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第一次表白
    “嘭!”

    在秦落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傅子墨的瞳孔瞬间变黑,仿佛化身为一个永生的恶魔,他活在痛苦之中,所以恨不得用自己的力量去摧毁这世间的一切。

    他的拳头,狠狠的砸在秦落烟身后的铁栏杆上,不过一拳就让那铁栏杆成了粉碎!

    秦落烟吃惊的看着他,根本忘记了此刻的恐惧,她只觉得他此刻恶魔的样子,却让她的心脏狠狠的抽痛得,痛到几乎无法呼吸。

    他的拳头被断裂的铁栏杆划破,鲜血从他指缝间流下,他的意思却有着恍惚的迷失,又那么一刻,他的瞳孔里,只剩下一片无尽的黑。

    “子墨……”秦落烟鼻头一酸就哭了起来,然后伸手握住了他的拳头,滚烫的血液流到她的掌心里,触觉太过清晰,却也提醒着她此刻的真实。

    许是她哽咽的呼声唤醒了他的神智,他的意识竟然渐渐的恢复了过来,漆黑的眸子又有了光亮,直到他看清她担忧的表情,他才眉头一皱,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子墨……”秦落烟又唤了一声,可是傅子墨却并没有回答她的意思。

    他的目光落在秦落烟的后方,突然,他面色一沉,狠狠的将秦落烟拉进了怀里。

    几乎一刹那,秦落烟就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扑了过来,等她回过头的时候,就看见无尽一双嗜血的眸子狠狠地盯着她,没了铁栏杆的阻拦,无尽看她的时候就好像饥饿的狼在看自己的猎物。

    而此时,秦落烟才看清,无尽的下本身因为剧烈的摩擦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他原本就被傅子墨伤了子孙根,如今却又因为欲望而将下半身全都磨烂,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狰狞。

    她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吼!”无尽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猛地想秦落烟扑了过来。

    秦落烟来不及尖叫傅子墨已然抱着她后退,只是,退开三丈开外之后,他就嫌弃的将她推向了霓婉,霓婉一把接住她,拉了她就往外走。

    “子墨怎么办?”秦落烟有些焦急,不断的往后看去,可是霓婉的动作太快了,她只来得及看见一个残影。

    霓婉的身手利落,带着她很快就出了密室,到了密室门口,她正要关上石门,秦落烟赶紧抓住了她的手,“你家主子还没出来,你就不担心吗?”

    霓婉看笑话一般的看着秦落烟,“你在开玩笑吗?那个废物会伤到主子?”

    话虽如此,可是秦落烟总觉得,如果无尽是傅子墨心中的阴影的话,那无尽对傅子墨来说就不会是个废物,而是一座需要越过的高山。

    无尽说他和傅子墨许多年都不见了,傅子墨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纪,那他们曾经见面的时候是多大?

    七岁?九岁?还是十二三岁?

    不管是哪一个年龄,秦落烟都不敢继续往下想,她的背脊发凉,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曾经有那么残忍的事发生在他的身上过。

    也许,傅子墨从头到尾都不是在怪她没有用死来保护自己的清白,不是在怪她失了清白为何还有脸活下去,也许,还是他把她当成了他曾经的自己吧。

    不过,记得谁曾说过那么一句,当排除掉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的,哪怕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眼泪汩汩的往外涌,秦落烟拼命的擦着,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霓婉怪异的看向她,“你到底在哭什么?”

    秦落烟摇摇头,紧咬着下唇什么也不说,只是担忧的趴在石门上够着脖子往里看,似乎想看见里面到底在发生什么。

    霓婉翻了个白眼,终是叹了口气道:“你放心吧,这么多年来,我从未见主子输过。”她真是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担心什么。

    对于她的安慰,秦落烟恍若未觉,只是继续等着,直到一会儿之后,傅子墨浑身是血走了出来。

    她迫不及待的冲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傅子墨,哭道:“傅子墨!我告诉你,他真的没有碰我!也许别的女人他不会放过,可是,我不一样!因为我对你来说不一样,所以他不会碰我!他对你如此变态,对我只是嫉妒,真的,他嫉妒我,所以真的没有碰我!傅子墨,我求求你,你相信我,就一次,就一次,可以吗?”

    说到最后,她已泣不成声,她不想他因此而无悔她,她不怕苦,可是一想到他曾经受过无尽的伤害,现在却要让他在尽力一次,她就觉得太过心痛。

    所以,这一次,她愿意放下骄傲,放下所谓的尊严,用最卑微的方式去求他的相信。

    傅子墨的眼神有些茫然,怔怔的盯着拿着抱着他哭泣的女人,许久,许久,直到她的眼泪浸透了他的衣裳,触及他胸膛的皮肤。

    她的眼泪,是温暖的。

    他突然抬起手抚上她的脸颊,他的手上有血,鲜血在她的脸上划下可笑的痕迹,他却一瞬不瞬的盯着。

    “傅子墨……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哪怕他曾经用那么变态的方式对待过她,可是不知不觉中,她已然喜欢上了他。

    一个经理过那么多苦难的人,还能坚强的在这个世界活下来,他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忍受着无法想象的孤独,难道,还要要求他和正常人一样吗?

    所以,他最初对她的粗暴和残忍,她选择释然了,他能够活着已经不容易,如果还没有宣泄的途径,那他,是不是会疯?

    不就是做那事的时候疯狂了一些吗?她可以习惯,她可以忍!而且,现在的他,已经比最开始对她时,要温柔许多,也许,他也在强制自己改变呢?

    她,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你……说什么?”傅子墨的眸子一瞬间变得深不见底,抚摸她脸颊的手突然收紧,狠狠的捏着她的双颊,低吼道:“该死的女人,你在说什么?”

    他是武宣王,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女人对他有所欺骗!

    秦落烟睁大眼睛,不顾脸颊上的疼痛,依旧固执的一字一句的道:“我说,我喜欢上你了,傅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