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以柔克刚
    紫苏一脸诧异的听她这么问,“听见了,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她和傅子墨闺房之事为何会有这么多人听见?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尽管心中已经歇斯底里,秦落烟却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深呼吸,再深呼吸之后,她磨了磨牙齿,一字一句的道:“为什么,你们都能听见?”

    她的问题越发让紫苏觉得奇怪,“夫人,您叫得那么大声,我们当然能听见啊,我估摸着整个院子里的人都能听见吧,尤其是那些武功高强的暗卫,他们估计连细节都能听到,像我这种武功半吊子的丫鬟都能听得那么清楚,更何况他们。”

    随着紫苏的话音,秦落烟觉得脑海中有一万头曹尼玛奔腾而过,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压抑叫声了,为什么有种掩耳盗铃的感觉?原来,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以为她叫得很小声?

    一想到每次那种事情的时候,周围数十人,不,甚至是上百人在听墙脚,她就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了,这让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秦落烟抓狂的抱起一旁的软枕捂住了自己的脸,实在是太过于无地自容了!

    “夫人……”紫苏见她奇怪的举动,关心的问,“您怎么了,是太累了吗?要不一会儿回王府了,我去厨房里给您熬汤喝,王爷也是,这么折腾您,也不怜惜怜惜您的身体……”

    “紫苏!”秦落烟终于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的从软枕后发出低吼来,“以后,不准再提这件事!从现在开始,到回王府之前都不准再和我说话!”

    紫苏还是头一次见秦落烟发这么大的火,一时之间有些怔怔的害怕,赶紧大气不敢喘的退到一边安静的坐着。不过,任她怎么想,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惹了夫人不高兴,回头得去请教一下老麽麽了。

    马车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几人刚下马车,就有人过来通传,说是武宣王在等夫人用晚膳,让夫人回来之后就赶紧过去。

    因为马车里听见的话,秦落烟如今还是没有摆脱尴尬,一想到这件事,她对傅子墨那个罪魁祸首也是充满了抱怨,所以跟着引路小厮来到厅里的时候,她的脸色也就很不好。

    “这是怎么了?周礼还敢怠慢你不成?”傅子墨抱着小御景坐在主位上,抬头看了一脸她难看的脸色,随口道。

    秦落烟气得胸膛起伏,她都被人当成全世界最大的笑话了,他还跟个没事人一样,她越发觉得心中不平衡,头一次严厉的对周围伺候的人吩咐道:“你们都先下去!”

    众人行了礼之后就赶紧退了出去,走在最后的还细心的关上了房门。

    傅子墨见她如此做派,心中疑惑,又问:“到底怎么了?”

    “傅子墨!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那个……那个我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让我别出声!我今天才知道,敢情我们俩做那事,这院子里的人都听见了!你是变态吗?那么人听见都不影响你身体的感觉?”

    “就这事?”傅子墨挑眉,实在不明白她这怒气到底是从何而来,“本王从小到大身边都会有暗卫,都是最衷心的死士,就连本王的每一次出恭他们都会隐藏在暗处进行保护,而且,以他们的武功二十丈以内的动静是必须要听清楚的,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可、可那也不包括我们做那事的时候!”秦落烟怎么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他难道不觉得自己的隐私收到了侵犯吗?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断的告诉自己,吵架没有意义,沟通,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所以,她缓和了自己的怒火之后,又继续道:“王爷,那您不觉得这是我们的两个人的隐私,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该看见,听见吗?”

    “你可知,有多少有权有势的人遭到暗杀是什么时候?”傅子墨冷笑,“就是你所说的需要隐私的时候。知道每年死在青楼里的权贵之人又多少吗?杀手们,也会选择在他们注意隐私的时候下手。和生命比起来,隐私,算什么?”

    这么多年了,他活在暗卫的目光下,从最初的不习惯,到最后的习以为常,在他的观念里,早已经没有了隐私这两个字的存在。

    秦落烟明明想反驳他说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从安全角度来考虑,暗卫的确应该在这种时候进行守卫,可是,理智贵理智,在情感上,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她气冲冲的坐到傅子墨的身旁,端起茶水一阵猛灌,似乎是想浇灭心中为难的怒火。

    看她如此模样,到底还是傅子墨叹了一口气,宠溺般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罢了,如果你实在不喜欢的话,以后这种时候我让他们退出院子外去。”

    “那你不怕不安全了?”见他妥协,秦落烟反倒心中有些不忍。

    “本王,总不会让你一个女人死在我的前头。”傅子墨的声音里,有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温柔。

    一句算不得甜言蜜语的话,却成功的让秦落烟的心瞬间软了下来,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对他大吼大叫,一个人,活在别人的注视下一辈子,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难又难受的事,可是在他的位置,要想活得长久,就必须要忍耐这些事,他其实也很辛苦吧,而她却还是无理取闹了,至少站在他的角度来说,她有些无理取闹。

    “傅子墨,我们都不会死的。”秦落烟脸上扬起笑,先前的怒火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她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怀中的小御景可爱的眨巴着眼睛。

    她想,这样的日子,要是能一直继续下去该有多好?

    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在她觉得幸福的时候,两个突然到来的人,却将这样的幸福无情的打破了。

    门口处,萧长月和云小樱并肩站着,看见厅里秦落烟依偎着傅子墨的一幕,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曾忍不住僵硬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