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可悲的无尽
    傅子墨却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要伸手扶她的意思,“起来。”

    当他用这种漠然的目光看她的时候,她已经个感觉不到脚踝的疼痛了,因为心中的某处,也一样抽痛着。

    原来,不知从何时开始,不经意间,她竟然也会在乎他对她的态度了。

    她咬了咬下唇,将眼眶里的湿意逼了回去,然后固执的撑着墙壁站了起来。

    傅子墨回过神继续往前走,没有注意到秦落烟脸上一闪而逝的失落与痛心。她忍着脚踝的疼痛,艰难的跟上他的步子,他走得很快,她却也固执的不落后半步。

    终于,傅子墨来到了一道石门前,他伸出手在石门上有节奏的敲打了一阵,不一会儿,石门开了,站在门口处的是一名黑衣人。

    虽然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可是秦落烟还是认出了她,这黑衣人正是给她穿衣服的那个唯一的女性黑衣人。

    “霓婉,人呢?”傅子墨冷声问。

    被唤作霓婉的黑衣人错身让开了道路,恭敬的答道:“在里面的隔间里……”她话说到一半,看见傅子墨身后的秦落烟,似乎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呃……场面很混乱。”

    秦落烟这才知道,这个黑衣人叫霓婉,霓婉,多么好听的名字,只可惜她蒙着脸,看不清她的容貌。

    傅子墨从霓婉身前经过,见秦落烟还愣愣的站在门口,脸色立刻沉了下去,冷笑道:“不用盯着霓婉看,她不比你丑。”

    秦落烟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毕竟一直盯着人看的确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她这才跟着傅子墨往前走去。

    霓婉站在两人身后,扫过秦落烟一瘸一拐的腿,又看向两人前去的方向,忍不住道:“主子,那屋子里很混乱,夫人过去的话……”

    傅子墨冷冷的回头,没有说话,只是那么冷冷的看了一眼,霓婉就吓得跪倒在地。

    “霓婉逾距了。”

    那密室里到底有什么,能让霓婉那么紧张?秦落烟越发有些好奇了,这里是真正属于傅子墨的地方,这里的人是他亲手培养起来的人,这些人的本事似乎比金木等人还要强大很多,什么东西能让他们紧张?

    也许,不是紧张,只是不愿意让她看见罢了。

    秦落烟不知道,远处的霓婉看着她和傅子墨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傅子墨率先来到了隔间的门口,那隔间的门是用铁棍编织成的,从编织的缝隙里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他转过身,见秦落烟还一脸茫然的表情,脸色更沉,粗鲁的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扯了过来。

    秦落烟只觉得一阵眩晕,再然后就被隔间里的场面所震惊得忘了眩晕的反应。

    隔间里,一个面容狰狞的男人用光溜溜的身体将一头猪压在了身下,他的神情已然癫狂,房间的各个角落里都散落着凌乱的衣服,还有一张半面的铁质面具。

    男人的脸,非常的丑陋,上半张脸似乎经受过重创,仿佛快要融化一般的只留下一对恐怖的红肉,下半边脸却生得皮光柔滑很是完美,正是这样的反差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觉得那丑,则越丑,那美,则越美。

    隔间里,让秦落烟无法忽略的,还有五六头倒地身亡的猪,那些猪的身体上都还流着鲜红的血,似乎刚失去不久,整个场面就如同霓婉说的异样,很混乱!

    饶是作为现代女性的秦落烟,曾经看了无数变态的社会新闻,可是当如此真实而扭曲的一幕发生在先前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阵阵作呕。

    傅子墨的脸色,从头到尾都没有变化过,一直冷得让人胆寒,看见她干呕,他一声冷笑,“你看,无尽就是这样,不管是男人、女人、老的、小的,甚至是畜生,他都不会放过,你如此美好,而他却放过了你,你觉得,可能吗?”

    他的话,无疑对秦落烟来说才是最残忍的,他给她看这个场面,就是为了告诉她,无尽是个多么变态的人吗?

    她哪怕心中作呕,却依旧咬紧牙关再次往无尽的方向看过去,无尽眼中猩红,明显就不整成,她反驳道:“现在的他和下午的他明显不是同一种情况,你是给他用药了,还是怎么了?”

    “喂药?”傅子墨摇摇头,道:“无尽修炼的本就是一种邪门武功,他越是碰那些纯净的人,越是能提升武学,所以但凡是有可能,他谁也不放过,他的属下,不分男女都没有一个人逃脱过魔掌。他现在这样,不过是因为受了重创走火入魔了而已。”

    可是,无尽是真的没有碰过她!

    秦落烟心中也越发疑惑,如果无尽真的是那么一个谁都不放过的人,那他为何独独不愿意碰她?甚至在看她的时候,眼中还带着浓浓的嫉妒?

    这不合理!

    一定有什么原因,一定有!

    秦落烟咬着下唇,仔细的思考着,没有发现傅子墨越发冰凉的眸子。

    他以为,她的沉默就是默认了,她果然被……

    心中的火焰燃烧了他的理智,他终于近乎崩溃的大吼一声,一手掐住了秦落烟的脖子,“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他碰你!你哪怕反抗不了他,你还不能选择死吗?你为什么要贪生怕死?你为什么不咬舌自尽!就像那些贞洁烈女一样为了保护自己的清白而去死!如果你死了,本王就不会这么痛苦!”

    傅子墨说话的时候,整个人身上弥漫出一种恐怖压抑的氛围,不单单是只有怒火,更多的还有忧伤和绝望。

    他忧伤,绝望,仅仅是因为她没有用生命去反抗吗?

    秦落烟被掐住了脖子,因为缺氧,她的脸色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这样下去,她很快就会死亡,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傅子墨眼中的绝望让她猛然的惊醒过来。

    一瞬间,她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傅子墨……无尽,是不是对你做过什么?”秦落烟强忍着窒息的感觉低吼出这句话,然后,她看见了傅子墨眼中的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