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各自神伤
    周礼也猛地跪着磕头,“侧王妃,我和陈铁匠不过一介匠人,死不足惜,只是还请侧王妃不要放弃完成这金属长鞭。前两日我娘子生辰,我忙中偷闲回家休息过一个时辰,和我娘子说起侧王妃的事,我娘子对您是敬佩得不得了,从我和她成亲一来,我还从来没有看见她那么有神采过。一个女人要做得比我们男人还好,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做到的事,您明明可以,却因为这些事情而放弃,我实在看不下去,如果杀了我能让您不放弃初衷的话,我周礼……自愿求死!”

    自由求死!

    秦落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周礼,我欣赏你的气节和勇气,可是……我也不喜欢别人对我使心计,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说我怎么让你去死,你一旦死了,不是坐实了我一个恶毒妇人的罪名?”

    周礼眼中一惊,赶紧磕头,“侧王妃,我没有这个意思。”

    “可是你却做了。”秦落烟叹了一口气,虽然知道周礼是好意,可是这种被人设计逼迫的感觉还是有些心中憋屈。

    周礼低着头无话可说,他骨子里是惧怕武宣王,可也许是侧王妃给他的印象太过好说话了一些,他的心中有敬佩却么有畏惧,只是没想到,这侧王妃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果断凌厉一些。

    这样的女人如果放在朝堂之上,怕是也能和那些大员们一争高下吧。

    “我错了。”周礼拱手行了一礼,心中却是知道,经过这一次,对侧王妃,心中更是多了一种对上位者的尊重了。

    “罢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秦落烟将两人扶了起来,“走吧,我们去武器作坊。”

    周礼和陈铁匠互看一眼,尽皆欣喜的大笑起来,“侧王妃不会是王爷的侧王妃,就这份睿智,我陈铁匠佩服!以后侧王妃但凡有用得着我陈铁匠的地方,我一定绝不推辞!”

    秦落烟点了点头,又转头对金木吩咐道:“回去告诉你家 王爷……就说,我知道那不是他的错,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请他给我一些时间来调整。”

    听她这话的意思,是有要原谅他家王爷的意思了?金木心中一喜,赶紧应声点头,等秦落烟跟周礼两人离开之后,立刻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傅子墨的书房里。

    “王爷,夫人说……”金木有些激动,刚跨进门口就开始低吼,谁知话还没说完,就见傅子墨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本王知道了。”傅子墨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虽然整个人身上还有一些颓废,可是比起先前来已经好了很多。

    想要说的话没说完,金木心中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脸上更是欲哭无泪的表情,王爷身边的暗卫有时候真是太可恶了!这种邀功的事,怎么跑得比他金木还要快?

    “王爷知道了就好,那王爷就不用担心了,侧王妃是个明事理的,肯定很快就能消气的。”金木乐呵呵的又想拍一拍马屁。

    傅子墨冷冷的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轻哼一声道:“她能释然,可是本王亦能吗?金木,你知道吃了一只苍蝇是什么感受吗?”

    吃苍蝇?

    金木怔怔的,他又没吃过苍蝇,哪里会知道是什么感受?

    不过傅子墨显然也并不是在问他,不等他回答,又继续说道:“吃了苍蝇不会死人,可是却让人觉得从头到尾都恶心。”

    金木不懂,这难道就是王爷闲情的心情吗?他不懂,所以不敢再随意说话,唯恐拍马屁拍在马腿上。

    傅子墨低叹了一口气,摇摇手让金木退了出去,自己则是盯着身前的画纸发呆,画纸上,他终于完整的画出了秦落烟的容貌,只是,看着画纸上的人,他依旧忍不住心中一阵抽痛,只低低的呢喃着:“你难受,本王又何曾好受过?”

    画纸终究只是画纸,永远也回答不了他的任何问题。

    香炉里,极品檀香依旧燃烧着,腾腾升起的丝丝白雾让原本空寂的书房里更添了一抹冷清的色彩。

    接下来的两天,秦落烟和傅子墨谁也没有故意去探听对方的消息,仿佛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烦恼和痛苦里,没有互相安慰,没有互相指责,只是各自躲在角落里舔舐着自己淋漓的伤口。

    也许,他们都是太过坚强的人,所以学不来那些矫情吵架的小情侣,一旦遇到事情就争论不休,不辩个你输我赢绝不妥协,他们,都太理智了,所以当理智和情感产生冲突的时候,他们只想给彼此时间和空间来暗自疗伤。

    一场大雪,下了整整两天,整个世界都被堆积的白雪所充斥着,连院子的角落里都堆满了扫在一起的积雪。

    天亮的时候,雪停了,难得的阳光又从云朵里冒了出来,一条一条的射线在空中绽放出隐约的五彩光芒。

    秦落烟推开武器作坊的大门,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活动全身的关节,当事情做完之后,她才惊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无止尽的疲惫和辛劳。

    “终于完成了。”秦落烟仰起头,迎上落下的阳光,一点点的暖意从光线上散发出来,透进毛孔里让人浑身一阵舒爽。

    “侧王妃早。”有小厮正在清理角落里的积雪,拿着铲子铲起积雪放在箩筐里准备送出去。

    秦落烟点了点头,走到了那堆积雪前,实现有一瞬间的朦胧,她突然对小厮招招手,道:“这积雪我来帮你处理吧。”

    小厮不明白她的意思,又听她一番详细解释这才恍然大悟,赶紧按照她的吩咐去取了一个大号的箩筐来。

    秦落烟拿了铲子先在大箩筐里冒冒尖尖的装上积雪,然后又拿着铲子在积雪上进行雕刻,她动作很快也麻利,不一会儿 的功夫就雕刻完成,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回房拿了纸笔写了一行小字贴在了那雕刻上。

    “好了,趁着天还冷雪还没融化,赶紧将这个送到武宣王府里去。对了,记得一定要送到王爷的院子里去。”秦落烟从怀中掏出一点儿碎银子给了那小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