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中毒
    秦天城已经举家回凤栖城一年多,也算是在凤栖城稳定了下来。他身为云城守将多年,天高皇帝远,原本就在云城捞了不少的好处,所以回了凤栖城便购置了一个还算体面的宅子,又置办了许多的店铺。

    在凤栖城的秦府,秦落烟还是第一次见到,当马车停在秦府的门口时,秦落烟在青竹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看着眼前比云城更加奢华的院子,她心中禁不住一阵冷笑。

    秦天城带着秦家直系亲属所有人已经等候在了门口,站在她身旁的是眼睛红肿的陈氏,陈氏身后还有几个打扮得美艳的妇人,其中有些秦落烟认识,有些确实生面孔,想来是这两年秦天城又收的小妾吧。

    对于这个社会的男尊女卑,但凡是有点儿实力的男人都会不断的收纳美貌的女人,秦落烟已经实在无力吐槽,对这些人来说,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只有她觉得匪夷所思而已。

    “落烟回来了,回来了就好。”秦天城率先走了过来,称呼换成了亲密的落烟,前几年在将军府中,他还是连名带姓的叫秦落烟的,如今因为武宣王的关系,他却不敢在秦落烟面前有丝毫的不恭敬。

    站在秦天城身后的人随着也向秦落烟行了礼,只有陈氏,一双眼睛充满阴狠的瞪着她,竟是有些不管不顾的意味。

    “看来将军夫人不是很想我回来呢。”秦落烟冷笑一声,脚步未动,大有不想进秦府的意思了。

    秦天城回过神,看见陈氏的表情,气得抬起手一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脸上,又冲身后的两名护卫吩咐道:“夫人这几日身体不好,将夫人带回院子里,找个大夫好好看看,没有我的吩咐不准随意出院子!”

    两名护卫领命,拉着陈氏就走了,陈氏捂着脸,眼中幽怨,却是咬牙切齿零碎的怒骂着,不够有秦天城在,她不敢骂得太大声,所以嘀嘀咕咕的倒是让人听不真切。

    秦落烟浑然不在意她的碎碎骂,对她来说,陈氏被秦天城当众怒打,已经算是 一个下马威了,果然,其他人一见这个情景,立刻将腰杆放得更低了一些。

    秦天城道:“落烟,你娘她这几日因为欣儿的事情心情不好,你别介意,我专门让人收拾了院子,你且看看满不满意,需要什么尽管说。你是爹的女儿,这血缘关系是改变不了的,你嫁得如此人家,爹也替你高兴。”

    能盘上傅子墨这根大树,哪个权贵会不高兴?

    秦落烟摆高姿态,仰头挺胸的对秦天城点了点头,在秦天城的引领下进了秦府的大门。当他们前脚一走,曾经秦天城身边的几个老人就忍不住相互咬耳朵。

    “神气什么?还没成亲呢,孩子都生出来了,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也好意思在我们面前摆架子?也不想想当初的将军府的时候,为了吃几块肉还一个劲儿的给我们拍马屁呢。”

    “你小声点儿,哪怕这小贱人让我们再不耻,现在好歹也是武宣王的女人,我们可惹不起。你没看老爷都顺着她吗?连陈氏都被打了,我们最好不要去招惹。”

    “这个我当然知道,那武宣王终归是个风流的男人,她如今是风光,就是不知道能风光几时候,到时候武宣王有了新宠,她这种女人下场啊可会很惨,我们不着急,等她落魄了,到时候再收拾她。”

    几人这么说着,款款摇摆着身段儿跟了进去。

    只不过,她们刚走进院门,就见一双眼睛冰冷的盯着她们,她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冰冷眼睛的主人扬起鞭子就挥了过来。

    先前议论的几人身上都挨了鞭子,又都是娇滴滴的女人,立刻就叫喊了起来。

    “我们王府侧妃也是你们几个小妾能随意谈论的?再犯者,死!”青竹不慌不忙的收起鞭子,这才走到了秦落烟的身边。

    秦落烟不懂武功,听不到走在后面那几人的话,可她青竹却是耳聪目明,几人的讨论声被她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你一个丫鬟都敢打我们,老爷,老爷,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几名小妾一边哭一边来到秦天城的身边。

    秦天城看了一眼秦落烟似是而非的嘲讽笑容,额头上的青筋鼓鼓的跳动,他转身一脚就踹翻了那小妾,“谁允许你们随意编排侧妃娘娘的?嘴巴闭紧点儿,这顿鞭子还是轻的了,再有下次,我将你们逐出将军府去。”

