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绝不退缩
    桂麽麽扯着秦落烟的手跟上去,三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院子里,院子的正前方是一个卧室,卧室的门关着,窗户也关着,但黎明烛火明亮,隐约能看见窗户纸上晃动的人影。

    秦落烟的心,随着那晃动的人影而漏跳了一拍,她不自觉的就捏紧了衣裳的袖口,不过,脸上她却是坚强而淡然的,哪怕心中已经有了恐惧,她也不会表现出来让亲者痛、仇者快。

    “喏,看见了吗?你不是关于擅长房中之事吗?那屋子里正在发生你肯定能猜到得吧?”桂麽麽冷哼一声,这才松开了秦落烟的手。

    秦落烟却是连表情也没有变化过一瞬,只大声的低吼道:“桂麽麽在说什么,我实在是不懂!”

    她的声音很大,似乎是在故意提醒屋子里的人,骨子里,她不愿意去相信傅子墨会做这样的事,有些东西太残忍,原谅她,想选择逃避。

    只是,哪怕她的声音已经是低吼,里面的人哪怕不是傅子墨,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听见的,可屋子里的两人依旧在纠缠,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

    桂麽麽见她突然大吼,本能的吓了一跳,紧张的往屋子里看去,却见屋子里的人仍然在继续,这才微微放松了心情,“唉,看来王爷真在兴致上呢,得了,你也别大吼大叫打扰了王爷的兴致,安安静静给我看着吧。”

    那丫鬟也是脸上带着得意,然后端着算段儿款款走到了那窗户边,原来,那窗户并没有关严实,显然是有些人故意的,应该就是为了等人将窗户推开。

    不过,想来她们的计划里,是想刺激秦落烟自己去推开的,谁知秦落烟却不上当,不得已只好那丫鬟亲自上前动了手。

    在窗户打开的瞬间,秦落烟本能的就低下了头,似乎不愿意去看窗子里的景象,只是桂麽麽却不会让她如意,捏着她的下巴猛地抬了起来。

    只一眼,她就看清了那个床上的男人!

    对他的身体和容貌都太过熟悉,所以,一眼已经足够。

    眼泪就那么掉了下来,尽管她想假装坚强,可是却真的做不到,老天爷像是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明明在她以为她渐渐握住了他的真心,也交付出了自己的真心的时候,却看见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缠绵。

    他的眼睛已经是嗜血般的红,甚至连身上的皮肤都红得像一只煮熟的虾子,他整个的状态任谁都能知道不正常,可是,哪怕知道,却也无法不面对这个残忍的事实。

    “哟,这画面我这老婆子可不敢看。”桂麽麽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赶紧转过了身去,那丫鬟也是红着脸从窗边退了回来,然后拉着桂麽麽就往外走,临走的时候,桂麽麽还特意转身交代了一句,“我们的侧王妃,你可得好好学学怎么伺候王爷。”

    两人目的达到,便一刻也不敢多留的离开了,他们以为,没有哪个女人能经受得住这种刺激的,要是秦落烟被气疯了,气傻了,那才叫好呢。

    只可惜,当她们走了以后,秦落烟就站在院子里,怔怔的看着前方,起初,她的眼泪一滴滴不断的往外涌,那一刻,她恨不得拿起刀进去杀了这两个交缠中的人影。

    可是,这样的念头不过一瞬间,因为她看见了傅子墨脸上的表情,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欢愉,而只是无尽的痛苦,他的眼神迷蒙没有焦距,但是眼底的哀伤却一直存在。

    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而世间的事物,往往越是矛盾便越是让人痛苦。

    那一瞬间,秦落烟的眼泪突然就忘记了落下,她很痛苦,很绝望,可是傅子墨现在呢,也许,他也在痛苦和绝望,如果这个时候,她在他背后捅上一刀,那是不是将他推入一个更绝望的深渊?

    萧长月、云小樱!你们安排了这样一场大戏,不就是让她彻底失去他,他也彻底失去她吗?

    她秦落烟凭什么就让你们如意?

    这样想着,秦落烟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子无尽之火,她咬紧下唇,一步一步的往那屋子走了过去,每一步,对她来说都是彻底的煎熬,可是,她咬破下唇固执的忍住了。

    她擦干眼泪,抬起手推开了那房间的门,然后抬起脚,僵硬的走了进去。

    交缠中的两人一人迷蒙,一人清醒,清醒的当然是云小樱,她得意而挑衅的看向秦落烟,那申请活像一直战斗中的五彩孔雀,那眼神,似乎是赤果果的在说,你看,你的男人正在我的身上呢。

    如果换了一般的女人,这个时候肯定会歇斯底里抱头痛哭,然后转身狼狈的奔逃出去。

    秦落烟也想逃,可是理智上却不允许她这么做,所以,她缓缓的走到了床边,然后拾起地上的长袍裹住了傅子墨的身体,她喉咙滚动,却发不出声来,但是下一瞬,她却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

    她咬得很用力,似拼尽了所有的力气,口中有鲜血不断涌入,她却丝毫不松口,只死命的咬,“啊!”只听一声嘶吼,她竟生生的将傅子墨胳膊上的一块皮肉咬了下来。

    她记得上次他受控制的时候,也是用疼痛换取了一瞬间的清明,所以这一次,她也愿意为他去赌一次!

    鲜血飞溅到云小樱的身上,她的皮肤原本就很白,所以沾染上鲜血越发显得妖异不止。

    “你以为,这一次还能用疼痛唤醒他?”云小樱却觉得可笑,抬手巴掌打在秦落烟的脸上。

    秦落烟反应不及生生的挨了这一巴掌,可是她却顾不上疼痛,反而去看傅子墨的情况。

    傅子墨的一双眸子依旧血红,胳膊上、脸上都鲜血淋漓,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扭曲狰狞,而胳膊上的疼痛似乎让他更痛苦了。

    秦落烟着急,她不知道如果这下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可是让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件事就这么发生,她却也不甘心。

    “你看了看了,我们还要继续办事,你是不是该出去了?现在……子墨可是我的男人呢,你这么盯着他看,是不是不合适?”云小樱仰头笑着,还得意的摸了摸傅子墨的头,一副宠爱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