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匠人的忠心
    秦落烟笑着点头,又问管事要了一些东西,然后找了几人进来帮忙,在屋子里开始捣腾了起来。

    陈铁匠将周礼拉到一旁,小声问道:“周先生,这侧王妃真的能行?我还没见过女人懂这些的呢,女人嘛,绣花还行,干这个……”

    “信不信由你,不过一会儿啊,由不得你不信。”周礼自信满满,神情里颇有些得意洋洋,似乎他比陈铁匠先知道王妃的厉害,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

    陈铁匠将信将疑,心中虽然还是觉得不可能,可是周先生他是了解的,他说这侧王妃行,没准儿还能给人意外惊喜呢?

    几人都在房间里安静的看着,就见王妃指挥着几个人在屋子里搭建了一个高架,然后又在高架上和地面上都放置了铁轮子,中间用铁链进行了串联,看上去并不复杂,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明白她这么做的用意。

    “好了,大功告成。”秦落烟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又指了指铁架下方的一个把手,对陈铁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来试试,看看如今你还能不能一个人扛起这铁锤。”

    陈铁匠指着自己的鼻子,似乎不确定,这满屋子的人,就他身份最低微,可是这侧王妃却丝毫没有轻视他的意思,反倒是对他用了尊称,就这礼貌,就已经成功的刷新了陈铁匠对她的认识。

    “对,就是你。”秦落烟笑道,笑容灿烂,真诚而明媚。

    陈铁匠这才搓了搓手,走到铁架下方,摁下了下方一个木棍,只见那木棍翘起,带动了那些转动的轮子,一个轮子转动也带动了下一个铁轮的转动,然后一个接着一个铁轮转了起来。

    骨碌碌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众人看着眼前轮子转动眼花缭乱的感觉,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大铁锤翘起又落下,稳稳当当的砸在石台上的金属薄片上。

    叮!

    一声脆响,让众人回过神来。

    “成了?”陈铁匠瞪大了眼睛,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周先生只是不断的笑,笑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膀。陈铁匠回过头看他,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侧王妃果然牛!”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侧王妃。”周礼一种与荣有焉的优越感,又对秦落烟问道:“对了,侧王妃,您这是什么方法啊,可否指点一二。”

    秦落烟淡笑,“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也是千人发明我借来用用而已。这个是滑轮和杠杆,两种结合起来就可以用一个很小的力来完成需要很大力才能完成的事。你们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以后可以教你们。”

    一般来说,越是有用的技术,但凡是个匠人都会当成秘方来守着,周礼和陈铁匠原本就没指望过能得到这些什么滑轮和杠杆的全部技术,只是想要了解一番而已,可是秦落烟一句话,却让他们受宠若惊。

    “侧王妃,我没听错吧,您说要教我们?不只是指点我们一二?”陈铁匠依旧回不过神来,也不怪他吃惊,这么多年来,还从没见过这样不把技术当秘方的人。

    秦落烟肯定的点了点头,“对,我会教你们。”

    周礼和陈铁匠互看一眼,两个大男人也顾不得世俗的目光,同时单膝跪了下来,沉声道:“谢侧王妃教导,我二人将来一定对侧王妃忠心不二。”

    不过是教他们一些普通技术而已,他们竟然说什么忠心不二,秦落烟怔了怔,似乎还有些没理清头绪,倒是一旁的牧歌赶紧拉了拉她的袖子。

    “二位请起,你们严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秦落烟回过神将两人虚扶了起来。

    秦落烟越是这番淡定的姿态,越是让两人觉得秦落烟心境豁达、超凡脱俗,对她更是由心的多了一种敬佩。

    那时候,秦落烟还不知道,这两位匠人的衷心在关键时刻给了她怎样扭转乾坤的帮助。

    解决了铁锤敲打薄片的速度问题,接下来的问题就简单得多了,秦落烟挽起袖子,又和周礼一起研究用于串联贴面的链子,链子也要用细密且又韧性的金属来制作,对于整条鞭子来说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两人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这一做,几人就浑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连午饭都是在屋子里随意凑合着解决了。

    一直到下午,两人刚有些眉目,武宣王府里又来人了,这一次,来的是金木,金木找到了院子里帮忙的牧河,牧河正在清洗金属块儿,浑身都脏兮兮的,金木看见他这副模样,也忍不住打趣道:“真是难得啊,牧大总管也干起这活儿来了,怎么了,是夫人欺负你了?要不要我去给夫人说说?夫人是个好性子,很好说话的……”

    “你给我站住!”牧河放下金属块儿赶紧扯住了金木的胳膊,“你可别去胡说,我这是自愿的,夫人怎么会欺负我?夫人那么好的人,别被其他人欺负就不错了。”

    “自愿?”金木佯装吃惊的掏了掏耳朵,“牧大总管不是最怕脏累的么?这事儿,你还有自愿的?”

    牧河冲他翻了一个白眼,也是叹了一口气,“我怎么能想到,越是和夫人接触,越是佩服她的智慧和人品?算了,和你说也说不明白,总之啊,我乐意帮忙!对了,这个时候你不在王爷身边守着,来这里做什么?”

    “我当然是来接夫人的。”金木一副他白痴的表情,然后就往屋子里走。

    他走得快,没有看见牧河口中的嘀咕,“夫人会跟你走才怪了。”

    果然,金木刚进了屋子,看见挽着袖子正在鼓捣铁链的秦落烟,也是愣了愣,他见惯了那些曾经在傅子墨身边出现过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大家闺秀,万分注意形象,还没有像夫人这样随意自然不拘小节的。

    “夫人,”金木走过去叫了秦落烟,等她转过头来继续道:“王爷晚上要去萧府赴宴,王爷的意思是想请夫人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