    几名小妾有些不敢相信秦天城会说这样的话出来,为了一个他曾经根本不喜欢的庶女,他竟然动了这么大的怒火。

    只是,秦天城如今的极力维护,秦落烟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哪怕,这样的场面,是她曾经在受欺负的时候祈盼过的清净,甚至当初,她甚至根本不敢想秦天城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只要他能开口阻止他们的作恶就够了。

    可是没有,秦天城对于她被欺辱的时候,不闻不问,甚至在让她出嫁的事情上,还做了帮凶。

    如今,他也不是真心替秦落烟着想,一切不过是为了讨好傅子墨而已。

    这就是权势的力量,能让一个人做出他自己哪怕不愿意的事,也能轻易达到自己的目的。

    秦落烟觉得有些冷,拉拢了肩上的披肩,越发对秦天城这个人有些不耻,能做出这样反复的举动,而丝毫不觉额脸红心跳的人,这无耻的地步也算一个境界了。

    人心,就是这般冷漠。

    秦天城为她准备的院子很好,每一个房间都能感受到阳光的充沛,连院子里的花草似乎都经过了精心的修饰,房间里的摆设看得出也是用了心思的。

    “怎么样,还满意吗?”秦天城脸上带着温和慈爱的笑容,带着秦落烟在院子里四处看。

    秦落烟点了点头,“辛苦秦将军了。”

    “怎么还叫秦将军,我可是你爹,父女之间哪里有隔夜仇,落烟这么叫,是还在怪我这个做父亲的了?”秦天城失落的摇头叹气,又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一副画像,“你看,你娘的画像我的专程让人找出来了,你娘死得早,兴许你的印象还不深,可是你都要大婚了,我想她如果看见了,也会高兴的。”

    她娘?

    秦落烟看着墙上的画,心中禁不住冷笑,这画一看就是才画的不久,连那画质的颜色都是新的,说是找出来的东西?这是将她当成了曾经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庶女四小姐秦落烟?

    而且,秦天城真的还记得画上的女人?确定这画像没错?秦落烟想,连那女人的脸兴许也只是随意画的吧。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和她拉近距离,让她看在她娘的情分上心软一些而已。

    只是可惜,秦落烟不是当初的秦落烟,而这个传说中的娘亲,也不是她真正的母亲,所以她实在没有什么共鸣。

    “嗯,有劳秦将军了。”秦落烟嘴上道谢,却依旧没有改口。

    秦天城看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罢了,为父也不勉强你了,总归是一家人,为父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想通的。对了,为父替你准备了一些嫁妆……”

    “不用了。王爷已经替我准备好了,一会儿就会派人送过来。”秦落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又道:“秦将军,我有些累了,想歇会儿。”

    她这婉转赶人的意思,秦天城这样的人自然是听得懂的,立刻道了一声让她好好休息,又叮嘱了院子里几个负责伺候的丫鬟婆子,这才带着其他人离开。

    等他们都离开之后,秦落烟才站在长廊下,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和缥缈的白云,心中忍不住有些感慨。

    时隔两年,再回将军府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把她当成菩萨一般的供着,就连那个曾经拿剑指着她的名义上的父亲,都做出讨好求全的模样。

    只是,她却真的高兴不起来。

    原来报复,真的不能使人快乐啊。

    “青竹,一会儿你去陈氏院子里帮我问她一句话吧。”秦落烟视线落在天边,嘴上却淡淡的吩咐这青竹,“你帮我问问她,考虑得怎么样了?”

    青竹应了声,立刻就去办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青竹就回来了,不过她的脸色似乎并不好看,她来到秦落烟的身后,道:“我问了这句话之后,那陈氏就开始骂您,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您要杀了欣儿的话,就先杀了她吧。”

    “她以为,我不敢动她?”秦落烟笑了,她骨子里是一个善良的人没错,可不代表这份善良是对自己的敌人留下的。

    那陈氏,难不成忘了当初她买凶杀人,那些杀人一路追杀秦落烟的时候?

