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赶时间
    “垄断?这个词倒是很贴切。”傅子墨听着她口中蹦出的这两个陌生的字,有些疑惑,不过却并没有追问,只是眼中的怀疑似乎越发的深邃了些,“所以,你该知道,那才是南越国最核心的地方,就算是他,这么多年也只是能控制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傅子墨口中的他,是南越国君主,傅子恒。

    所以,他们将她安排进兵部武器作坊,这本身的目的就不会太单纯。

    又听傅子墨继续道:“兵部的武器作坊是有神秘家族在掌控,从开国之初,这个家族就负责武器作坊的所有事物,他们衷心于每一代的君主,却又不完全听命于每一代的君主,甚至有传闻,如果遇上了昏君,他们还可以辅佐新的明君上位,当然,这位明君也必须是出自傅家。”

    秦落烟越听,眉头拧得越紧,忍不住叹道:“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家族,你们傅家的先祖也够心大的,将江山的一半交到他们的手中,万一他们族内有人心生逆心,那你们傅家的江山不就岌岌可危了?”

    “你说得没错,所以每一代的君主都兢兢业业,反倒是没有犯过太大的过错,至少这几百年来,这个家族还从未生过异心,反倒是让南越国的势力不断的扩大,到现在俨然已经是各国之首的位置。”傅子墨脸上有一闪而逝的嘲讽,似乎对这个王朝有很大的不满。

    秦落烟知道,他的不满,不是针对这个国家,不过是针对那个曾经的先皇而已。他贵为皇子,却因为皇妃的一句话,他就经历了一个孩子想都不敢想的苦难,那样的父亲,对他,会有多少父爱?

    所以,他不满先皇,也并非不能理解。

    “你想让我进入兵部的武器作坊,是因为出了什么事吗?”秦落烟忍不住问。

    傅子墨抬眸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却道:“的确是有些事,可是等你进入兵部的武器作坊之后再告诉你吧。在你没有通过他的考研之前,说了也没有意义。不过本王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大师兄应该也是为了那件事才混入兵部的武器作坊的。”

    事情涉及到大师兄,秦落烟就绝对不可能有丝毫的犹豫,当初云天喜废了那么大的力气,甚至不惜屠戮本门长老和弟子,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萧凡做得不够好,会不会被云天下所害?哪怕就算萧凡替他达到了目的,又焉能保证他不会过河拆桥?

    萧凡很危险,秦落烟知道,所以她更不愿意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她猛地站起身,想要回房去涉及傅子恒考验的鞭子,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傅子墨道:“对了,王爷能不能让周礼来帮帮我?”

    她虽然是个巧妇,却到底不熟悉南越国的基础武器制造业,有一个懂行的在一旁帮忙更能保证完成任务,这一次,她不想出任何的纰漏。

    傅子墨一怔,随即就点了头。

    秦落烟舒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又回过身来走向傅子墨,她走到他的身旁,弯下腰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吻,“子墨,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还有,这几日小御景就辛苦你了。”

    傅子墨有些诧异,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被她亲吻过的地方,脸颊上似乎残留着她口齿的清香,他突然笑了,“那是我们的孩子,你觉得本王会亏待了他?”

    “不是,就是想感谢你而已。”说完之后,秦落烟索性捧起了他的脸,然后一口就咬在了他的唇上,只是,等她刚想退开,却又被傅子墨摁住了后脑勺。

    他霸道的不让她后退,反客为主,直到她气喘吁吁,他才松开了她的红唇。

    不过,秦落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已经被她强押在了书桌上.。

    “傅子墨!我赶时间!”现在哪有空和他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秦落烟有些气急,就要伸手推开他。

    只可惜,她的力气在傅子墨这尊大神的面前,简直太微不足道,傅子墨只用一只手就将她不安分的两手控制在了头顶,他的嗓音低沉,笑容形如鬼魅,嘶哑的低呼着:“本王……也很急!”

    书房里,又是一室的涟漪暧昧不止。

    主院里,金木抱着小御景站在长廊下,他知道王爷和夫人从王妃院子里回来了,小御景又闹腾得厉害,所以就抱着小御景来了,本想是让小御景去吃饱喝足的,谁知走到院子里就听见书房里传来的声音。

    这种声音,作为贴身护卫的他,实在是听过太多次,每一次听见的时候,他的心中都无比憋屈。

    有时候,他真是想问一问,夫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她难道不知道,他们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原本就要比一般人听得更清楚一些吗?她每一次叫得那么大声,是以为他们所有人都是聋子吗?

    “唉,好想娶媳妇啊。”金木再次叹了一口气,为那些在暗处默默负责守卫的兄弟默哀三分钟,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长期被这种声音所折磨,不知道最后会不会被憋出病来。

    一番折腾过后,秦落烟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已经浑身酸软快要爬不起来,可是一想到萧凡如今的处境,她又怎么也不能安心休息,拿起纸笔就在桌子上开始勾勾画画起来。

    周礼是下午才来王府的,不过因为这里是后院,周礼一个男人也不方便随意出入,所以秦落烟带上自己画的图纸,让牧河在前院找了一个空置的房间作为工作室,让周礼到那里去见面了。

    秦落烟和周礼是见过面的,这个有着银匠身份的匠人,比一般的匠人更专业。不过因为要进入兵器部的武器作坊这件事要保密,所以秦落烟并没有告诉周礼真实的目的,只说要替皇上做件趁手的兵器,想要他帮忙而已。

    周礼一听是要献给皇上的,立刻也上了心,不过当他看见那图纸上的东西时,却震惊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