最强大的人,就必须放弃很多东西。”

    他又看了看怀中的秦落烟,见她温顺的靠在自己胸膛上,他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继续道:“结果很明显的,我活下来了。不是那个孩子打不过我,而是他说,竹签是他抽到的,就应该由他来负责任,而他,做得很彻底,根本不用和我对决,就选择了自杀。他选择了死,更选择了让我以一种轻松的方式去活着。至少,在他看来,我没有亲手杀了他,我这一生就不会因为他而有过多的遗憾。可是,他错了,因为他这样彻底的维护,这一辈子,我都是欠了他的。”

    “在他死了之后,我们那一批活下来的孩子,便再也没有敢交朋友的了,甚至彼此之间都随时保持着警惕。谁会放心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一个亲手杀死自己最亲密朋友的人,对吗?”

    秦落烟听着听着,越发觉得身体冰凉了起来,忍不住就往他身上瑟缩,她突然有些害怕听他以前的故事,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就已经如此残忍,那后面她已经不敢再去想象。

    他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历了成人们都难以承受的折磨,那七岁以后又是怎样?

    “害怕了?”似乎感觉到她身体的微微颤抖,傅子墨将下巴磕在她的头顶,然后叹了一口气,“其实那之后也没什么好说的,总归就是在家族里地狱般的训练和积累而已。直到我十六岁的时候,离开家族的考验来了,只要我通过了考验,就能回到姨母身边,作为守护姨母和圣上表哥的守护者,而家族在南越国的暗藏势力也会由我接手。”

    秦落烟忍不住有些诧异,她还以为他的成长是在巍峨的皇宫里,作为先皇的一个皇子,享尽荣华富贵,是喊着金汤匙出身的孩子呢,没想到,他也是孑然一身,所有的实力都要靠自己的拼搏争取。

    “你该不会以为我生来就是做王爷的料,因为是先皇的儿子,所以就会给我封王吧?”傅子墨摇摇头,无奈的道:“先皇的皇子里面,有好多还没有长成就死了的,至于怎么死的,无非就是宫内争斗罢了。当初,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我很重视那次的考验,而考验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要我去一个隐秘的山谷里拿到一个隐世家族的传世之宝。”

    秦落烟眼神一亮,想起了初次见到云小樱的时候,她似乎就从山谷中出来的,“你是说云家?你说的山谷,就是当初我们去过的那个山谷吗?”在山谷入口处,她遭到了云小樱的买凶暗杀,这笔仇她至今都还记得。

    “对,就是那里。当时我伪装成一个入山采药的药童,因为受伤而误入山谷,在山谷里,我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就接触到了当时的谷主一家人,也就是云小樱一家,那时候云小樱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她还有一个比她达七八岁的姐姐,她们的父亲正是谷主。”

    “云小樱的姐姐……”秦落烟想起了云小樱的话来,“很漂亮吗?”

    傅子墨低头看了她一眼,肯定的点了点头,“很美,是我这一生从未见过的美女。不过,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云家的传世之宝,并非是实质上的东西,而是一种功法。而且可笑的是,他们这种功法只能传给云家嫡长女女婿。”

    “呃……”这倒是完全出乎秦落烟的预料了,这也太狗血了吧,她眨巴着眼睛,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云家也好搞笑,难道他们能保证一定能生出女儿来?万一都生了儿子,这功法不就失传了?”

    “他们当然能保证。”傅子墨眸子里突然闪过 一抹阴沉的幽光,“因为如果是男孩儿,出生之后就会被杀死,云家,从来只留下女孩儿,家主也是女人,在云家,男人是入赘的,是用来传宗接代的。”

    “……”秦落烟算是彻底无话可说了,这么奇葩的家族也算是绝世罕见了,见过这么多离奇的家族,难怪傅子墨对于她和寻常人不一般的思想观念也没有表现出绝对不能接受。

    不过,都是自己的孩子,生出男孩儿来就杀死,也还是太过于残忍了些,在这样家族里长出来的孩子,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

    而传说傅子墨的武功深不可测,难道就是学习了云家的功法?

    秦落烟眉头一皱,浑身都有了不舒服的感觉,她抬起头问:“云家以女婿传承功法,所以一定有控制女婿的方法吧,否则一旦女婿里有人叛变,那云家整个家族都会危险,对吗?”

    她不想去问他和云小樱的姐姐之间的过往,如果傅子墨已经拿到了功法,那就是说他和云小樱的姐姐的确有一段过去,可是不知为何,她却突然不想知道这件事里的细节了。

    傅子墨似乎也看出了她的想法,所以对那段情史也只字不提,只是继续道:“你猜得没错,云家有控制女婿的方法,所以我才中了奇毒。这种半蛊半毒的奇毒,可以由云家的嫡长女血脉来控制,我原本以为,那个女人死了,我就能不受控制了,没想到云家还是留了一些底牌。”

    说到这里,终于牵扯到了这次他自残瞬间的关键,秦落烟大气不敢喘的仔细听着。

    “虽然还不知道云小樱到底用了什么方法,不过显然对我还是 有些影响力,不过到底不是嫡长女的血脉,所以影响要小很多,否则也不会因为你对我的挑逗而让我短暂的恢复了正常,虽然,只是一瞬间。不过一瞬间的情形,已经足够让我做出反应了。”

    傅子墨现在想来,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秦落烟这次聪明,用了这种剑走偏锋的方法来唤醒他,连他也不知道最后悔发生什么事。

    “所以,你第一时间就插了自己一刀,用疼痛来保持自己的清醒?”秦落烟总算是理清了事情的头绪,只是,她又忍不住问:“那云小樱怎么办,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