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刺激
    她秦落烟,不是个以德报怨的人,这些人要杀了她,她却不能和她们一样变成刽子手,可是,她却也不会再给她们再次伤害自己的机会。

    秦欣儿可以不死,不过却要完全成为一个疯子她才放心,否则,就让她一辈子呆在天牢吧,至少这样一来,自己是安全的。

    不要怪她心狠,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罢了,那样的毒蛇放出来,几乎不用猜都知道一定会抓狂的报复她,既然如此,她又何必给她报复自己的机会?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陈氏看怪物似的看着秦落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是曾经在将军府处处被她欺负的庶女,“你这个狐狸精!你怎么能让我的欣儿变成疯子呢!你这个狐狸精,好歹毒的心肠,武宣王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货色……”

    “他当然会看上我,比起他来,我还要心软很多。你信不信,如果我不开口,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欣儿永绝后患,而不是像我一样还留着她一条性命!”秦落烟厉声出口,打断了陈氏的话。

    陈氏骇然的看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秦落烟也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而是冷声道:“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说完之后,她就往王府内走去。

    门口处,陈氏表情不断扭曲,回头瞪秦落烟的时候,面目已经变成了狰狞。

    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恶意,秦落烟叹了一口气,没有回头,只是继续往前走,迈入大门内,就让青竹关上了王府大门,隔绝了陈氏的视线。

    对于陈氏,秦落烟也是起过杀心的,可是她到底还是不够狠,要了她女儿的人生,便不忍再对陈氏下手。

    下午的时候,天空一片阴暗,连一丝阳光都没有看见。老嚒嚒们将后院的衣服都收了起来,唯恐一会儿下了雨会手忙脚乱。

    有些起风了,青竹也将窗户关了起来,小御景在他的小木床上睡得很香,丝毫感觉不到天气的变化。

    秦落烟站在长拦下,冷风吹起了她的发丝,她觉得有些冷,却并没有躲避,虽然快要大婚,成亲是每个女人最重要的喜事,可这段日子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实在让她的心情好不起来。

    傅子墨一大早就出了门,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去了,还有那个云小樱,已经来主院好几次了,可是见傅子墨没在,又恨恨的瞪了秦落烟才离开。

    有时候,秦落烟真是忍不住好奇,云小樱用了那种手段,却依旧心安理得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是觉得她的手段太过高明,还是真的有什么有恃无恐的底牌?

    秦落烟在院子里站了一阵,突然就哗啦啦的下起了雨来。

    她抬头看着雨线一根根的往下扎,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白色妖娆的雨雾,不知不觉间,她的眼泪也落了下来。

    作为一个现代女人,一个有着武器制造专业顶级技术的技术人员,没想到在这里完全没有发挥出特长,虽然有很多的外物限制,至少以前的武器制作都是有火药作为基础来研究的,单纯的制作冷兵器却不是她的专长,可是,她还是做得失败了些。

    原本想做出一番事业的,可惜命运似乎并没有眷顾她,好不容易进入天机阁,却又缝天机阁内大换血,掏出天机阁之后又发现怀有身孕,一个孩子的限制也让她没有了发展的空间,所以一直以来想要变强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却没有机会实施。

    她流泪,是因为以前尚且没有机会,这以后正式嫁入了武宣王府,在这个古代三妻四妾的社会里,女人的天只能是男人,不要去做武器制造,怕是要想轻易出门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难道她的人生就真的只是这样麻木的过下去么?那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女人,活着总是不如男人洒脱,面对事业和家庭的时候,很多男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事业,应酬加班是常态,一个月不陪妻子吃一顿饭,他们也振振有词,说是为了这个家在努力挣钱。

    而女人呢,哪怕工作机会就那么摆在面前,可是家中孩子一句话,“妈妈我想你了。”便会有多少女人放弃大好的机会而回家带孩子。

    这就是现实的不公,千百年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女人们似乎都没有逃脱过这个枷锁。

    她叹了一口气,没有去擦眼泪,她只是那么站着,让泪水模糊了视线,再也看不见雨中的一切,更看不清那个撑着一把黑伞缓缓向她走过来的男人。

    当傅子墨走近的时候,就看见秦落烟满脸的泪痕,他眉头一皱,走到长廊下,将黑伞收了起来放在一旁,然后抬起手,指腹触到她眼角的泪珠,泪珠便顺着他的手指滑了下去,“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秦落烟一怔,赶紧擦了擦眼泪,挤出一抹笑容,道:“没事,就是看着下雨,不自觉的就有些感怀起来。”

    难不成,她告诉他,她在悲哀自己的命运和变强大的欲望?