    “夫人,要不要我去教训她。”青竹又问。

    秦落烟这才收回视线,转身对青竹摇了摇头,冷冷的笑道:“不用,杀这种人,不要脏了我们的手。”

    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她谈论起杀人来,也能这么云淡风轻了?是她经历了太多,还是已经习惯了这个社会的弱肉强食?这样的改变,她不喜欢,却又无法阻止,如果她不适应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那死的,就是自己了。

    晚上的时候,丫鬟送来了丰盛的晚餐,除了皇宫大内和摆宴席的时候,谁也不会一桌子上摆上几十个菜,而现在不过是给秦落烟一人送的饭菜,竟然就是这样的规模。

    秦天城也不请自来,说是要陪秦落烟吃出嫁前的最后一顿娘家饭,他极力的将一个父亲的角色扮演好,脑海里想着的却是下午送来的哪些嫁妆。

    因为要嫁妆登记入册,明日婚礼的时候,还有唱读嫁妆这个环节,所以他便带着人亲自清理嫁妆,一番清理下来,到最后他的手已经禁不住微微颤抖。

    那么多的珍贵财宝,是他一个将军都无法弄到手的,他敢说,他如今的所有家底加起来,还抵不上其中一个箱子的价值。

    而这些,都是武宣王替秦落烟准备的嫁妆,虽然只是走走过场,这些东西还是要送回武宣王府的,可是却也让他再一次肯定了武宣王的财力和对秦落烟的重视。

    所以,吃饭的时候,秦天城原本就低的姿态,更是低了好几个档次,他伸手替秦落烟夹了菜放进秦落烟的碗里,“明天就要出嫁了,大婚的礼数很多,好多新娘子都没有时间吃饭的,你今日多吃点儿,明日也多养几分力气。”

    秦落烟却皱了皱眉,将他挑过来的菜又夹回了他的碗里,“我不爱吃这个,我还是自己来吧。秦将军,您吃吧。”

    虽然没有叫她爹,可是和下午冷漠的态度比起来,她这一次的态度算是很客气了。

    秦天城有些受宠若惊,脸上也满是和蔼的笑,他就知道,一个女人家而已,一点儿小恩小惠甜言蜜语就会被感动,这样想着,他夹起了碗中的菜就吃,还边吃边道:“好,好,我吃,我吃。”

    秦落烟嘴角一直挂着温柔的笑,点了点头,这才准备替自己夹菜,谁知筷子才刚放在菜品上,就见秦天城捂着肚子满头大汗的痛呼起来,“这、这菜有问题!”

    “什么?”秦落烟也吓得丢了筷子,赶紧过去扶秦天城,又冲青竹吩咐道:“快去找大夫!”

    秦府里的管家和护卫原本就在门外伺候着,一听屋子里的动静便都跑了进来,众人一看秦天城中毒,立刻惊慌失措的去找大夫。

    秦天城痛得表情扭曲,被扶到软榻上休息,秦落烟却是一阵摇头叹气,“到底是谁,竟然在饭菜里下药?这些饭菜是送给我吃的,想来那人也是为了害我。只是没想到秦将军竟然来陪我吃饭,倒是无端的被殃及了。”

    她这么说着,又担忧的看向青竹,“青竹,你赶紧收拾收拾,这秦府里太不安全了,等一会儿大夫来了,秦将军若是没有大碍的话,我们还是连夜回王府吧。”

    青竹正要应声,却见秦天城强忍着痛苦伸手抓住了秦落烟,他拼命的摇头,着急想说话,偏偏又痛苦非常,一出口就变成了狼狈的低吼。

    他是将军,是武将,在这种时候,最是要稳住武将的气节,可偏偏这狼狈的低吼一出,就显得他不够勇武,周围的护卫丫鬟们见了虽然脸上不敢表现出来,可是心中却也有几分看轻的。

    秦落烟眼中一闪而逝的冷笑,建立一个人的威信很难,可是要毁去,不是也很容易吗?

    “秦将军,你别着急,有什么话等一会儿大夫来了再说。”她佯装不懂秦天城要说什么。

    其实,不用想,她 也知道,无非就是不让她现在回王府罢了。

    如果她这时候回去,不就是让武宣王知道了有人对她下毒的这件事?武宣王连日来对他的打压,已经让他喘不过气来,就等着讨好秦落烟好免去那些打压,此时如果再出问题,那他这个将军兴许也做不下去了。

    秦天城想说话,又是一阵狼狈的哀嚎出口,这一次,周围的人似乎有些把持不住,角落里的两名护卫已经露出了不耻的表情来。

    男人流血不流泪,一个左将军的人,却哀嚎得跟个娘们儿似的,怎么能让人信服?

