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礼物
    那小厮本想拒绝,可是她坚持给,那小厮只得收下了。

    “对了,记得告诉王爷,这是我送给他的礼物。”秦落烟淡淡的笑,笑容在冬日的暖阳下多了一份醉人心魂的美感。

    小厮应了声,又怕那雪融化了,赶紧挑了箩筐就往王府去了。

    秦落烟站在院子里安静的看着小厮挑着她亲手做的雪人离开了,她的脑海里,忍不住想当傅子墨看见这雪人的表情,是会欣喜的赞叹,还是会鄙夷的嘲讽?

    不过想来,这种对于他们这些生来就高人一等的权贵之人来说是太过微不足道,他会嫌弃的几率会更大一些吧。

    只是,现实和秦落烟想象中的还是有差别的。

    牧河正在王府大门口指挥人清理积雪,见一名小厮挑着担子一路疾跑过来,正疑惑,一听那小厮说那框里的雪人是侧王妃送给王爷的礼物,牧河赶紧就放下手中的事情,带着小厮一路径直往主院走去。

    那小厮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厮,这还是头一次来武宣王府,原本还以为要经过诸多阻拦才能帮侧王妃办好这件差事,谁曾想这管事一听是侧王妃送的,竟然一路亲自带着他快步往主院里走。

    “哎呀,你脚程快些,一会儿这雪人化了可怎么办!”

    牧河一边走一边催,让那小厮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他才是送货的好么,这雪人要是化了也是他的责任,怎的这管事比他还要紧张?

    不过既然管事的都如此紧张,那这雪人一定不是一般的雪人,小厮哪里还敢耽搁,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一路健步如飞。

    “王爷,王爷……”来到主院的时候,牧河有些气喘吁吁的低吼着,而那小厮早已经雷得浑身是汗,整个人都因为狂奔而险些雷岔了气。

    傅子墨正在厅里用早膳,不过他没什么胃口,看着满桌子的菜眉头微微的拧着,听见牧河大呼小叫,脸上更是沉了下去。

    “牧河,你是觉得本王最近状态不佳,所以就不会管你们的胡作非为了么?”傅子墨说话的声音很冷,吓得刚进屋的牧河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牧河委屈的苦着一张脸,哀声道:“王爷,我这不是着急声音大了一些么,不算胡作非为吧。”无端的给他扣这么大一顶大帽子会吓死人的!

    傅子墨轻哼了一声,“你最好能说出让本王满意的理由,否则……”

    “哎呀,我险些忘了,王爷,您快来看看,这是一早侧王妃亲自给您做的礼物,侧王妃可是在意的紧,专门让这小厮用最短的时间送来,你看看,这小厮都快累岔气了!”

    “礼物?”傅子墨眼神一亮,本能的就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又猛地发现自己似乎反应一有些过度,尤其是在自己下属的面前,所以又将屁股缓缓的落了下去,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漫不经心的道:“什么东西,拿上来本王看看,不过想也知道她送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牧河嘴角一抽,心中忍不住嘀咕,您老就差眼睛放光了,还佯装镇定,这还有意义吗?真当她牧河这么多年来的伺候是白做的?

    不过,牧河有这心没这胆,这种话可是不敢说半个字出来。他赶紧向小厮招招手,示意那小厮赶紧进来。

    小厮有些紧张,这辈子都么想过有一天能看见传说中的武宣王本人,传闻里,说是武宣王傅子墨杀人如麻,更是生了三头六臂,连小孩儿见了也得被吓哭的凶悍模样,可是……当小厮走进书房的时候,却看见了主位上一个容貌俊美得不像凡人的男人。

    这就是武宣王?和传闻里的不一样啊!小厮心中也是感慨万千,真是托了侧王妃的福了,没想到有生以来竟然能看见活的武宣王,这够他回去向家乡父老吹嘘一辈子的事了。

    “王爷,您看,这就是夫人亲自替您做的雪人,您看,这北面还有一行小字。”牧河邀功般的开始介绍那雪人的好来。

    傅子墨脸上的表情一直保持着镇定,可是手指微微的颤抖还是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他缓缓站起身,看似不慌不忙的走到了那雪人的箩筐面前,看着那箩筐里已经有了融化趋势的雪人,雪人很简单,不过是被雕刻出了一张脸孔而已,脸孔上,只有弯弯的眼睛和一张夸张的笑着的嘴。

    笑着的嘴……

    傅子墨的嘴角一勾,终究没有蹦住自己的表情,忍不住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来。

    这样的笑容让牧河和小厮都看得傻了眼。

    牧河是觉得,这还是他家的王爷吗?这傻兮兮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主子狠辣的气势?

    小厮则是在想,传闻果然不可信啊,您看这武宣王眉眼温柔,一副和气的模样,哪里有半分杀人狂魔的影子?想来那些说武宣王恐怖的人都是在造谣!

    “纸条呢?”傅子墨微笑着问。

    牧河一怔,回过神来赶紧将雪人背后的纸条揭下来递给傅子墨。

    傅子墨拿起纸条一看,只见纸条上只写了一句话,“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他就那么愣愣的盯着那纸条,她是在说,因为她在乎他,所以她才会难受吗?

    “牧河……”傅子墨喉头哽咽,将纸条小心的收好,又吩咐道:“将这雪人送到冰窖里储存起来,对了,找工匠将冰窖扩大一番,务必要留一个空房间来安放这雪人。如果这雪人化了一丝一毫,你就不用活着来见本王了。”

    牧河一听,忍不住嘴角一抽,这一个雪人而已,还做得不是那么好看,还得当成菩萨供着不成?竟然还要夸张的专门修个冰窖来保存?

    “对了,”傅子墨转头扫了一眼那送雪人的小厮,又道:“去库房给他拿一百两银子,他这差事做的不错。”

    牧河心中一惊,更是越发憋屈了,他就要苦哈哈的去修冰窖,做不好还得偿命,这小厮不过是松了一趟货而已,就得了一百两银子的赏银?这公平吗?他才是王府里的管事您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