    他一个古代男人,根深蒂固的封建观念,一定是理解不了的吧。

    “下雨就哭,女人要是都像你这么脆弱,那这世界就真的没救了。”傅子墨这么说着,却搂着她往屋子里走。

    屋子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暖炉,炉子里有炭火燃烧着,傅子墨将她推到暖炉边上,让她暖和暖和。

    温暖的感觉从全身的毛孔浸透,不一会儿就让她暖和了起来,似乎连灵魂也温暖了一瞬间。

    可是,也只有一瞬间而已。

    “后天就是大婚了,别的新娘子都是喜气洋洋的,你倒是哭哭啼啼,怎么,是不愿意嫁给本王?”傅子墨坐在主位上,倒了一杯热茶。

    秦落烟摇摇头,“总归都是你的人了,夫妻生活过久了,反而没有新婚的感觉了。”

    傅子墨挑了挑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口道:“明日萧长月会来找你商量大婚的事,在明面上她不会为难你,不过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让牧河来找我。还有,明天晚上,你收拾好东西,本王送你回将军府。”

    “回将军府?”秦落烟倒是没料到傅子墨竟然做了这个决定,“你是说还是让我以秦天城的女儿的身份出嫁?”

    她说的是秦天城,而不是她的爹,这个称呼上的细小差别还是让傅子墨注意到了。

    “毕竟是本王的侧妃,总不能让你连个正经的身份都没有,哪怕你不在意,本王不在意,可是本王作为南越国的皇室,却不能不估计皇家的颜面。本王也知道秦家对你不好,不过,如今你成了本王的侧妃,就是十个秦家,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随意的拿捏。”傅子墨这算是在开导她了。

    这些道理秦落烟也懂,所以她温顺的点了点头。

    “对了,云小樱来找过你几次。”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傅子墨轻哼一声,指节不自觉的在椅背上敲打着,每当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做这个小动作。

    “看来云小樱手中果然还有底牌,没有立刻杀了她倒是做对了。”傅子墨沉吟着,却伸手将她拉入了自己怀中。

    秦落烟跌坐在傅子墨的身上,目光落在他的手臂上,娇叱道:“你手上还有伤,就不怕把伤口扯坏了。”

    傅子墨却摇了摇头,“本王什么时候怕过?总要给云小樱一些更大的刺激,才能让她尽快露出马脚不是?”

    他说完,竟然低头咬住了她的红唇,她还来不及说话,就陷入他急切的所需之中。

    她推了推他的胸膛,可是他太用力了一些,只用一手将将她的双手固定在了身后,反倒是将她的身材凸显得更加火辣。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胸膛呈现出一种极致的诱惑曲线,秦落烟不自觉的脸红了红,咬牙道:“傅子墨!云小樱此刻又不在这里,你就算要刺激,又刺激给谁看?”

    傅子墨却根本不听她说话,而是实现一直落在她的胸膛上,见她说话的时候因为情绪激动而胸膛欺负,他的眸子越发黝黑了一些,他缓缓地笑着,然后低下头,用嘴唇咬开了她的衣领。

    她只感觉胸膛凉了一瞬间,不过下一刻,体内的火热又被他的薄唇彻底点燃。

    当衣衫退尽的时候,她突然惊恐的看见了窗外一个浑身湿透的人,她站得很远,就立在院子里的大榕树下,一把油纸伞落在她的脚边,而她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个方向。

    是云小樱!

    秦落烟一惊,傅子墨果然没有说错,他是感觉到了云小樱在那里,所以才做出了这么一番热火的动作,只是,这真的是他想要刺激云小樱而已,确定不是满足他自己的特殊嗜好?

