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令人震惊的武器
    不过,傅子恒也不在这件事上纠结,又道:“那你让人关门做什么,赶紧找了马车,我们这就去找她……”

    他口中那个“啊”字还没有发出,只感觉身体一阵腾空,下一瞬整个人就飞跃出了窗外,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傅子墨已经带着他穿梭在王府的房顶之间。

    “子、子墨,我们就这样去找她?”耳边呼啸着乎乎的风声,傅子恒的脸色有些发白,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最安逸的环境下,别说这种狂奔飞行了,就是一般的跑步,若是太快了,后面还总有人嚷嚷着小心小心,慢一些慢一些之类的言辞。

    而这个表弟,从小到大虽然看似桀骜不驯,可是却也从未在他面前表现出来任何的叛逆,可是这一次,他竟然带着自己飞跃?

    不就是去见他自己的女人么?有必要这么着急么?

    “别说话,口里灌了风一会儿得了风寒可别怪本王没提醒你。”傅子墨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依旧抓着傅子恒的肩膀一路狂奔。

    看了那纸条和雪人,他就很想立刻过去找她了,谁知半路杀出傅子恒这个陈咬金,他不得已得把人带上一起去。傲娇的王爷心中不是滋味了,所以也就不想让傅子恒好过,干脆带着他吹一吹冷风。

    两傅子墨听在武器作坊的院子里的时候,傅子恒的双腿已经开始打颤,双脚一沾地就连连后退不住摆手,“朕不行了,不行了,你让朕歇口气。”

    傅子恒后退三丈,远远地离开了傅子墨身边的范围,他靠在院子里一个铁棚子的柱子上连连喘气,还不忘数落傅子墨一番,“你这小子肯定是存心的,朕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故意这么折腾朕?”

    “你说笑了,您是君,本王是臣,怎么敢故意让您难受,不是看您赶时间所以才选了最快的途径吗?”傅子墨说谎话脸不红气不喘,只是说完之后便不顾一旁歇息的傅子恒,径直往前方的院子走了过去。

    率先迎出来的是周礼,看见傅子墨亲自来了,几步上前单膝行礼下跪,“王爷!”

    “嗯,她人呢?”傅子墨问道。

    周礼拱手又行了一礼才道:“侧王妃接连两日都没怎么睡觉,今早终于将金属长鞭制成了,这才回房休息去了。王爷您是要叫醒她吗?其实金属长鞭属下也全程参与了制作的,属下可以代为演练,要不就让侧王妃休息片刻吧?”

    傅子墨一听,瞳孔一阵瑟缩,冷哼道:“你倒是关心她……”

    周礼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立刻磕了一个响头,“不、不是,属下只是钦佩侧王妃的能力而已,绝对没有非分之想,侧王妃宛若天仙下凡,属下这种凡夫俗子怎么敢有任何肖想!”

    “天仙下凡……”傅子墨嘴角的笑容越发多了一抹意味深长,“这才几天,她就把你们这些本王的衷心属下收服得妥妥帖帖了。”

    “……”周礼沉默,虽然想再表几句衷心之词,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实在是佩服秦落烟佩服得紧,实在不想说违心的话来。

    “罢了,就让她歇着吧。你带我们去看金属长鞭。”傅子墨又恢复了冷酷的模样。

    周礼心中还有些疑惑,前几日见王爷还是一副颓废不堪的模样,怎的今日就变得神采奕奕?听院子里的小厮说早上侧王妃给王爷送了礼物,难不成是那礼物的功劳?这样看来,侧王妃在王爷心目中的地位可非同一般。

    不过,侧王妃那样的女子,原本就该配武宣王这样足以藐视天下的男人才对。周礼这么想着,脸上也忍不住泛起了笑,连走路的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傅子墨这才向远处的傅子恒招了招手,“东西做好了,我们去看。”

    傅子恒白了他一眼,却还是跟着走了过来。周礼看傅子恒和傅子墨三分相似的面孔,心中正疑惑,却听傅子墨催促道:“走吧,别盯着他看,不该问的事不要问。”

    “属下明白。”周礼赶紧应声引路。

    一行人来到了后院的小型空地上,地上摆放着不少的木桩,似乎都是用来试兵器用的,很多木桩上还残留着一道道锐器的划痕。

    几人刚在一根完好的木桩前站定,陈铁匠就抱着一个铁盒子走了过来,他打开铁盒子,将里面的金属长鞭展现在几人的面前。只见那金属长鞭全长约三米,看上去宛若一条泛着萤光的黑蛇,而蛇骨的每一个关节都是一张薄如蝉翼的铁片制成,而最让人看了就觉得胆寒的是那薄片的边缘,竟然被做成了锯齿状。

    就这样武器,不用动手,单单是一个亮相就能让人心生惧意,那每一个小小的锋利锯齿都让人背脊阵阵发凉,只要一想到那锯齿切割刀皮肉上,脑海里立刻就能呈现出皮肉翻飞鲜血淋漓的场面。

    “好!真是个好东西!”傅子恒连连鼓掌,迫不及待的就要去拿那长鞭。

    陈铁匠却皱了眉,不自觉的看向傅子墨,只见傅子墨微微点了头,他才松了手将金属长鞭交到了傅子恒的手上。

    傅子恒拿了金属长鞭在手中掂量了一番,原以为金属做成的长鞭会有些沉重,可是没想到拿到手中丝毫没有感觉到沉重,反倒是给人一种轻盈的感觉,不自觉的眼神又亮了亮。

    “啪”

    长鞭扬起,打在木桩上,只听一声催响之后那木桩上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傅子恒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傅子墨,“看来这金属长鞭看起来厉害,威力却不怎么样啊。”

    “是么?”傅子墨武功绝世,一眼就看出了这金属长鞭的厉害之处,嘴角的笑容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他只缓缓往前走了一步,慢慢的抬起手。

    当傅子墨的指尖触碰到那木桩的时候,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木桩一声咔擦脆响,整个断成了两段,上端掉落在地上,连木屑都少得可怜。

    木屑越少,说明这金属长鞭越锋利,这样的伤害,真的只是一条鞭子制造出来的吗?