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章 男人的自尊心
    原本天气就极其寒冷,再加上秦落烟此刻只是包裹着一层薄薄的衣服,从头到尾感觉到的都是彻底的寒,只是,这样的寒却抵不过心中的冰凉。

    到底,对于有权有势的男人们来说,女人不过是权利和财富的附属物,没有哪个男人能免俗,为美人而弃江山这种事,是只有电视剧里才能发生的事。

    秦落烟眉眼低垂,突然没了再看一眼傅子墨的欲望,这个男人,为何总是每次给她希望之后又狠狠地将这份零星的希望无情掐碎?

    傅子墨将秦落烟放在地上,才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匕首的寒光落在秦落烟的脸颊上,越发显得她的脸色苍白了几分,这种我见犹怜的表情却完全没有让傅子墨的动作又丝毫的停顿。

    “动手吧。”无尽在催促着,眼中越来越兴奋,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喜欢看这个场面,他想要看小贱人被他亲手了解的样子,这样想着,无尽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整个人都流露出一种邪魅的气息。

    傅子墨举着匕首靠近秦落烟的咽喉,匕首很锋利,不过刚刚靠近她的皮肤,就让她的皮肤出了一个细小的口子,鲜血一滴滴的往外涌,只要他再用半分力,就能割断秦落烟的咽喉。

    无尽几乎要拍手叫好了,可是,突然间,傅子墨回了头,傅子墨在笑,笑容里是毫无遮掩的嘲讽,无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匕首出现了自己的面前。

    “扑哧”一声,是匕首插入皮肉的声音。

    无尽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匕首,“你、你……”

    “你以为,本王还是当初那个两尺高的孩子吗?”傅子墨冷笑,站起身,缓缓向无尽走了过去,“你以为,就凭你,能伤得了本王?不佯装让你占些便宜,怎么能让你放松警惕,能用办分力气解决的事情,本王绝对不用一分。”

    无尽不相信,拼命的摇着头,他不断往后退,想要发信号给那两名黑衣人,可是他的手才刚举起,就发现从崖顶上掉下两个人影来。

    两个人就从山洞口前落了下去,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从这个高度跌下山崖去,就绝对不会有活命的机会。

    “你、你……”无尽太过于吃惊,所以有些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事。

    傅子墨摇了摇头,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不会真的以为本王会孤身一个人来这里吧?”

    似乎为了印证傅子墨的话,山洞口出现了五六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手拿长剑,将山洞口堵了个完完全全。他们的目光冰冷,似乎没有人类的情感,可是从他们先前出现的速度就能看出他们绝非一般人。

    无尽似乎明白了什么,指着傅子墨怒吼道:“家族武学不能外传,你竟然敢擅自将家族武学外传,还培养出了这些势力……”

    “家族?”傅子墨摇了摇头,“那是你的家族,不是本王的。一个从来没把本王当成人看的家族,你觉得本王会衷心?”

    无尽脸色苍白,胸膛上汩汩的流着鲜血,早已不复先前的意气风发,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狼狈的败犬,他往后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傅子墨,似乎在盘算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不过,傅子墨似乎等得很久了,已经不耐烦了,所以他不再说话,而是抬起手,一掌,只一掌,就将无尽打倒在地。

    一掌之后,无尽倒在地上便再也爬不起来,“这、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他还是台下看傅子墨了。

    傅子墨眉眼之间阴沉如墨,他走到无尽的身前,蹲下身,没有丝毫犹豫的从无尽胸膛上拔出了匕首,然后一刀,就切在了无尽的下腹。

    秦落烟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就见匕首落下的时候,无尽身下那属于男人的东西飞了起来,她本以为傅子墨会一刀了结了无尽的性命,可是他没有,他只是让无尽变成了太监。

    “把他带回去。让他这么死,倒是太便宜他了。”傅子墨似乎觉得脏,丢掉了手中的匕首,然后转身走到秦落烟的面前,脸上又变得铁青,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锁骨上,那里,有一块红紫色的吻痕。

    他的瞳孔一阵瑟缩,再看秦落烟的时候就变成了冷漠。

    “我没有,他没有碰我,真的。”秦落烟急切的想要解释,可是傅子墨已经转身离开,等到她还想继续说的时候,他人影一闪已经消失在山洞内。

    几名黑衣人带着重伤的无尽离开了,只留下一名黑衣人留下,留下的黑衣人一件件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然后走到秦落烟的身前,替她一件件的穿了起来。

    这黑衣人走近之后,秦落烟才发现,这黑衣人是个女人,不过哪怕是女人,也是一个冷漠至极的女人,至少,在这黑衣人替秦落烟穿衣服的时候,黑衣人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没有鄙夷,没有动容,什么也没有。

    秦落烟看着山洞的方向,山洞口已经空无一片,没有留下傅子墨丝毫的痕迹,可是脑海里,却是他先前转身的一幕。

    在得知她被“玷污”之后,他没有关心她是否难过,没有关心她是否受伤,他就那么冷漠而嫌弃的转身了。

    这就是男人,首先考虑的,竟然是他可怜的自尊心。

    仿佛一瞬间,秦落烟的心,就彻底的冷了下去。

    黑衣人将秦落烟穿戴好之后就扛着秦落烟出了山洞,秦落烟只感觉风声赫赫从耳边划过,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一个观景台上。

    观景台上,一名老道唯唯诺诺的跪在前面,身旁一名小童子也是噤若寒蝉。

    秦落烟只匆匆看了一眼,就看见老道的双眼在流血,连那小童的双眼也被人生生挖去。就因为他们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所以他们的眼睛变没有了。

    人性,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残忍很多。

    “主子留下你们的性命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自己掂量掂量。”扛着秦落烟的黑衣人对那老道冷声道。

    那老道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绝不会多说半分。”

    黑衣人点点头,再看秦落烟的时候终于带了些情绪,“哼!你这女人还真是祸水,换了以前,这两人原本就该杀掉的,主子竟然心软的留下了他们的性命。希望主子的心软将来不会替我们带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