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云小樱自我洗白
    对于萧长月和云小樱的出现,傅子墨拧紧了眉头,秦落烟则是脸上一闪而逝的烦躁。

    “你们怎么来了?”傅子墨冷声问。

    萧长月带着云小樱站走进了厅里,先对傅子墨福身行礼,才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明日是我爹的生辰,我想回萧府一趟,所以来向王爷禀报一声。恰好小樱妹妹也在院子里呆了好些天,闷得紧,也想跟着去萧府转转,所以也来向王爷告个假。”

    “告假?”傅子墨转头看向云小樱,就见云小樱几乎完美的脸颊上还有着一抹幽怨,这段日子来,云小樱被迫呆在院子里,不正是他让人禁锢了她吗?如今萧长月将她带出了院子,还要带着她去萧府?

    云小樱见傅子墨看自己,立刻俏皮的走了过来,也不顾秦落烟在身旁,她就坐在了傅子墨的另一边,撒娇道:“子墨,这些天我真是呆在院子里有些要发疯了,子墨,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天发誓,我可什么都没做过,到底出了什么事,你那么生我的气?”

    明明对傅子墨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可是云小樱竟然能厚着脸皮说她什么都没做过,也是,控制这种东西,是票务缥缈的,只是人的一种感觉,事情过来没有丝毫的证据,而且,云小樱和萧长月联手,自以为联系上了他的本家,就有恃无恐?

    傅子墨心中冷笑,不自觉的将胳膊从云小樱的手中抽了出来,“云小樱,你真当本王蠢钝如猪吗?”

    “子、子墨,你怎么这样说,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云小樱眨巴着眼经,一脸的天真无邪,若非知道她的本性,谁会相信这样一个女孩儿会做出那些歹毒的事?

    所以,容貌真是一个好东西,能轻易的掩藏掉一个人的狠毒之心。

    傅子墨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笑,缓缓地道:“云小樱,记住本王说的话,本王只说一次,下一次,再敢对本王使手段,就不是这么简单就算了的事了。这一次,看在你姐姐的面上,我可以不计较,不过,仅此一次。”

    云小樱的手僵硬在空中,难以置信的盯着傅子墨的脸,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她哪里想到傅子墨不断能摆脱她的控制,而且还洞悉了一切!而这一切,都怪秦落烟!

    秦落烟由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安静的坐着而已,可是,云小樱嫉妒又仇恨的目光还是让她无法忽略,她清了清嗓子,端起一碗粥缓缓的喝着,准备来个眼不见为净。

    “子墨,我……”云小樱又摆出了可怜巴巴的样子,“虽然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我真的什么都每做,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两日你突然对我很好,我也很困惑,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也觉得事情有些诡异,你的态度转变也太快了。所以后来我仔细检查了我的房间,发现我房间里的茶水里有问题,因为只是我的猜想,我也不敢乱说,现在看来,我们都是中了别人的计了。”

    云小樱的容貌就像一个不韵世事的小仙女,说话的时候更是楚楚可怜,这样的姿态,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她在撒谎,而且,她的说辞也很完美,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得一干二净,她反倒是成了受害者。

    但是从外面和说辞上来看,谁能轻易的分辨出她的真面目?

    秦落烟自认为若不是见识过她的狠辣,如果是一个陌生人,绝对会被她的说辞所迷惑。她不禁想起了前世看过的新闻,说是米国的一个真实案例,一个案子里,所有的证人都在说谎,每一环都天衣无缝,最后成功的将一个好人陷害入狱。

    她曾经一度以为,谁会那么白痴,竟然会相信那些鬼话,直到她见识到了云小樱,这个表面上伪装得天衣无缝的蛇蝎女人,她才知道,骗子都不会把骗子两个字都写在脸上。

    而她也觉得很庆幸,庆幸,傅子墨是一个无比聪明的人,他冷静、无情、客观的分析着一切,不会被眼前的表象所迷惑。

    “哦……”傅子墨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一双眸子深如寒潭,任谁也看不清最深处是什么颜色,“竟然有人在你院子里下毒?这简直是在挑衅武宣王府,你放心,本王一定将那下毒之人找出来。”

    他决口不提软禁云小樱的事,而云小樱也聪明的没有谈起这个让两人伤感情的话题,一改口道:“我相信子墨一定会还我公道的。我也一直想来找你解释,可是院子的侍卫不让我出门,我想见你也没办法,这不,好不容易王妃姐姐来看我,才让我有机会来见你。”

    傅子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表现出热络,也没有表现出拒人千里之外。

    萧长月见云小樱给了自己台阶,赶紧又顺着台阶上来,“能看见王爷和小樱妹妹冰释前嫌,我也很高兴了。对了,王爷,家父说明日如果王爷有空的话,也请去萧府坐坐呢。家父还说,前几日接到边关送回来的一封信,信中似乎提到了云漠的什么地方,家父说您见多识广,所以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您呢。”

    “云漠……”傅子墨呢喃着这两个字,视线变得越发深邃了,他顿了顿,又点头道:“本王也许久没有见到岳丈他老人家了,趁这机会去看看他,也好。”

    这就是答应了的意思了。

    萧长月见他答应,也就没有多留的意思,再说了,她就是想留,也得看傅子墨的脸色不是,所以到底还是识趣的离开了。

    云小樱还有些舍不得,萧长月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拉着她离开了。

    只是,刚出了门口,云小樱就不满意的甩开了萧长月的手,“萧长月,你什么意思,我们又不是丧家犬,在那个贱人面前灰溜溜的离开是什么意思?你胆小怕事,我可不怕,哪怕留下来子墨不高兴,我也要给那小贱人添堵!我活得不痛快,就不想让她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