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女人是流通工具?
    萧长月也皱了皱眉头,“你现在惹恼了她,是想破坏我们明天的计划吗?”

    “明天是明天,今天是今天!”云小樱有些不服气。

    萧长月却摇了摇头,对云小樱的态度也越发轻视了起来,“难怪你那点儿手段都没有成功,就你这城府,怎么斗得过他?他是武宣王,可不是一般庸碌的男人,你今天表现得越多,万一露出什么破绽,就会让他提高警惕!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连一个晚上都忍不了吗?”

    云小樱被萧长月这么数落了一顿,心中也是怒火燃烧,低吼道:“你就祈祷你们的计划能成功吧!否则我看你这王妃的位子也保不住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别想着过河拆桥,这王府,我是迟早要嫁进来的。”

    说完这句话,云小樱转身就走留给萧长月一个负气的背影。

    见云小樱这模样,萧长月忍不住摇了摇头,只是一双眸子里是掩藏不住的杀意,“就凭你一个山谷出来的庶女,要不是你血脉特殊,还能和我叫条件?贪心不足蛇吞象,总有一天要让你为现在的无礼付出代价!”

    因为萧长月和云小樱突然到来,秦落烟吃饭的心情也被影响了,尤其是那一声“岳丈”让她心中还是免不了芥蒂,就好像是在提醒他,他名义上,还有一个大老婆,而她,哪怕得到了他的宠爱,也只是妾,一个小老婆而已。

    “在想什么?是要把粥喂到鼻孔里吗?”傅子墨见秦落烟心不在焉,脸色也沉了沉,不等她回答,又道:“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人,你何必在意?”

    何必在意?

    他说得倒是轻巧,可是,真的是无关紧要的人吗?

    她知道这个社会的等级分化,如果是平时,当然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眼不见为净,可是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呢?听说祖宗规矩,逢年过节的时候,武宣王府的家眷都是要进宫吃家宴的,据说家宴上,正妃和侧妃的差别很大,侧妃是要跪着向正妃跪着敬茶的,她真的不敢去想那些正式的场合,她有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么残酷的一面。

    “傅子墨,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将来圣上又给你赏赐了别的女人呢,你是不是会娶她们?”秦落烟放下碗筷,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原来,当一个人真的用了真心,是会患得患失的,连那么理智的她,也开始问这种原本就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来。

    傅子墨神色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你就是在想这个?”他脸上又恢复了平静无波,一边逗了逗怀里的小御景,一边漫不经心的道:“王府里那么多院子,多养几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本王可以告诉你,不是如果,将来如果遇上傅子恒觉得合适的,他一定会给本王赐婚。在朝堂上,用这种嘉奖来巩固一个地位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尤其是那些有用的世家,他总会这样的方式来拉拢,所以,将来,这王府里肯定会有别的女人。”

    “是、是吗……”秦落烟心中渐渐冰凉,她以前预想过这个结果,可是当真的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心中却依旧不是个滋味,而且,他竟然可以说得这么轻描淡写,难道对他来说,多娶几个,少娶几个,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吗?在他们这样的人眼中,女人们,不过是可以利用的工具,而这个工具本身有没有感情,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非常,非常的不喜欢。

    傅子墨又挑眉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语气缓和道:“最多,本王答应你,那些女人,本王不去理会就罢了。”

    不理会,可是她们也是存在的。

    如果那些女人都是像萧长月那样恶毒的人,他凉着她们,就当是一种惩罚,可是,如果那些女人也是被自己的家族所遗弃,就好像当初秦天城想要将她嫁给那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一样呢?她们如果不恶毒,那是不是她们也是无辜的?她们不过是因为无法反抗命运而已,就要一辈子在王府的一个小院子里孤独的度过一生?

    这就是女人,在这个社会的地位吗?

    对于傅子墨的说法,秦落烟的心情不但没有丝毫的好转,反倒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感。

    那天夜里,她几乎一夜没睡,她想了许久,才想通为何自己会有那么烦闷的感觉,也许,是她骨子里现代男女平等的观念作祟,哪怕已经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可是她依旧无法安心的按照这个社会的法则来生存。

    她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卫道士,可是,她却也无法像一个行尸走肉一眼让自己变得和那些人一样麻木不仁。

    她觉得很痛苦,就好像明明自己掌握了真理,却不得不按照错误的方法而生活下去!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完全亮,她就起了身,洗漱完毕之后,她就让牧河准备了马车往武宣王府的兵器作坊。

    她在想,如果有一天,她作为一个女人,成功了,那是不是也能让这个社会的女人们提高一点点地位,虽然不可能完全改变男尊女卑的状态,可是提高一点点的地位,是不是也能改变很多女人的命运?

    她不是一个伟大的人,可是她却想做到自己能够做到的事,但求,无愧于心。

    天刚蒙蒙亮,兵器作坊里还是一片安静,有几个气得早的铁匠端着木盆子一边在院子里洗漱,一边聊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窑子里的趣事。

    当秦落烟带着牧河走进院子的时候,几个铁匠堪堪收住了话头,打着赤膊急匆匆的躲回了房间里,边跑还便抱怨,这一大清早的,一个女人往这么多汉子住的地方跑,成何体统?

    秦落烟忽然不顾他们的反应,在牧河的带领下径直找到了兵器作坊的一个管事,那管事说周礼在一个作坊里带了一晚上到现在都还没出来。秦落烟立刻让管事领路,几人立刻就往那作坊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