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兵器部的武器作坊
    傅子恒又和傅子墨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便带着人离开了,等他一走,秦落烟迫不及待的就扯住了傅子墨的胳膊,“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子墨抬手抚上她的脸颊,眸子里映出她欣喜的神色,她很少在他的面前表现出自己本来的样子,原来,她欣喜的时候,眼角也是微微往上翘的,“你不是很喜欢做兵器吗?”

    一个女子,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怎么可能去学这种原本根本不该女人碰触的东西。

    “我喜欢!可是仅仅是为了我喜欢,您就会给我这样的机会吗?”她可不信,如果是这个原因,他为何早不举荐完不举荐,偏偏是在这个多事之秋。

    傅子墨笑得越发深长了许多,点了点头,道:“不愧是我傅子墨的女人,脑袋还不算笨。的确不只是因为你喜欢,而是本王知道有些事情你一定会去做,哪怕本王不允许你去,你肯定也会偷偷的去,与其如此,倒不如本王帮你一把。”

    秦落烟越听越疑惑,眨巴着眼经盯着她,佯装发怒的在他胸膛上拍了一把,“王爷,知道我着急,您能不吊我胃口吗?”

    傅子墨难得见她俏皮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不过笑容还未绽放完全,他又生生的顿住,缓缓地说了一句,“如果本王说,萧凡,也在兵部的武器作坊呢?”

    “大师兄!”秦落烟一声惊呼,捂住了自己的嘴,她以为她能够平静的面对萧凡的消息的,可是当真的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眼眶中瞬间便腾起了朦胧的水汽。

    “对,你大师兄。”傅子墨有些心疼她的表情,抬起手将她眼角还会滑落的眼泪擦了干净,“本王知道,萧凡一直是你心中的一个结,这个结你不解开,就没办法安心的生活,所以本王给你一个机会。当然,本王也有自己的目的,等你进入兵部的武器作坊,本王会告诉你。”

    秦落烟听见了萧凡的消息,忍不住激动的抓住了傅子墨的胳膊,追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大师兄的消息的?你确定那真的是我的大师兄?大师兄当初被云天喜带走,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兵部的武器作坊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要本王如何回答你?”傅子墨忍不住失笑,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回主院我再慢慢告诉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秦落烟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太着急了,这件事本就是件很复杂的事,一时半会儿肯定说不清楚,虽然以傅子墨的武功,周围若是有人偷听他肯定能发现,可是这里到底是萧长月的地方,也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她点点头,拉着傅子墨的胳膊就往外走,惹得傅子墨又是一阵轻笑。

    回到主院,来到傅子墨的书房之后,秦落烟赶紧替傅子墨到了一杯热茶,乖巧温顺的将茶放在了他的面前,“王爷,您慢慢说,事无巨细,我都想听。”

    她安静的坐在傅子墨的对面,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那迫切的模样实在是让傅子墨觉得有些好笑。

    他也就不继续卖关子了,喝了一口茶开始说道:“你还记得流云世子吗?他爹呼延流云也是一个手握兵权的王爷,呼延王爷和兵部打交道很多,所以举荐几个手能力的人进入兵部是很容易的事。你大师兄的消息,本王最早是听呼延流云说起的,呼延流云当初说他爹和天机阁的人有来往,其中有一个人精神有些疯癫,但是制作武器却非常的厉害,当时本王就在想,这个人会不会是萧凡?所以本王就让人秘密的去查,最后,还真是印证了本王的猜测。”

    傅子墨说道这里,又顿了顿,眼中有些清冷的光芒闪过,继续道:“只是……虽然你大师兄的消息有了,你还是要有心理准备,在云天喜收下被控制了这么久,如今的他,还是不是当初的他,已经很难说了。”

    秦落烟抬眼看他,一时之间没有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随即仔细想了想,又不住的摇头,“大师兄不会改变初心的,你不知道,大师兄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了让我和二师兄离开,他宁愿牺牲了自己。他,二师兄,还有师傅,他们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

    她有些动怒,觉得傅子墨用这种怀疑来亵渎她心目中最敬重的人之一,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幸好面前的人是傅子墨,如果换了其他人,她恐怕早就发火了。

    “嗯,本王也希望他不改初心。好了,这个不说了,本王还是来和你说一说兵部的武器作坊吧。兵部的武器作坊,可不只是一个作坊那么简单。”

    秦落烟也不想继续和他讨论萧凡是否还是当初的萧凡这个问题,也就认真开始听他的介绍。

    “兵部的武器作坊说是一个作坊,其实很不贴切。在建国之初,它的确只是一个作坊而已,可是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兵部的武器作坊从规模和势力上已经完全超出了武器作坊的范围。它负责制作绝大部分南越国将士们的武器,你知道南越国有多少将士吗?不下百万!所以你可以想象,这个兵器作坊的规模有多大。”

    傅子墨提起兵部武器作坊的时候,眼神里也有掩饰不住的敬佩,“而且,它不只是制作武器,还经营着各种金属的流通,整个南越国金属流通几乎都是由它在控制……”

    “我知道,意思是这个武器作坊垄断了金属的流通,相当于一个庞大的控制金属帝国的机器。”秦落烟忍不住接话道,她的心中也是震惊的,没有想到一个武器作坊竟然能发展到控制整个国家金属流通的规模。

    金属,可是制作武器的关键。

    就好像掌握了核武器的国家,拥有了对武器制造业的绝对控制权,如果它不允许你进入这个行业,只要切断你的金属购买源头,那你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丝毫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