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温暖的心意
    秦落烟正在思考铁链的一个零部件,虽然转过头看着金木,可是脑子里想着的还是那零部件,她茫然的盯着金木,等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我就不去了,左右萧府应该也不欢迎我,而且你也看见了,我们的工作正进行到最关键的地方,现在打断思路浪费时间去参见什么晚宴,回头又得重新开始整理思路。金木统领,麻烦你回去告诉你家王爷,就说让他这几日放我几天假吧。”

    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那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傅子墨为何会让人来请她,如果她肯多花一分钟的时间去思考,也不会这么肯定又果断的拒绝了金木。

    傅子墨是知道她和萧长月之间的关系的,可是即便知道,他还是让金木来接她,那必定是有接她去不得已的理由,只可惜,那时候的秦落烟一心系在金属长鞭上,完全没有心思去深入思考。

    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决定,竟然酿成了那样的后果,如果早知道,她必定不会让自己犯下这么大一个错误!

    金木见她拒绝得干脆,还想劝说两句,可是他正要开口,却见秦落烟已经低下头开始继续手上的事,丝毫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他叹了一口气,这才转身离去。

    院子里,牧河见金木垂头丧气的走出来,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怎么样,我说夫人不会跟你走吧,夫人中午就说了,今天要在这里熬通宵了。你就放心吧,有我牧河在这里,不会让夫人出什么意外的。”

    金木白了他一眼,“谁担心这里了,我是担心王爷,我这心里总有些不安定的感觉,七上八下的,好多年都没过这种感觉了。”

    “你想什么呢,有王爷在什么时候出过大事,你别忘了,王爷可是武宣王,跟着他这些年来,何尝看见他败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什么都难不倒我们家的武宣王的。”牧河安慰似的拍了拍金木的肩膀。

    金木点了点头,将他的话听进去了一些,这才掉了别离开了武器作坊。

    天,很快就要黑了,天空阴沉沉的一片,似乎随时都能落下雨来。

    武宣王府的门口,傅子墨踩在上马车的脚蹬上,抬头看了看天空,对身后的金木吩咐道:“这晚上可能会下雨,你吩咐人去给夫人送两把伞,万一她回来的时候下雨了也用得着。”

    “是。”金木应了一声,心中却忍不住嘀咕,那武器作坊那么大的院子,还能找不出两把伞来给夫人?这王爷是太操心了,难道真是关心则乱,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了?不过心中如此想,金木却还是听命去吩咐了人送雨伞。

    车轮转动起来,马车也往凤栖城那一头的萧府行了过去,在漆黑的夜色里,这辆奢华的马车越发显眼,而前路却又很黑,一眼望去,就仿佛马车行驶入了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一般。

    风,渐渐大了起来,吹得树影不住摇晃了起来。

    武器作坊的院子里,正在忙碌的铁匠们看见风大,赶紧将棚子下的东西收拾了一番,提早收工回了房间休息,管事的也让人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这院子里的一切,唯恐一场大雨下来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

    一间作坊里,秦落烟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手中拿着两个小圆珠子不住的比划着,一旁的牧河走过来看了一眼摆在她身边的粥碗,忍不住出声道:“夫人,您怎么还没喝粥啊,这粥都热了好几次了,再不喝,又得重新熬了。”

    秦落烟放下手中的圆珠子,这才端起了粥碗,“得了,你越发没大没小了,都敢在我面前开始抱怨了,好了,我这就喝粥,对了,你给周礼和陈铁匠他们也盛一碗,别饿着他们了。”

    牧河无奈的摇了摇头,“夫人,您还是担心你自个儿吧,他们俩早就喝过了,您就别操心了。要小菜吗,我去给您弄两样热乎的过来。”

    秦落烟笑了,和牧河渐渐收悉之后,越发觉得这少年其实也是个没心没肺的,真不知道他这一股子精灵劲儿是从哪里学来的,不过仔细一想,傅子墨身边的,哪有不机灵的?就连金木那看似忠厚的样子,其实肚子里也是有不少花花肠子的。

    想到傅子墨,她忍不住看向角落里的那两把伞,送来的人说是王爷专门让送过来的,不过两把伞而已,却让她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比起以前他大手一挥甩给她一叠银票的时候,还要让她觉得心情愉快。

    “夫人,您要小菜吗?我都问了两次了。”牧河见她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秦落烟回过神,赶紧将脸上诡异的一抹羞红收敛了起来,“好啊,清粥加泡菜才是人间美味。”

    牧河点点头,转身乐呵呵的就去弄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房门就响了起来,秦落烟一笑,这牧河进来就进来吧,还学会敲门了?正想着去开门,却见门外的人自己推门就走了进来。

    只是,进来的不是牧河,而是桂麽麽。桂麽麽身边还带着两个劲装的汉子,看上去像是大户人家的护卫。

    “哟,真是不得了了,堂堂侧王妃竟然和这些男人呆在这脏乱地方,传出去我们武宣王府的人都要丢尽了!”桂麽麽一进屋子就惊叫了起来,掏出手帕无比嫌弃的扇着风。

    她夸张的模样和脸上的鄙夷,立刻让屋子里的几个人脸色都沉了下来,可是,周礼是认得这桂麽麽的,他经常出入王府,对这个王府里唯一一个曾经伺候过王爷生母的老麽麽是熟悉的,当然也熟悉这老麽麽的脾性,所以他拉住了想要爆发的陈铁匠。

    “桂麽麽既然觉得这地方不好,那就出去吧。”秦落烟如今也是侧王妃了,说到底也是主子,也轮不到一个老麽麽来指手画脚了,说话的时候就带了几分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