    大夫来得很快,提着药箱在软塌边上坐了下来,查看了一番秦天城的情况,立刻大惊失色跪倒在地,“将军恕罪,将军恕罪!将军是中了毒……”

    “中毒,你就解毒啊,快开方子,跪着求饶是什么意思?”秦落烟怒目而视,一阵低吼,气势全开,吓得那大夫不住的磕头。

    “不、不是我不开方子,实在是这毒太霸道了,我只是个寻常大夫,哪里会那么多解毒的方子,现在要么就是有针对这毒药的解药,要么就是有解毒的奇珍异草,可以解百毒的那种,兴许可以一试。”大夫磕着头颤抖着回答。

    秦落烟在屋子里徘徊,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秦府的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都吓得有些六神无主,尽是失去了主意。

    “要不,还是我去找王爷,让他请个宫里的太医来看看吧。”秦落烟拧着眉头,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

    秦天城却抓着她,拼命的摇头。

    “秦将军,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顾忌这么多做什么?不找太医的话,哪里去可以解毒的奇珍异草来?”秦落烟一边摇头,一边要扯开他的手。

    却见秦天城反应更大了,一手死死的抓住她,另一手拼命的指着外面。

    秦落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院子里,空荡荡的,似乎什么也没有,她一脸的疑惑,却见一旁的管家突然恍然大悟的吼了起来。

    “我知道了,将军是说侧妃娘娘的嫁妆里有可以解毒的奇珍异草!”

    秦落烟低着头,似乎在沉思,实则藏住了眼中的嘲讽,秦天城,果然打起了她嫁妆的注意,她抬头,眼中的嘲讽依然不见,反而是点点头,道:“对了,我嫁妆里有几样解毒的奇珍异草,虽然嫁妆珍贵,不过也比不上人命来得重要。青竹,你去选一颗过来,除了那一株,其他的随便拿一样吧。”

    青竹点了点头,立刻就和管家去取了。

    秦天城这才松开了拉着秦落烟的手,只是先前他太过于激动,一口鲜血又忍不住吐了出来。

    跪在地上的大夫赶紧起身给他扎针,稳定病情。

    “老爷,老爷,你怎么样了?”收到风声的陈氏这才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进了屋,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秦落烟便一头扑到了秦天城的身上,“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可不要吓我啊,这一大家子人还指望着您过活呢。”

    “将军夫人别担心,侧妃娘娘已经让人去取解百毒的药了。”那大夫看见陈氏,知晓她将军夫人的身份,所以立刻出声给她解释,表情上倒是有些讨好的意思。

    “解百毒?”陈氏一听,神色大变,“将军中毒了,中的什么毒?”

    那大夫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只得硬着头皮道:“我才疏学浅,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毒,将军是吃了那饭菜才中的毒,我想只要 有解百毒的奇珍异草,将军应该会没事的。”

    “应该?”陈氏气得牙痒痒,对大夫这磨砺两可的话很是气结,她焦急的站起身,也顾不得许多,赶紧对贴身老麽麼吩咐道:“我那里有颗上次在以为游医那里得来的解毒丸,你赶紧去拿来!”

    陈氏不着痕迹的冲那老麽麼使了一个颜色,那老麽麼立刻领会,起身就拿药去了。

    陈氏的院子离这里近,所以老麽麼回来得很快,她拿着一个小匣子来到陈氏面前,陈氏赶紧拿出里面的药丸,作势就要往秦天城口中喂。

    秦落烟却冷笑一声摁住了她的手,“将军夫人,将军身份贵重,你这么给他喂药,万一出了纰漏谁负责?”

    陈氏看见秦落烟就来气,一把挥开她的手,吼道:“将军是我的相公,我还能害了他不成?都是你这小狐狸精害的!回头再找你算账!”

    秦天城眼神也有些犹豫,可是到底是相处了十几年的夫妻,所以当陈氏喂药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将药丸吃下去。

    陈氏替秦天城端来了热水,正喂他喝着热水,谁知秦天城一口鲜血就突然喷了出来,血滴飞溅,落了陈氏满头满脸,让她的模样看上去非常的狰狞。

    “啊!”陈氏的尖叫声充斥着整个院子。

    秦天城两眼一瞪直直的又倒回软榻上,嘴角已经歪斜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睛狠狠地瞪着陈氏。

    “大夫,你赶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秦落烟先前就退开了很远,所以并没有被鲜血波及,这才问那大夫道。

    大夫上前诊治一番,脸上的神色越发的疑惑震惊了,“这、这……将军体内的毒怎么越来越厉害了?”

    大夫这么一说,那陈氏踉跄倒地,不敢相信的摇着头,口中喃喃的念叨着:“怎么可能呢,这明明是这毒的解药!明明是这毒的解药的!红丸是毒药,黑丸是解药,怎么可能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