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守灵
    回到武宣王府的时候,天已经灰蒙蒙的一片,再过片刻,世界就会陷入彻底的黑暗。

    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婚宴算是彻底泡汤,黑衣人将秦落烟丢进她自己的房间后 就离开了,她身法诡异,来的时候悄无声息,离开的时候更没有引起一个人的注意。

    秦落烟依旧还穿着白天那身喜服,屋子里很暗,没有人来点灯,她坐在凳子上,目光落在桌旁的一处地面上,那里,是青竹死的时候倒下的地方。

    她告诉自己,放纵悲哀只允许一刻!

    所以,她安静的坐着,直到天彻底黑尽了之后,她才站起身,找到火折子将蜡烛点燃了。

    一刻钟,到了。

    院子里的丫环家丁发现屋子里突然有了光,尽皆被吓了一跳,毕竟,这里白天还死了人,所以胆小的就远远地避开了去,几个胆子大的约了一起前来查看情况。

    一名家丁推开房间的门,就看见背对着门站着一身红色喜服的女人,也不知是哪个胆小的尖叫了一声,其他人也跟着尖叫了起来。

    “鬼啊!”

    秦落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回过神却见几名丫环家丁已经跑远,本想叫住他们,可是话刚出口就见院子里出现了几十名侍卫,经过天百的事情以后,这里的防卫越发严密了。

    为首的正是金木,他举着佩刀都了过来,看清秦落烟的脸以后,一脚踢翻了那先前鬼叫的家丁,“是夫人,你们乱吼什么!”

    几名丫环家丁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身穿红色喜服的女人正是秦落烟,几人赶紧唯唯诺诺的爬到秦落烟的面前磕头认错。

    秦落烟没有理会认错的丫鬟家丁,只是看向金木,“小御景呢?”

    “夫人放心,王爷回来以后就亲自在照料了,只是……”金木似乎欲言又止,想了许久,才硬着头皮道:“王爷似乎心情不好,而且,也没有说您要回来,所以下人们才不懂事。”

    “哦。”秦落烟应了一声。

    原来,他竟然没有说过她会回来。

    他是觉得她的身子脏了,所以嫌弃她了吗?竟然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她越想觉得越是可笑,哪怕她真的经历了这种事情,最受伤的,不应该是女人吗?这个时候,他不出声安慰让她走出困境就罢了,竟然还对她生气?

    这样的男人……

    秦落烟忍不住呵呵的笑了几声,金木见她笑,一阵莫名其妙,正想关怀几句,又听她问:“青竹呢?”

    “王爷有令,将青竹厚葬,所以已经在准备后事了,明天早上就出殡。”因为是丫鬟,到底不是主子,所以哪怕是厚葬,却也不可能像寻常人家一样精挑细选的挑好日子下葬,而这已经是很优厚的了,如果是一般的丫鬟,死了之后都是乱葬岗或者随意挖个坑埋了的。

    所谓的厚葬,不过是多一座坟,多一座碑而已。人的性命在这个时空就是如此的廉价。

    “灵堂设在哪里?”秦落烟问。

    金木一怔,有些怪异的看向秦落烟,“因为是奴婢,所以是不设灵堂的,设了也没有人替她守灵。”

    秦落烟一听,心中觉得有些烦闷,一口气堵在喉咙处,让她整个人都异常难受,终于,她轻咳一声,才哽咽着道:“找个偏僻无人的院子,找一个空置的房间设个灵堂吧,我去给她守灵。”

    她的话一出口,不只是金木的脸色变了,就连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从来只有奴婢替主子守灵的,还没有听说过主子替奴婢守灵的,奴婢是贱命,主子是金命,哪有主子却给奴婢守灵的道理。

    “不可、不可!”金木赶紧摇头拒绝,“夫人如今是武宣王侧妃,身份尊贵,万万不可去给奴婢守灵。夫人的好意,我想青竹泉下有知,会知道的。”

    秦落烟嘴角勾起一抹凄凉的笑意,她是侧妃,身份尊贵?可笑的是这个婚姻何其脆弱,不过是一个捕风捉影的误会,就让它变得泥泞不堪。

    “我说的话,不如傅子墨的管用是不是?”因为心中凄凉,所以秦落烟说话的时候就多了一份冰冷,“要不,你去问问傅子墨,就问他,我要去替青竹守灵他准不准,你就给他说,如果不准,我就如他的意,索性也三尺白绫了解了自己,这样,既能让他满意,也不给他丢人。”

    金木诧异的看向秦落烟,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从王爷回来之后就明显的感觉到气氛不对劲,王爷不说,他也不敢问,如今看来,连秦落烟心中都充满了怨气。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知道两人都在气头上,金木谁也惹不起,只能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秦落烟就站在门口等,她不动,其他人也不敢随意乱动。

    所以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当金木回来的时候,跪着的丫环家丁依旧跪着,站在一旁的侍卫依旧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动作。

    “他怎么说?”秦落烟冷冷的道。

    金木拱手行礼,恭敬的回答道:“王爷说,随你。”

    秦落烟轻哼一声,“那还不快去办。”

    “是。”金木赶紧领着人退走了,临走的时候还随手打发了那几名依旧跪着不敢动作的丫鬟家丁。

    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秦落烟一个人来。

    夜风微凉,她穿着这顶级材质做成的喜服,却并不觉得冷,只是,当人们都离开之后,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冰冷,只剩下一片无尽的悲哀。

    一个时辰以后,秦落烟换了一身白色的衣裳,在金木的引领下来到了一个偏僻的院子,武宣王府很大,即便在这里已经住了一段时间,有时候她依旧分不清东西南北。

    小院里灯火通明,有两名丫鬟也身穿白服站在门口,看见秦落烟来的时候恭敬的下跪行礼。

    灵堂设在院子的堂屋,屋檐的各个方向都被挂上了白色的帷幔,在夜风的吹拂下,飘飘荡荡,偏偏没有丝毫的人气,看上去越发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