    因为有人注视着,秦落烟总觉得提不起兴致,不过傅子墨却显得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兴奋,甚至一双眼睛都有些野兽般的发红。

    “子、子墨……”秦落烟低呼着,不想用这样的方法去刺激云小樱,毕竟她还没有在人前暴露这种事情的勇气。

    可是,傅子墨显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一口又咬住了她的红唇,下一瞬,她只感觉剩下一阵炙热,她在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索性的是这古代的衣裳都是很保守的,所以哪怕两人做着羞人的情事,外人却也看不见关键情节。

    虽然如此,一场折腾下来,秦落烟还是羞得整张脸都通红,尤其是一种道德上的谴责感,更是让她难以释怀。

    当他气喘吁吁的将头靠在她肩上喘气的时候,秦落烟忍不住往窗外看去,榕树下,已经没有了云小樱的影子,只剩下一把被雨水冲刷的油纸伞歪歪斜斜的落下在树下而已。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雨滴砸在地面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秦落烟挺着雨声,心中越发变得忐忑起来,一个人愤怒到极致,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真的不敢相信,她唯一担心的就是小御景了,她下定决心,这几日一定要更加小心翼翼的保护小御景才行。

    傅子墨倒是看上去很轻松,和所有的男人一样,这事儿之后,他总是显得神采奕奕,哪怕此刻天塌下来,他看上去也给人能一手撑起天空的感觉。

    当天晚上,秦落烟不放心,还是让青竹将孩子抱来了她的床上,她搂着小御景睡,到了后半夜才沉沉的睡去。

    天亮的时候,小家伙在她怀里弹手弹脚,倒是唤醒了沉睡中的秦落烟。

    她睁开眼,见烛台上的蜡烛已经燃尽,窗外的雨也停了,窗户被青竹细心的开了一条小缝,让新鲜空气透了进来。

    她起身,抱起早就醒来正眨巴着眼睛的小御景,拉开房门,就见青竹正提着一个食盒往这边走来。

    “夫人,您醒了,早饭也准备好了。”青竹将食盒摆放在小桌上,从里面拿出了清粥和几样小菜,都是平时秦落烟吃习惯了的,青竹一边替她摆碗筷,一边道:“夫人,晚上还是让小主子在一旁的小床上睡吧,他一醒就吵醒你了,你昨晚睡得晚,这样熬下去对身体也不好。”

    青竹是傅子墨派给秦落烟的贴身丫鬟,许是这几日得了傅子墨的叮嘱,所以晚上也是她睡在屋里的软榻上守夜,她武功高,艺高人胆大,倒是比秦落烟来得有底气。

    “不打紧,也就坚持一段时间而已,等到事情解决了我才能放心。”秦落烟将小御景交到青竹的手上,这才端起碗开始吃早饭。

    小御景似乎闻见了食物的香味,吱吱呀呀的叫唤个不停,两只小手也挥舞得更加卖力了,惹得秦落烟忍不住一阵轻笑,“看来小御景也饿了,等娘亲吃完,就给你吃奶。”

    她用手指戳了戳小御景的脸颊,笑得更明媚了一些。

    “哟,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明日就要大婚了,妹妹果然心情很好啊。”萧长月一口一个妹妹,带着桂麽麽就走了进来。

    秦落烟皱了皱眉,这里是傅子墨的主院,没有傅子墨的允许平时她们是进不来的,今日得了允许来和她商量大婚的事,反倒是让她名正言顺的走了进来。

    秦落烟收回逗弄小御景的手,对萧长月道:“王妃请随意坐。”

    萧长月眉眼含笑,桂麽麽却很是嫌弃的撇了撇嘴,拿出手帕在木凳上擦了擦才让萧长月坐下。

    秦落烟嘴角一抽,这里已经不是她曾经居住的小院,这里是傅子墨的主院,不说这里每日都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就是这凳子也是檀香木做的,放在市面上价格也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桂麽麽这一番姿态,不就是故意做给她看的吗?怎么,是嫌她这个人脏?秦落烟冷声笑了,一双眸子盯着桂麽麽,带了三分杀气。

    “你、你盯着我做什么?”桂麽麽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心底发寒,什么时候开始,这秦落烟的眼神竟然也带了武宣王的三分气势了?

    秦落烟站起身,不慌不忙的走到了桂麽麽的面前,抬手在桂麽麽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桂麽麽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尽心尽力的为王府效劳,真是王府的大功臣呢。”

    明明是一番赞美的话,可是从秦落烟口中却显得阴气森森,让桂麽麽的后背不自觉的生出了汩汩冷汗。

    不过秦落烟却没有继续和她纠缠的意思,而是又转头问萧长月,“不知道王府今日想和我商量些什么?”

