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解决难题
    “周先生,侧王妃来了。”管事的一边吼一边推门。

    门刚被推开,就见屋子里周礼和昨日那个脾气很坏的铁匠都打着赤膊,而周礼还抱着那铁匠的腰,两人怔怔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你们……”管事的走在前面,看见周礼和那铁剑抱在一起,一时间忘了反应,好一会儿,又急急地将房门关了起来,回过神冲秦落烟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不、不是,侧王妃,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他们应该是开玩笑,对,开玩笑!”

    在心中,管事却将周礼和那铁匠骂了个十万八千遍,这一大早的两人就干那档子事,还被侧王妃给撞了个正着!虽说断袖这种事这年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好歹这也是正经场合,这两人,实在是,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管事的打定主意,回头一定要向上头好好的告这两人一状,可不能让侧王妃误会他管理不好,回头给王爷催了枕边风影响了自己。

    管事的心理活动很丰富,却是苦了站在门口的秦落烟,刚才她只是匆匆扫了一眼,根本没来得及看仔细,不过周礼原来是个断袖吗?这她倒还真没看出来啊!

    正当几人疑惑的时候,房门又被人从里拉开了,周礼一边整理衣袍一边走了出来,看见秦落烟立刻就跪倒在地,“侧王妃,我和老陈是在一起打铁,那铁锤太重,所以我们两人一起举起来,您可千万别误会!我家中可是有媳妇的!”

    秦落烟还没说话,倒是一旁的管事不耻的撇了撇嘴,“你就别再糊弄侧王妃了,谁不知道老陈是铁匠里力气最大的,还有他举不起来的铁锤?周礼啊周礼,你都说了自己是有媳妇的人了,怎么还能做出这种事来呢,这不是污了侧王妃的眼睛吗?”

    周礼见解释不清,急得满头大汗。

    这时候,被称作老陈的铁匠也走了出来,他是个粗人,只是随意的穿了个褂子就走了出来,口气有些不满,“周先生,你和他们说这么多,他们都不信,亏得我们熬了一晚上做那东西。算了,我老陈就不参与你们这事儿了,我走了。”

    陈铁匠转身就走,浑然不管在场的几个人。

    只是他刚一走,周礼就伸手扯住了他,“老陈,别胡闹,那东西就你能做出来,侧王妃还等着急用呢,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周礼扯住他,又赶紧转过身对秦落烟解释道:“侧王妃别介意,他就这脾气,可是我和他真的没做什么,不行您进来看看,为了做您要的东西,我们才专门找了个特别重的铁锤。”

    “别着急,我没说不相信你们,我们先进去看看,好么?”秦落烟淡淡的笑,浑身流露出一种知性的光辉来。

    那陈铁匠和周礼都愣了愣,一般的女人若是见了这种场面,哪一个不是娇滴滴的羞红了脸,哪里有空听他们解释,可是这侧王妃不一样,由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轻视,也没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认定了他们的苟且。

    两人互看了一眼,眼神里,都交流着一个信息,这侧王妃,睿智得不像一个女人。

    那陈铁匠也收敛了一下心中的不满,见周礼领着几人往屋子里却,犹豫了一下,也回过身跟了进去。

    屋子里,是一个巨大的锅炉和石台,石台上,果真摆放着一个比一般铁锤要大很多的锤子,那锤子的下方,还有一个硬币大小的铁片,铁片很薄,边缘锋利又细小的锯齿,看上去光芒凌厉。

    “这是……”秦落烟两眼放光,她没想到图纸上的零件,不过一个晚上这两人就给做出来了,而且品质看上去很不错,比她预想中的还要好上几分。

    周礼赶紧上前介绍道:“这就是您说的,可以用来串联成鞭子的铁片,您看看这大小和形状您满意吗?因为这铁片是加入了庚金,所以打造起来比一般的难度更高,它的硬度增加了,就不容易进行压制,所以才需要用到这个大铁锤,只有用这大铁锤才能让铁片达到您满意的薄度。”

    经过他一番解释,秦落烟算是明白过来,再加上又看见一旁被丢弃的一大堆废弃铁片,似乎都是经过试验失败而被废弃的,更是印证了他所言非虚。

    “我相信你们。”秦落烟点点头,激动的拿了一旁的铁钳子将那薄片夹起来放在近处又仔细瞧了瞧,越看越是觉得震惊,在一个没有现代切割器械的时空里,竟然有人用双手就打造出了薄如蝉翼的铁片,就这技术,值得人敬佩!

    秦落烟有些激动,所以立刻扬起最灿烂的笑容对周礼和陈铁匠道:“辛苦你们了,这些铁片我很满意,而且,让我很惊喜。我真恨不得马上把这些铁片串联起来,试一试那长鞭的威力。”

    “侧王妃满意就好,只可惜这铁片做起来太费力气,就这一片我和老陈就用了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做好,算上长鞭要用的接近一千片的数量,我们也很困扰,怕是七天之间内做不出来那么多……”

    周礼叹了一口气,没有自大,反倒是忧心忡忡的说起了困难之处来。

    “只是因为要用这巨大的铁锤,而很少有铁匠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一个原因吗?”秦落烟想了想,不确定的问。

    “对,就是这个,所以……”周礼一张脸因为发愁而皱成了一团。

    秦落烟仔细想了想,又看了看这作坊的环境,好一会儿之后才笑着道:“如果只是这一个原因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值得一试。”

    几人听她这么一说,那管事和陈铁匠脸上明显就写着不相信,一个女人而已,连周礼和陈铁匠都想不出来办法,她能做什么?

    “侧王妃有办法?那真是太好了。”在场唯一相信秦落烟的,就是周礼了,毕竟他已经见识过秦落烟的不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他的心底,已经不再把秦落烟当成一个普通的女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