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打赤膊的壮汉
    传统的长鞭,普通的是以任性大的绳索作为材料,高级一些的,是以坚韧的动物筋骨作为材料,传说更顶级的长鞭是以特殊方法秘制过的皮毛作为材料,而秦落烟的图纸上,画着的却是金属质地。

    金属质硬,从来没有人用它来做过鞭子,因为鞭子是以韧度和柔软度来取胜的,用金属来做长鞭,简直是匪夷所思。

    如果只是这样,断然不能让周礼露出这么震惊的神色,这图纸上,最让人震惊的就是长鞭的设计,类似于一条蛇,竟是由一片一片薄如蝉翼的金属片连接而成,这样的鞭子串联在一起,柔软度有了,韧度也有了,而且还有刀剑之类的锋利边缘,已经完全刷新了他对长鞭的认识。

    “这、这真的是夫人想出来的?”周礼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东西如果拿到市面上,肯定会让所有用鞭的人为之疯狂。

    秦落烟也不卖关子,立刻点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不过图纸虽然有了,可是这金属却是不太好着,我并不了解你们这里有些什么金属材料,这鞭子用的金属片既要有硬度,还要一定的韧性才行,否则一鞭子下去,这长鞭就有可能被撞毁。”

    周礼的心情还处在激动的情形下,只是拿着那设计图纸不断的发愣,连连赞叹着一个好字,他听见秦落烟的话,这才笑着道:“夫人放心,周礼在这一行做了多年,每一种金属的材质我都有所涉猎,也收集了一些样本,如果夫人方便的话,我可以立刻带您去挑选所用的材料。”

    他嘴上这么说,可是一双闪亮亮的眼神已经泄露了此刻的心急,作为一个匠人,能有机会见证这种传奇的武器的诞生,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所以他恨不得立刻就投身入作坊里开始制作这长鞭,只是秦落烟贵为武宣王侧妃,也不可能和他一个粗人一般随意行动,所以他才不好意思将真实想法说出口。

    谁知,秦落烟一听,赶紧点头,“时间紧迫,那我们立刻去看看您收集的样品吧。虽然可以大致做筛选,可是真要制作武器也需要不断的实践和磨合的,挑选出来的样品,我们要好一一进行制作,最后选择出最适合做长鞭的材料才行。”

    她的话,再一次让周礼心生佩服,能说出这番话来的,一定是一个懂行的人,秦落烟年纪轻轻,又是一个女人,能有这番见解,必定是有过长期制作武器积累起来了经验。

    两人说定之后,周礼就带着秦落烟去王府的兵器作坊挑选制作材料。秦落烟作为女眷不方便单独外出,所以牧河和紫苏都跟随她一起去。

    武宣王府的武器作坊并不在武宣王府里,而是在凤栖城难免的一个专门的院子,几人乘坐马车,半个时辰以后才来到了武器作坊。

    周礼和牧河乘坐一辆马车,秦落烟和紫苏一辆马车,周礼下了马车之后就恭敬的对秦落烟道:“夫人稍等片刻,兵器作坊都有些脏乱,我先进去请你一番,以免冲撞了夫人。”

    “周先生客气了,我以前也是长期在武器作坊里呆过的人,还能不了解武器作坊里是什么模样吗?”秦落烟笑着道,又在紫苏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只是,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礼和牧河互看一眼,似乎都露出了震惊的意思,尤其是两人的眼中都有一种想说却不敢说的意思。

    不过,疑惑并没有困扰秦落烟太久,当周礼推开院门的时候,她才明白周礼话中的意思是什么。

    正是下午最忙碌的时候,院子里响起乒乒乓乓的声音,院子很空旷,像是一个巨大的足球场一般,场上有露天的锅炉和水池,每一个锅炉和水池的上方都搭建着挡雨的棚子,而每一个棚子下,都有几名光着上半身的汉子在打砸兵器。

    那些汉子一个个肌肉强悍,举起锤子的时候胳膊上青筋暴露,给人一种野性又阳刚的感觉,秦落烟到底是个现代人,对这种场面虽然有些吃惊,不过却也并非不能接受,在现代,穿个比基尼都是很平常的事,何况只是几十个打赤膊的汉子而已。

    不过,战场的女性也不只是秦落烟,还有紫苏,只见紫苏惊叫一声捂着眼睛退了出去,一张脸上很是委屈,大有一种受了侮辱的意思。

    她让牧河出去陪陪紫苏,自己则是准备跟周礼进入院子,是她疏忽了,印象还停留在现代的武器工作室,那工作室里都是穿着专业防爆服装的同事,倒是忘了古代是冷兵器时代这回事。

    “夫人……”周礼见秦落烟的脸色还算正常,心中松了一口气,可是也不敢再亵渎了她的眼睛,猛地冲院子里的众人吼道:“大家都停一下,先回房把衣服穿好再出来!”

    众人停下动作,这才看清门口站着的几人,其中一个还是美貌无双的女人,众人虽然都是粗胳膊粗腿的汉子,可是脸皮还是薄的,一时之间都有些不好意思,大多数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回房里穿衣服去了。

    门口正前方,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却有些不满意,冲门口的周礼吼道:“周先生,我们都是铁匠,这打铁的时候又热又累,还穿着衣服,不是让人憋屈吗?你这是哪里领个小娘儿们过来,这种地方,也是娘们儿该来的地方吗?”

    “”住口!不得无礼,这是侧王妃!”周礼恨不得捂住那铁匠的嘴,平时都是些大老爷们说话也就没有诸多顾忌,可是当着秦落烟的面,这就让人有些脸红了。

    “侧王妃?”那铁匠怔了怔,虽然不再说不礼貌的话,不过脸上明显还是不赞同的表情,他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什么,声音小让人听不清,不过转身的动作却带着些怒气的。

    周礼赶紧出声打圆场,“侧王妃别介意,他就这个性子,人倒是没什么的,而且打铁是一把好手,再难的东西他都能给你做个七七八八出来。就是有些恃才傲物,所以说话口气冲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