    “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过礼的一些细节而已。虽然外界传言秦姑娘是秦天城将军的女儿,不过我认识秦姑娘也有些时日了,所以外界传言我是不信的。虽然秦姑娘无亲无故,不过到底是要嫁入王府的,也总不能丢了王府的脸面。所以我已经租了凤栖城最大的客栈,一会儿就让人送你过去,明日就委屈秦姑娘从客栈出嫁吧。”

    萧长月声音轻轻柔柔的,如果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这是大家风度,处处在为秦落烟着想。“还有嫁妆问题,我想秦姑娘也不方便拿出太多嫁妆来,所以我也雇人准备了三十台的嫁妆,不过那嫁妆箱子里都是空的,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图个吉利,希望秦姑娘不要介意才好。”

    “可是,我真的是秦天城的女儿呢,外界的传言是真的,当初不过是和家里闹了些不愉快,所以离家出走,然后才认识了王爷。所以,恐怕要让王妃失望了。至于嫁妆……”秦落烟笑容泛起了一丝得意,佯装诧异的问:“难道王爷没有给王妃说吗?王爷在国库里替我挑了一些嫁妆。”

    “国库?”一旁的桂麽麽一听,立刻就跳了起来,难以置信的指着秦落烟,“你说什么,王爷怎么可能带你去国库挑嫁妆?王爷能动的国库里的东西,都是当初皇妃娘娘留下的!”

    秦落烟一怔,倒是没想到听到桂麽麽说出这番话来,她猜想,桂麽麽口中说的皇妃,应该就是傅子墨死去的亲娘。原来,那些国库里的东西,能给她挑选的,都是他娘亲留下的!他是在用他娘亲的东西来给她做嫁妆?

    这样一想,秦落烟觉得反而合理了,哪怕傅子恒再重视傅子墨,也不可能放着朝纲不顾,让他一个王爷去动用国库里的东西。她还在想,他领她去的国库,似乎小了些呢,原来不是真正的国库,怕只是国库里一个替他存放娘亲遗物的地方而已。

    一个皇妃,竟然会留下那么多宝贝的东西,她在世的时候,一定是很得先皇的喜欢吧,否则不会让她积累了那么多的财富。

    萧长月也气得脸色铁青,连极力想要维护的雍容形象都有些绷不住,她也是头一次听说傅子墨的娘亲还留下了这么多的东西,“桂麽麽,您说那些东西都是娘亲的?”

    桂麽麽点点头,“没错,当时皇妃甚得先皇的宠爱,而且作为一个女子,还屡立奇功,替先皇出谋划策稳定了边疆的局势,先皇隔三差五就赏赐皇妃金银珠宝,所以积累起来的财富夸张到让人咋舌的地步。”

    萧长月一听,气更大了,连看秦落烟的眼神也越发的阴狠起来,她咬牙切齿的道:“没想到王爷如此宠爱妹妹,竟然连嫁妆都替你备好了。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左右其他的事礼官也会准备好,一会儿让礼官来和你说吧。我有些累了,就不多说了。”

    她来得突然,去得也匆匆。

    来的时候,带着商量婚礼细节的借口,实则不过是想来羞辱秦落烟一番,谁知离开的时候,却是连一点儿细节都没有心思说了,羞辱不成,反被添了心中之堵。

    看着萧长月气冲冲的带着桂麽麽一行人离开,青竹嘴角泛起了开心的笑,“夫人,青竹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能把王妃气成这样,也不容易。”

    秦落烟轻笑了一声,打趣道:“青竹,她可是王爷的正妃,按主仆,你不是应该帮她的吗?好歹她才算王府的女主人。”

    “怎么会?青竹是王爷的人,王爷重视谁,交代我伺候谁,谁就是我的主子。”青竹缓缓的屋子里走着,哄着小御景睡觉,回答这个问题没有丝毫的难度。

    下午的时候,牧河来了,说是按照傅子墨的吩咐,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要送她回将军府。

    秦落烟早就让青竹收拾好了东西,原本想带上小御景的,可是傅子墨有吩咐,不让小御景立刻主院半步,所以只得将小御景交在了金木的手上,她则是带着青竹一人就上了马车。

    虽然今天去将军府,明日就会嫁回来,不过是一天的时间而已,可是看着睡意朦胧的小御景,秦落烟还是心中很是不舍。

    “夫人,王爷昨日就交代我了,这次回将军府只要夫人愿意,青竹会动手教训将军府任何一个人,包括秦将军。”马车里,青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秦落烟诧异的看向她,“他这么吩咐的?”

    青竹点了点头,“对。王爷就是这么吩咐的。”

    他倒是想得仔细,这么多年没回秦府了,他当她是回去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